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五十八章 建造鬼龛

作品正文卷 第五十八章 建造鬼龛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我开始有了困意,事出反常必有妖,我是二品下境界,平时自己想睡的时候很快就能入睡。

    自己不想睡觉的时候,可以坚持好几天不睡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觉,房间里的灯,也配合着闪了几下,接着我就有些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开门的声音传来,我睁不开眼睛,看不到是什么东西,只能感觉到一丝阴冷朝着自己扑来。

    接着,和下午的情况一样,桌椅板凳开始被人猛地敲击起来,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,接着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,虽然很疼,但却醒不过来,就连我眉心贴着的黄符,也都不起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不断挣扎,房间内的声音也更加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敲东西的声音,似乎是能压制我,不管我反抗的多么激烈,都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我在心中默念清心咒,渐渐的眼睛可以动了,等能睁开的时候,我终于看到房间之中,是个什么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柜子和桌子全都变成了红色,而且一屋子全都是半透明的人,有的在猛拍柜子,有的在桌子上蹦跳,还有的在摔板凳。

    总之这些个半透明的人,只要木头做的东西,都能拍响,就连我躺的地方,也站了好几个半透明的人。

    我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也想要看看,这些个东西到底要弄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!”

    一道鬼气森森的声音传来,我听得是清清楚楚,紧接着一屋子的半透明人全都消失不见,我赶紧坐起来,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阴魂邪祟存在,难怪就连我也都中招了。

    一个鬼压床,我想着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威力,没想到这么多的阴魂齐聚在这个房间之中,难怪连我都反抗不了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只是在我收拾桌子上的东西的时候,却发现那原本朱砂撒过的地方,竟然变成了黑色,而且表面都还已经碳化了,像是被火烧过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看着桌子上的狼毫,沾了一些朱砂,在桌子上画了一道符文。

    结果狼毫所过之处,就像是烧红的烙铁在纸上走过一样,桌子的表面立刻碳化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是?

    普通的木材是不会这个样子的,朱砂专克阴邪,这木材应该是阴祟之物。

    阴祟之物,这些木材又被那些个阴邪敲击个不停,难不成是棺材?

    这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子里,就连我也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棺材是用来收敛死尸的,如果是未入尸的棺材,卖不出去打造成家具,是不会出现闹鬼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从土里出来的棺材板,继而打造成家具,那不就是造孽吗。

    人死入土为安,安的就是一口棺材,现在扒了人家的棺材出来做成家具,可不得被报复吗。

    这东西都敢直接拿来做棺材,那是不想活了啊。

    我看着满屋子的木质家具,这些东西不会都是棺材板做的吧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给陆晴晴打电话,要她无论如何都要退租,在这里继续住下去,就算那些个东西不要你的命,时间长了精神都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和这些个脏东西住在一起,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的。

    我收拾完东西,在酒店和陆晴晴碰了面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在电话里面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陆晴晴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还骗你不成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不能继续住了,里面的床桌子什么的,都是用棺材板给打造成的,你说的睡着之后很吵的问题,就是那些个东西出来作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并不是吓唬陆晴晴,这么多的脏东西,何况是她一个女孩子家。

    只是,在我说完之后,陆晴晴就面露难看之色。

    “寒假之前,我基本上能调度的钱,都交房租了,刚才房东说退房可以,房租不退。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我无语的看着陆晴晴,这小丫头当时怎么想的,一下交了一年的房租。

    现在房东不退房租,那就只能继续住着,只是里面那么多的阴魂,住人是不可能了,好在这件事情发生的虽然诡异,但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钱,那些阴魂应该是附灵,对于生人来说没有任何危害,但是时间久了,阴气侵入肉身,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。

    简单的说,一天两天没事,附灵虽然没有小鬼有攻击性,看现在的情况,折磨也能把人给折磨死的。

    里面的家具什么的,基本上都是用棺材板打造的,只要将这些东西搬出给换了,一切问题也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我和陆晴晴都是学生,手里能有多少钱,总不能奢侈的去把整个屋子的家具都换了吧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把房子便宜一点租给别人。”陆晴晴弱弱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我无语的一笑,摇了摇头:“这是附灵,那些家具使用棺材板改造的,就算你租给别人,害的也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看,看有没有什么办法,把这些附灵给超度了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不懂这些事情,我孤身一人来到便利店,买了一些小菜和卤味,还有几瓶白酒,去了陆晴晴租的单身公寓。

