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章 是来抓鬼的

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章 是来抓鬼的

    看着徐川气愤的表情,我身为外人,真不好说什么,只能尴尬的一笑,你们分手了,和我有毛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再三追问下,李梦瑶告诉我,说是陈倩给他说,有个男的在她昏迷的时候,想要对她实施非礼,而我站在旁边什么也不做,还助纣为虐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又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,这点信任竟然都没有,她闺蜜的话是圣旨吗,她咋就那么听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跟我走,我要和她当面对质,陈倩这个女婊我算是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闺蜜在,李梦瑶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主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徐川说什么都要拉着我一起去找李梦瑶对质,我不好拒绝,只能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而且,我也在怀疑,李梦瑶昏迷了两天,身上都还缠绕着死气和阴气,怎么就突然好端端的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仔细一想,还真的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徐川,那陈倩是什么情况,你了解吗。”路上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她那些破事。”徐川不爽的说道:“她就是心里扭曲,见不得别人好,恨不得整个世界都是她说了算,天天给她周围的人灌输毒鸡汤,尤其是男女事情,恨不得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和梦瑶在一起的时候听她说过,陈倩很少和她们说家里的事情,只要是涉及到家庭的问题,陈倩就会找别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她什么情况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问,我跟着徐川来到李梦瑶她们三个租住的小区。

    “徐川,梦瑶说了不想看到你,你不要再来纠缠了,你再这样我们就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陈倩的声音传来,徐川也是一脸不爽猛地拍起门来。

    “李梦瑶,你开门,你不想看到我,我们可以分手,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想给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门啊。”

    “开门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躲在里面不出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说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开门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!

    这是九姨太附身了,还是啥情况。

    可能也是受不了徐川,房子的门被打开,陈倩刚想要破口大骂,结果看到我站在徐川身后,想要关门,结果被徐川拦着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一股子阴气从房间里冲出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我跟着徐川走了进去,结果这房子的客厅之中,也凝聚了不少阴气。

    徐川去敲李梦瑶的门,我在客厅坐了下来,陈倩看着我的眼神,恨不得将我给直接轰出去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这是徐川和梦瑶的事情,你来参合进来,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穷山沟里出来的,有什么资格和徐川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呵呵一笑,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陈倩见我没有任何反驳,更加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人要有自知之明,你这个是不是就没有丝毫自尊,你要缺钱跟我说,要多少我给你,你拿着钱离开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如此的咄咄逼人,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能给我多少钱,你每个月又有多少钱零花,既然你说我没有自尊,那你就给我钱吧,我也不多要,十万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说出口,陈倩就差没有上手抽我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脸,我是不是给你脸了,现在你滚,立刻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,看向徐川那边,李梦瑶已经将门打开,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她出来,我顺势看了过去,结果这一眼看得我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李梦瑶哪里是好了,而是被鬼附了身,现在只见她眼底泛着绿光,轻掂着脚,这才多久就已经显得皮包骨头了。

    陈倩看着李梦瑶,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,白了我一眼过去扶着李梦瑶,看似闺蜜情深的,但我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。

    如果李梦瑶被鬼附身,她出来的那一刻,我是能看到附在她身上的是什么鬼,可是现在我什么都看不到,只能看到她惦着脚,身上缠绕着阴气,眼底泛着绿光,已经没有了自主意识。

    “梦瑶,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,要是因为你说的那个理由,现在证人我已经带来了,咱们就当着陈倩的面,把话都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徐川愤愤不平的开口,可李梦瑶虚弱的什么话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“徐川,梦瑶现在虚弱不堪的,你能不能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告诉你,想要梦瑶和你和好,你趁早和江辰断了朋友关系,一个穷**丝而已,也配和我们这些人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刚才他说了什么,他要给我要十万,否则就要一只纠缠着我们,我可不和这样的人交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梦瑶是我闺蜜,她什么话都听我的,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威胁,赤果果的威胁啊。

    这是拿李梦瑶来威胁徐川,和我闹掰啊。

    这陈倩的心里是有多黑暗,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陈倩,我告诉你,你是梦瑶的闺蜜,江辰还是我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算个什么东西,真把自己当成大佬了,我和梦瑶的事情你凭什么插手,你算老几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彻底撕破脸了。

    陈倩气愤不过,刚要站起身子和徐川闹,就听到一声花瓶被打碎的声音,接着他们几个人的目光就落到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陈倩,我就问你一个问题,李梦瑶今天的样子,是不是你做的。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徐川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陈倩明白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看向我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躲闪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什么叫梦瑶今天的样子是我害的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就连反驳我的气势都降低了几分,还说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我还不好拆穿她,还有一个问题我弄不明白,那就是李梦瑶到底是被什么东西附身的。

    她的样子不是鬼附身,也不是鬼夺躯。

    但是身手却存在着阴气缠身,这个问题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“行,是我错怪你了行吧,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徐川的肩膀,示意可以走了,可这小子还是不放弃,要不是硬拽他出来,不知道这小子要僵持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徐川不解的看着我,想问又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徐川疑惑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终于是聪明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发现,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去买些香回来,然后焚烧成香灰,我去准备一些其他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和徐川分头去准备东西,他去准备香火,我去学校附近的公园摘了一些柳条回去。

    柳条属阴,也是聚阴的东西,我怀疑在李梦瑶她们租住的房间,有脏东西隐藏着,所以我想用些手段,让对方露出一些马脚。

    我眼睛都看不到的东西,对方肯定是隐藏了马脚,只用借助一些外物,才能让对方的马脚给露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徐川蹲在卫生间烧香,我将柳条捣碎泡在了水里,我要用的就是这些柳条汁。

    “陆晴晴这个人,应该好接触一些吧,刚才我们去,似乎并没有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正在烧香的徐川,听我这样说,点头回答道:“陆晴晴这个人我接触的不多,虽然也是梦瑶的闺蜜,但比陈倩理智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看上人家了,想追人家做女友?”

    呸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这里开这些玩笑。

    自己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,就来这里取笑我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个任务,以陈倩的性子,这次说什么也不可能给我们开门了,到了晚上我们还得去一趟,要是陈倩不给开门,我们只能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,徐川一拍手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是要我策反陆晴晴,让我给我们开门。”

    还不算笨。

    “知道怎么做,就赶紧去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烧完香,徐川跑了出去,我在宿舍将能用到的东西全都准备齐全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的时候,徐川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,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这陆晴晴没想到比陈倩还要难缠,非要让我请她吃饭,这才答应给我们开门,就这我还欠他一顿饭。”

    徐川抱怨完,我们两个带着东西离开学校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之后,徐川想要敲门,但被我拉住了,我拿出香灰,在地上撒了一层,这才让徐川敲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正是陆晴晴。

    “晴晴,谁呀!”

    从卫生间里传来陈倩的声音,我和徐川赶紧走进去将门给带上。

    “是徐川!”陆晴晴回答道。

    结果就听到卫生间抽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,徐川来了绝对不能开门,还有那穷农村来的,坚决不能让他们进来,你怎么就不听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装作一脸为难的样子,陈倩从卫生间出来,看到我和徐川,瞬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来做什么,梦瑶已经睡了,她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徐川你自己来不行吗,非得带一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外人,指的自然是我。

    不等徐川开口,我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不是来闹事的,而是来抓鬼的。”我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倩听我是来抓鬼的,瞬间就慌了神情。

    陆晴晴脸色虽然惊讶,但更多的还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不鬼的,你胡说八道什么,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,就算有鬼也不可能在这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