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小鬼娃娃

作品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小鬼娃娃

    宋铁说的一点都不错,这具尸体确实是狰狞不堪,眼珠已经完全爆出,就像是大眼金鱼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舌头耷拉的在嘴边,脸色紫青的,这对我来说都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当然,吓到我的还不是这尸体的恐怖,而是这女尸,我认识。

    这不是别人,正是陈倩,那个和李梦瑶陆晴晴成为闺蜜的陈倩。

    当时就是她偷走了这个裙子,我以为她又要陷害别人,只是没有想到,这次死的竟然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我早知道,在她身后肯定还有别的人,否则的话她不可能玩弄这么一个局,而且这件裙子来历诡异,被人穿在身上,就是道士一眼都看不出来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当时李梦瑶穿着这件裙子,也是因为如此,所以我根本就弄不清楚她是被鬼附身了还是被鬼夺躯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意外碰到香灰,我还想不到会是衣服的问题。

    除了这件衣服之外,在陈倩的卧室里,我还发现了她有供奉的什么东西,只是当时被她带走了,我根本就不清楚是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,陈倩死了,而且还死的这么惊悚恐怖,吊死在了自家的门把手上,死的时候还穿着害人的这件衣服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问题不是出自人身上,而是这衣服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找人来,脱了她身上的裙子。”

    啥玩意。

    高雄和宋铁都是一愣,满脸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两个的表情,宋铁满脸为难。

    “这殡仪馆干活的,都是大老爷们,而且这死者身上的衣服,就这么一件,要是脱了,可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宋铁一眼:“人死如灯灭,再说这件事情也不是尸体的问题,而是这衣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把她身上的裙子拔下来,尸体直接火化。”

    宋铁再三犹豫,叫来几个人当着我的面,将裙子给脱了下来,出于人道主义又给陈倩换了一身寿衣穿上。

    我手里拿着这件白色的裙子,让殡仪馆的人去买朱砂回来。

    普通的火,想要烧毁这件衣服,很难。

    至于陈倩的肉身,推入火化炉之后没多久,就开始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宋铁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我,又看着我手里的裙子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这只是一件衣服,火化炉里的温度最少也要几百度,这是什么材质做的,难不成是防弹服材料。”

    我呸。

    这裙子属于阴邪之物,普通的手段根本难以销毁。

    亏这宋铁能说得出来,这是防弹服的材料,金丝都怕火炼,更别说普通的衣服了,这件衣服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是怎么被处理的,但是烈火焚烧不化,就已经属于阴物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今天我必须得烧了她,否则以后还会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打电话,通知她的父母前来了,就直接告诉他们,他女儿的魂魄不安,要是他们做父母的的不亲自来取,以后的日子只能和鬼作伴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带着威胁,并不是没事找事,而是有些事情我确实得弄清楚。

    当时李梦瑶差一点被这件衣服吸干阳气而死,后来陈倩消失,学校那边我也打听了,说是请假回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我还在担心下个是谁要倒霉,和陈倩这样的女人做朋友,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她自己穿上这个裙子,吊死在了自家门把手上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一个事。

    很快朱砂买回来,我在这白色的裙子上浇了油,接着包了不少的香烛进去,把买回来的朱砂全都给撒在了衣服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白色的衣服瞬间变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高雄和宋铁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,当下就变得面色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我将衣服扔到火化炉里面,炉火点燃,刚开始的时候,衣服就是燃烧不起来,十分钟过去之后,这衣服开始有了燃烧的痕迹。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,看衣服彻底燃烧起来,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进来,说是死者家属前来领骨灰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些事情我需要弄清楚,让宋铁安排了一个人在火炉跟前看着,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整件衣服烧毁,少说都要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记住,我们没有回来之前,这炉子里面的火千万不能灭,而且你哪里也不能去,就在炉子跟前看着衣服燃烧成灰才能去做别的事情,明白没有。”

    经历过徐川上次的事情,我有些放心不下,简单的吩咐了两句,而宋铁当下表示,今天守炉的这个人什么也不用干了,就在这里看着火就成。

    等我们出去的时候,会客房中,陈倩的父母在焦急的等候着,见我们过来,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她女儿的骨灰呢。

