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朱砂镇魂

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朱砂镇魂

    这条消息倒是让我诧异啊,玄学阁的气量真的是小到极致啊。

    先是火烧死了候老的外孙,再者就是报复,这玄学阁不能插手世俗之事,难道就没人出来管管。

    后来我也是才明白,玄学阁不能插手世俗之事,世俗之人也不能多插手玄学界。

    这玄学阁和侯家闹的不可开交,总归一点就是,玄学阁烧死了候老的外孙。

    而且这件事情,本就是玄学阁的问题,驱鬼之术千百种,偏偏用了最极端的,要说不是为了报复,打死我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侯强想过要从中调和的,要是玄学阁过度插手侯家的生意,最后损失的还是他们侯家,金城之中没有哪一个公司集团,敢和玄学阁的人对着干,侯家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小金的话倒是提醒我了,在庆阳市我间接得罪了玄学阁的两位阁主,回去之后,我会不会也是一堆的麻烦。

    躺在屋子里面候老,玄学阁的人在这里摆下李代桃僵之法,说难听点,根本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刚才侯强着急忙慌的出去,看来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侯家的事情,要比我想的严重。

    我和小金来到候老的房间里,我抬头看着头顶上的七只草人,再看候老,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,之前离开的那三位,看样子实力都应该在三品上的境界。

    最次也是在三品下的实力,能加入到玄学阁之中,自然是有本事的,可我怎么感觉,他们三个前来,是早就预料好的。

    而且东西都带来了。

    这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还在困惑的时候,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,还大喊大叫的叫着爷爷。

    应该就是候老的孙子候贺雨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一旁看着,候贺雨进来爬到候老的床边眼泪汪汪的,应该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之前候老脖子上带的玉佩,说是他的孙子请国外设计师给他雕琢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小子是真的有孝心的。

    “姑姑,爷爷他怎么了,我接到我爸的电话,就赶紧回来了,这是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面对候贺雨的询问,侯娇云也是无语,不知道该和候贺雨解释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我是看不下去,所以准备出去,结果挂在天花板上的一只稻草人,直接掉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可什么都没动,不能赖到我啊。

    捡起地上的草人,侯娇云看着我,那玄学阁的人临走之前,说过不能让人破坏李代桃僵之法的,现在这草人不偏不倚落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巧合吗?

    “江辰,你这?”

    得,听侯娇云的话,这是被误会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里的稻草人说道:“李代桃僵之法,我也会,只需要将草人归位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准备将草人重新挂上去,结果在草人的肚子上,发现了个东西,我顺手将草人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,发现是一张黄纸条,上面还写着一个人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我掐指推算了一下,发现这人的年纪已经六十多了,在场的这些人,除了候老应该没别人了。

    将纸条交到侯娇云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你父亲的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“玄学阁人来的时候,有没有给你们索要候老的八字。”

    侯娇云摇摇头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,伸手将剩下的几个草人全都摘了下来,结果打开一看,里面全都是候老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“这玄学阁是怎么知道我父亲的生辰八字的?”侯娇云看着我疑惑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我哪知道啊,我要是知道,问题早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候贺雨站在一旁,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和侯娇云。

    “姑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侯娇云看着我,想了一下,开口道:“小雨,你看着爷爷,姑姑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江辰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侯娇云走在前面,我跟在后面,一直来到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看出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侯娇云带我来她的房间,无非就是想开门见山,我不是扭捏的人,对方都开门见山了,我也不好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“是看出来一些,李代桃僵之法,是不需要人的生辰八字的,这玄学阁的人前来,似乎是有准备的,而且这草人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在我看来,像是一切都有预谋的。”

    “玄学阁的人我们不可能问出来什么,但是想要弄清楚后面的事情,还是得从候老身上下手。”

    在我说完之后,侯娇云也是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而我看向门口,总觉得在门外,有一双耳朵正在听我们交谈。

    侯娇云刚要开口,我做了个嘘的动作,然后走到门口猛地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结果就看到候贺雨正好在不远处,正朝这边走来,于此同时,那股感觉消失。