    将所有的东西都摊开摆放在桌子上,接着我燃起一把清香,插在了一只烧鸡上。

    清香燃烧,香气四散开来,无形之中似有无数人在这里贪婪的吸着这些香气。

    渐渐的,房子之中的那些个家具,开始变成了红色,空地上也开始出现各种半透明的人,勉强只能看到个影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方法有效果,我又点燃了一把清香,看到这些个附灵一个个吸取这些香气,我找准时机开口。

    “吃了贡品,闻了香,再给你们指条明路,就离开吧。”我坐在椅子上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那些个半透明的附灵停下,全都看着我这边。

    “不能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好不容易有了栖身之所,你现在要我们离开,出去我们的下场只有被吞噬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说什么都不会离开的,就算是鱼死网破,也不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嘿,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白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起来,然后还装作一副好喝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在难为我自己啊,我压根就不会喝酒好吧。

    “这杯酒,我敬大家。”

    我端起一杯酒,在地上一洒。

    连续几杯酒洒在地上,那些个附灵开始变得飘忽不定起来,如果几番劝告还是没用的话,那我只能用镇压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给我们灌酒,说什么我们都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说什么都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那些个道士都是一个德行,就会甜言蜜语,把我们骗到一个地方,然后想要吞噬我们的灵体,要不是我们这些残魂机灵,也不会化作附灵,依附在这些棺材板上。”

    道士?

    吞噬灵体?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他们这些附灵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意思是,有人想要吞噬你们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接着,就是这些附灵你争我抢的回答。

    我一拍桌子,所有附灵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一个说。”

    那些个附灵本就脆弱,在我这里不敢撒野,一个一个开始诉说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都是些孤魂野鬼,都是被道士抓起来的,后来这道士为了修行,就把他们给吞噬到肚子里,接着又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阴魂,被吐出来之后,就变成了附灵,可那道士似乎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,还要将其给炼制成鬼丹服用,用在增加自己的修为境界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道士不注意的时候,这些个附灵跑了出来,给依附在了这些个木材上面。

    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修道的路并不好走,想要提升境界,除了自己的心态提升之外,应该还有自身的感悟才行。

    就说我自己,从一个学生步入到修道一途,再到一品上的境界,我是如何到一品上的我自己都不清楚,前段时间我受伤,意外之中又到了二品下的境界。

    具体要如何突破,我是真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修道之人,当走正途。

    如果不思修行,全靠这种吞噬阴魂的歪门邪道突破修为,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,肯定会受到鬼气的反噬。

    萧薇儿告诉我,凌苏为了恢复自身的伤势,靠的就是吞噬阴魂。

    但我没想到,玄学界中,还有不少用会这样办法的人。

    这事听着虽然骇人听闻,但我现在要处理的是这些附灵的归所,总不能就一直在这里吧。

    “人鬼殊途,这里是人住的地方,你们必须换一个地方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让我们换地方也行,你得给我们建造一座鬼龛,让我们总得有吃香火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笑了笑,只有神明才配得上拥有神龛,这些附灵从什么地方听来的,竟然还想要鬼龛。

    一座龛的制作并不麻烦,如果是要供奉神明,那一切都还好说,神龛建造成功,是要吃香火的。

    从四方鬼神,到诸天神佛,都拥有吃香火的神龛。

    这些知识附灵,不是神佛,不是鬼神,是没有资格的。

    我要是给他们建造,他们吃了香火,我是要受到天谴的。

    并不是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,而是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吃香火,道观,佛院应有尽有,只需要将你们压在神像之下沐浴神光,别说是香火,说不定还有轮回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想要我单独给你们建造鬼龛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那些个附灵,一个个气势高涨,丝毫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意思,直接就是一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