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二章 豪华的宴请

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二章 豪华的宴请

    经我这样一说,徐川也不开口。

    正当我凝神想着如何帮李梦瑶恢复的时候,徐川站在我旁边就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我说着便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这小子,是想趁人之危吗,简直就是禽兽啊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的,要我给她注入一股子阳气吗,电视上注入阳气,不是要那个嘛,我想着这个时候,绝对不能退缩,她是我的真爱。”

    徐川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真爱你妹啊,就算是要注入阳气,也不是这个样子啊。

    电视上的东西都信,脑子被浆糊填满了。

    我欲哭无泪的站在旁边,现在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如此了,羊生血虽然可以补充人的阳气,但毕竟速度太慢。

    加上李梦瑶的情况危急,恐怕要连续不间断的吃上两个月的生血,才能将缺失的阳气给补回来。

    生血的味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,这么大的膻味,估计李梦瑶一口都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或许可以忍着,但是要一个月不间断,那估计都能把人给吃伤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废话了,李梦瑶的情况很危险,我刚才也没有和你开玩笑,女性的阳气阴柔,虽然是最合适不过的,但李梦瑶的体内还有残存的阴气,需要用刚硬的阳气去将这些阴气给冲散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愿意,我可以想别的办法,保住李梦瑶的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徐川没有任何迟疑,当下点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过阳很简单,正好陆晴晴从卫生间出来,我让徐川和李梦瑶背对背坐在床上,因为李梦瑶昏迷,所以只好让陆晴晴帮忙扶着。

    我拿来蜡烛,放在他们两个的肩膀上,接着点燃火苗。

    李梦瑶身上的阳火基本处于熄灭的状态,徐川身上的阳火正旺盛,阳火燃烧可以快速补充阳气。

    徐川的阳火只是一个引子,为的就是帮助李梦瑶,将她的阳火重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持续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徐川开始变得昏昏欲睡起来,我时不时的拍他一下,让其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而李梦瑶的阳火,也都燃烧了起来,这件事情才算是已经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李梦瑶还在昏睡,徐川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,整个人浑身发软,尤其是双腿,走路的时候都抖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江辰,梦瑶她,是不是没有问题了。”陆晴晴开口询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道:“应该没问题了,这几天先让徐川守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关于陈倩的事情,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送陈倩的裙子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听我这样问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和梦瑶的关系不错,我和陈倩的关系也就一般,陈倩这个人很怪,似乎是有什么洁癖,还有出去消费的时候,每次她都是要梦瑶掏钱,回来之后就送梦瑶一大堆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也没见过梦瑶给她要过钱,每次都是梦瑶欣然掏钱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会发生今天的事情,抛去这些不说,陈倩是个很不错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说了这么多,我看向陈倩所在的房间,想要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结果我刚准备开门进去,陆晴晴拦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陈倩她不喜欢别人进她的房间,平时就是梦瑶都不让进,你要是进去,她回来又要对我发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不会回来了,这件事情和她逃脱不了关系,就算她要回来,你和李梦瑶都得防着她,她给的任何东西都不能接受。”我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倩居心叵测,从这件事情上来看,她肯定懂一些通阴的事情,否则不可能将死人身上拔下来的衣服送给李梦瑶。

    我始终想不明白,陈倩到底是安的什么心。

    我说完之后,陆晴晴没有再阻拦我,打开陈倩所在的房间,里面的灯没开,但却很香,一股淡淡的檀香味。

    我将灯打开,结果房间里面的陈设很少女,但在床边的桌子上,却放着一尊玉雕的香炉,里面还有未燃尽的香。

    香炉前还有三杯水,里面的颜色是淡红色的,我拿起一杯嗅了嗅,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只是香炉后面,却没有任何东西了。

    之前这里,应该是有供奉的东西才对,陈倩离开的时候,回过房间一趟,应该是把这个东西带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东西,倒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看了一圈,屋子里面并没有什么问题,我转身出去,就在关门的那一瞬间,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发凉,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回头再看的时候,那股感觉消失了。