    “姑姑,爷爷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候贺雨说完,我和侯娇云快速往候老那边赶,结果就看到候老突然浑身死气,阴气缠身,内心之中的那道伤痕之中,不断地往外喷涌死气。

    糟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从背包里面拿出朱砂镇魂符,压在候老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快去,找一只红冠大公鸡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金听到我的声音,放下手里的活,赶紧去找公鸡了。

    侯娇云看着脸色发黑的候老,哇的一下哭了出来,这个样子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,这是要西去的迹象啊。

    我在不断的压着候老的魂魄,现在这候老的魂魄,就像是一只穷凶极恶的狮子,饿了好几天想要破笼而出的节奏。

    而我的朱砂镇魂符,能起的作用也极其有限,随着一张崩溃,接着又是一张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,开始起风,挂在天花板上的铜钱,一一全都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我知道了,这问题是出自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候贺雨,去找一件你爷爷经常穿的衣服,如果找不到,找一把剪刀过来,将你爷爷身上的衣服剪下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,剪下来的衣服布条,你按照地上草人的样子,扎一个小人出来,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看向侯娇云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事情,要你去办了,我压制着候老的魂魄,不能离手,否则候老的魂魄离体,就真的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你哥侯强,明天早上之前,绝对不能回来,否则他回来的时候,就是老爷子暴毙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是我大意,玄学阁的人也把我算计在了其中,候老房间中的李代桃僵之法,说到底就是一个幌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按照我说的做,出去叫几个男的进来帮我,你就守在大门口,如果有需要,我让人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侯娇云,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我,眼看候老印堂上的镇魂符不起作用,我又拿出一张镇魂符出来,这也是最后一张。

    如果在镇魂符不起作用之前,小金还带不回公鸡的话,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镇压候老的魂魄了。

    这玄学阁的人,心机好重。

    候贺雨很快,将布条绑成了小人,递到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现在,用刀子划破候老手指,滴点血在布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看着候贺雨战战兢兢的样子,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这里犹豫,再犹豫下去,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金回来,将手里的公鸡交给候贺雨,自己拿起刀子划破了候老中指,鲜血冒出,全都落在了布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金,用红绳将布人绑到公鸡身上,在找一根红绳,绑在鸡脑袋上,另外一端,绑在候老手上的指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快,我快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小金速度极快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几分。

    那只公鸡放在地上,顿时开始鸡飞狗跳起来,因为脑袋上绑着绳子,我并不怕它飞走。

    我松开手,将候老眉心的镇魂符撕掉,顿时一阵浓烈的阴气,从候老身上爆发,顺着红绳直奔公鸡而去,伴随着一声鸡鸣,那只公鸡的脑袋爆开,倒在地上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用这种瞒天过海的办法,那现在死的,就只有是候老了。

    门口站了不少人,都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门口的人,在候老房间四周全都插上香,一刻都不能断,一根香燃烧完毕之后,就换上另外一根新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,事情都还没有解决,这也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我重新拿出一张黄符,抽了一丝候老的魂魄加持,接着将黄符揉成了灯芯。

    “候贺雨,去帮我找一只孔明灯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玄学阁的那些人,肯定是在暗中做手脚,我用公鸡代替候老,如果他们只是作法,短时间内一定会以为候老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,才是我反击的绝佳时机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候贺雨回来,手里拿着几盏孔明灯,我将灯芯换掉,用了黄符和香油代替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回来没有?”我询问道。

    候贺雨点点头:“在门口,只是被姑姑拦着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让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我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你赶紧出去通知你父亲,一会这盏孔明灯飞起之后,要他无论如何都要跟上,绝对不能跟丢,让你父亲记住孔明灯落下的地点还有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我说了,如果这孔明跟丢,候老的命也将会不保。”

    候贺雨虽然不懂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去吧!

    侯贺雨前脚离开,我让小金后脚跟上。

    侯家肯定有人在搞破坏,我和侯娇云在房间谈话的时候,我感觉得到门外有人在偷听,只是等我打开门之后,候贺雨正好走过来,世界上巧合的东西变多了,也就不是巧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