    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陈倩想要变成灰,还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的尸体问题已经解决了,不过这件事情存在诡异,你们做父母的就不想知道是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宋铁用质问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陈倩父母一听,当即就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女儿是我们的,她自己上吊死的,我们做家长的能不伤心吗,至于她死的诡异,我们当然清楚,这一点不用你们说,把我女儿的骨灰给我,我们立刻就走,钱我已经给了,否则我就报警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眉头轻蹙,这陈倩父母的情况有些反常啊,自己女儿死了,白发送黑发该有的悲痛,在他们身上得不到半点体。

    而且从死了之后,就把女儿的尸体扔到殡仪馆,这不是一个正常父母该有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们在整理陈倩尸体的时候,发现她的怀里抱着一个东西,像是娃娃,又像是神像。”

    宋铁无言以对,我站在旁边开口,结果多的这一嘴,还真让我有了别的收获。

    陈倩的父母听到我说的这些,当下脸色直接就变了,像是大白天的见了鬼一样,两个人都死死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什么娃娃神像的,也只是我胡编乱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时我在陈倩的房间里发现了有祭祀痕迹出现,那么陈倩就一定祭拜过什么东西,而且还用上了血祭祀。

    所以我怀疑,陈倩当时祭拜的东西,如果不是某种阴邪的娃娃,就是某种神像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神像,她大可不必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所以我猜测,多半这祭拜的是某种阴邪的娃娃,毕竟现在,有不少人都私下买卖这种东西,有的人为了达到某些目的,就饲养这种娃娃。

    这些个邪乎玩意,都是一些不思进取之人制作,懂一些阴阳之术,抓一些小鬼,将其饲养起来,然后去承受他人的供奉。

    饲主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就让饲养的小鬼娃娃帮他去实现,随着要求越来越高,饲主能奉献的东西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就是自己的灵魂。

    这陈倩的尸体我看过了,她的灵魂也已经不在了,就算是开坛做法召唤她的鬼魂,也不会有丁点反应。

    上次看到她用血祭祀之后,我就知道她的命长久不了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现在加上她父母的反常,所以我想到了这一点,陈倩饲养小鬼娃娃,他们家的人肯定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还需要我说下去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自己交代,还是要我让那个东西亲自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别别别!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陈倩的父亲赶紧阻止我。

    “那个东西,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可千万不要让它再出现在我们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这娃娃太邪性了,我们一家人都被折腾的不成样子,现在是我女儿的命,要是不处理掉就是我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不想死,就让我女儿将那娃娃给扔了出去,只是没有想到,第二天早上她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我看着陈倩的父母,他们两个的脸上,此刻只有惊恐,没有伤心,似乎陈倩的死对他们来说,只是解脱。

    “那个娃娃是哪里来的?”我问到。

    陈倩的父母摇头,嘴里一直说着不清楚,只是给我说了陈倩拿到娃娃之后的经过。

    这个娃娃是陈倩带回去的,说是进行供奉之后,每天只需要三杯清水养着就行,连贡品都不需要,等自己有所求的时候,只需要扎破手指往供奉的水杯里滴两滴血就可以,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心想事成。

    陈倩的父母见这娃娃的第一面,就觉得有些邪性,害怕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说什么都要让丢掉。

    不管陈倩怎么说,两口子就是不信,为此陈倩还当着他们的面扎破手指,跪在了娃娃面前虔诚的许了一个愿望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,这个愿望就成真了。

    陈倩的父母总觉得有什么问题,但也不好说什么就在陈倩出门之后,他们就去找到了那个娃娃,给扔到了距离家很远的垃圾填埋场里。

    让人头皮发麻的是,他们回来之后以为事情结束了,但没想到,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陈倩回去之后,饭都没吃就把自己关到房间内,不管怎么说就是不出来。

    事后,又像是个正常人一样,只不过没有在家继续住,而是搬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前几天,陈倩突然回家,又把那个娃娃给抱了回来,也不去学校了,到了吃饭的点出来吃一些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陈倩会把自己给吊死在门把手啊。

    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那那个娃娃呢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陈倩父母的脸色,刷的一些就白了,我知道他们要说什么,但我开口否决了,直说为了炸出他们的话,至于那个娃娃,我根本就没有见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