    清理完这里的事情,我让徐川留在这里,并且告诉他要是陈倩回来,立刻通知我就成。

    陈倩懂通阴之事,徐川他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离开之前,我看了一眼门口地上的香灰,并没有什么异常,只有一个脚印,应该是陈倩的。

    回到学校,我收拾了一下东西,准备去仓库那边。

    这几天都在忙,我的体能和画符的练习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时间,我都没有闭眼,而是在不断的练习画符。

    天快亮的时候,我瘫到了椅子上,看着手里的符篆,虽然没有失败吧,但是威力属于局限性的。

    我看着桌子上被我装裱起来的一小块符篆残片,这还是当时在仓库,灭了那只青面獠牙厉鬼剩下的符篆残片。

    上面虽然只有一笔朱砂符文,但是蕴含的道意却很深。

    每次画符我都学着去临摹,而且在下笔的同时,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意境,可是每次画出来的符篆,都是废符,就是没有道意的符篆。

    或许,是我自身的实力还不够的缘故,一品上的境界,想要临摹出富含道意的符篆,难度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收起几张能用的符篆,我准备回学校。

    就在我锁门准备离开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缓缓驶来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来买棺材的。

    车子在仓库门口停下,从车上下来一名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男人,径直走到我的面前,拿出一张纸在我面前展示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棺材能做吗?”对方用沙哑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手里的图纸,这看上去并不是棺材,而是椁。

    棺椁本是一词,古代帝王将相,下葬时除了棺材之外,还要有一副椁,这样才能彰显出地位。

    近些年来,都施行火化,就算棺材都很少有人买,别说椁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椁也不是一般的素椁,上面还有一些繁杂的图案和符文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棺材我都不会打造,更别说椁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想想办法,多少钱都可以。”这戴墨镜的男人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我是真的无能为力,如果仓库里面有椁,我肯定不会藏着掖着,主要是我连棺材都不会打,我怎么想办法,难不成作为中间商,去找个会打棺材的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折腾的劲呢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事,而是我真的不会打,你还是去别地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听我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那墨镜男没有再纠缠,转身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离开,我也骑车往学校赶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洗漱完毕之后,我来到自习室,到了十点多的时候,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江辰江先生吗,我是侯先生的司机,请问你中午有空吗,侯先生在瀚海酒楼等候,想要当面向你道谢。”

    侯先生?

    哪位啊?

    在我的印象中,似乎没有和姓候的人有交情啊。

    “我是江辰,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,我不认识什么候先生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电话那头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没错,候先生说,多谢你在医院的救命之恩,事情的经过,侯先生已经在监控里看到了,要不是你出手,恐怕他老人家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先生正在会客,要我无论如何都要我请你过来,否则候先生就要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江先生是在学校吧,你稍等我一会,我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感情这是不给我任何选择的余地啊。

    不等我开口,对方的电话就挂了,看样子那老头也是个有钱人家啊,瀚海酒店是庆阳市最豪华的酒店了,听说进去简单吃个饭,人均都要几万块了。

    这对我而言,是极其奢侈的一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换做之前,我一年打兼职,都未必能赚下几万块,这有钱人家的生活,身为**丝的我根本就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人家邀请,我总不能不去吧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接到电话,说是现在车子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等我出来的时候,学校门口围了不少的学生,男的女的都有,都在盯着一辆劳斯莱斯看,似乎是想看看,到底谁这么有能力,能傍上这么有钱的干爹。

    在众人诧异而又不可思议的眼神中,我上了那辆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没想到只是应邀去吃个饭局而已,没想到会弄着这么轰动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没想到你这么年轻,我是侯先生的司机兼生活管家,你可以叫我小金。”

    开车的男人,身上有一股很强势的气势,说话也很有磁性,再加上一副精致的五官,放到学校那应该是众多女生追求的硬汉了吧。

    而且看他的年纪,应该也不大,有二十**的年岁,不到三十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么硬汉的一个男人,为什么那天晚上偏偏不在候老先生的身边,要是有他在的话,以他身上的精阳之气,多少都可以压制住那玉佩的几分邪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