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三章 极阳接阴

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三章 极阳接阴

    钱有为一听,诈尸了,这还了得,也不管我和刘根叔,直接朝着村子里面奔跑。

    刘根叔看着我,一脸的好奇,这大白天的还能诈尸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,去看看?”刘根叔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脚下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来到钱家院门口的时候,院子里面已经围了好些人,刘根叔刚要进去,被我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烟,抽根烟进去。”

    刘根叔虽然好奇,但也没说什么,点了两根烟给了我一根,这玩意我也不会抽,只能叼在嘴里。

    农村的灵堂,都设在屋子里面,现在门口的位置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钱家人一个个的跪在地上,鬼哭狼嚎的,嘴里还念叨着让老太太赶紧走的话。

    我和刘根叔站在人群后面,勉强能看到灵堂里面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那老太太满脸黑气缠绕,坐在棺材之中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钱家人跪到一地,嘴里还念叨着不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我把刘根叔叫到一边说道:“这老太太什么时候死的?”

    “昨晚上不是给你说了吗,中午的时候死的,吃完饭老太太觉得没事,就拿着衣服到河滩里面,等到发现的时候,已经下午快三点了。”

    刘根叔说完,我摊开手掐指算了一下,按照昨天的时辰来算,中午十二点到三点之间,正好是极阳接阴的时辰,而水又属阴,等于是逆转阴阳,在水里溺死的人,最容易发生尸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刘根叔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靠近灵堂,这老太太死的时辰不对。”

    刘根叔看了一眼灵堂那边,接着看向我这边。

    “死的时辰不对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叹息一声:“溺死的人本就比正常死亡的人多了一口怨气,而且昨天她死的时候,还是一天当中,太阳最烈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极阳之下,不见厉鬼,说的就是大白天的烈阳高照,是没有鬼魂敢出来作祟的,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,是因为阳盛过后就是阴衰,说的难听一点,就是这老太太好死不死的,正好死在了大中午,人死之后,肯定会不太平的。”

    刘根叔看了我一眼,又看向灵堂那边。

    现在我担心的并不是尸变的问题,而是出殡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就在刘根叔还在着急上火的时候,灵堂之中砰的一声,像是棺材倒地的声音传来,接着就是一群人惊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所有人几乎一窝蜂似的逃窜开来,钱家人也都吓得从屋子里面跑出来,直接就往外面跑,都不敢在院子里面待。

    诈尸了。

    那原本坐在棺材里面的老太太,现在竟然站了起来,棺材倒在地上,灵堂前的供桌也被推翻。

    总之这里已经是一团糟了。

    “闹鬼了,闹鬼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大喊起来,院子之中除了我之外,也就站着几个胆大的,那些钱家子孙一个个跪在院门口,还一个劲的大喊着让老人去吧的词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诈尸啊孩子,不是闹鬼。

    诈尸需要用到镇尸符,可是我手里根本就没有准备,我找出一截红绳,在两端帮上了铜钱,接着伸手一弹,那绑有铜钱的红绳缠在了那老太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尸体倒在了地上,这老太诈尸,是有一口怨气吐不出来,所以才会诈尸。

    只是,这溺死的人一般都是脸色惨白的,怎么到了她这里,就变成了黑色,还有一股黑气在脸上缠绕。

    尸体有异,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尸体倒下,一个个重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钱有为看着我,脸上多了一抹敬畏。

    “先别进去。”

    看到有人进去查看尸体,我直接开口拦住了。

    刚才我是如何出手的,他们这些人看得清清楚楚,现在我开口,他们也不敢贸然进去。

    鬼故事听得多,不见得这种事情见得多,遇到之后,该怂还是怂。

    我伸手从口袋摸出鬼杵,直接展开,众人纷纷惊叹。

    站在灵堂门口,脚下就是老太太的尸体,我用鬼杵点在她的咽喉,顿时一口黑气吐出,只是这老太太的脸色并没有转变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过来一个人,帮个忙,把香给我碾碎成粉给我。”

    见我需要帮忙,钱有为第一个走上来,拿了一把香出来,开始帮我碾碎。

    接过他碾碎的香灰,我掰开这老太太的嘴,将香灰倒了进去,接着拿起一支香点燃,插在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尸体死的时辰是不对,诈尸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子,看着插在她嘴里的香燃烧。

    香气下沉,尸身不僵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,把尸体直接火化吧。”

    尸体的情况不明,现在还是白天,到了晚上恐怕还会生事端。

    唯一行的通的办法就是火化,尸体火化掉,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站出来直接反对。

    “我妈很怕火,生前不止一次提到,死后不能将她火化。”

    钱有为和钱有才兄弟俩站出来直接反对。

    怕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发生,这里的人太多,有很多话我不好说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将你母亲的生辰八字给我。”

    拿到生辰八字,我掐指推算了一下,发现这老太太的八字属阴冲阳,就是那种阴不阴,阳不阳的那种,但也不是阴阳调和的八字。

    这样的八字,如果不是寿终正寝的死,任何一种死法都会闹的很凶。

    看来不是外界的因素,而是这老太自身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这棺材你们是用什么木材打的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钱有才接过话:“用的松木,前几年就准备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这松木镇不住这尸体。

    “你们村要是有打棺材的人,请他过来现在就开始动手,在棺材的基础上,再打造一口桃木椁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这兄弟俩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椁是什么东西,可这急头巴闹的,明天就要下葬了,时间也跟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兄弟俩,我呵呵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们自己看着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“临走之前,给你个警告,晚上停尸,往地上多撒一些五谷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离开,没有任何人阻拦。

    刘根叔也没说什么,骑着摩托带着我离开,剩下的事情,就看他们自己处理了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,刘根叔家的房子已经开始盖了,我看了一眼没问题,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老爸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我赶紧去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等他吃饱喝足去睡觉,我坐在院子里面,手里还是拿着黑色的磁盘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好半天之后,还是没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放弃,回到屋子准备睡觉的时候,房间里面啪的一声,玻璃杯子打碎的声音传来,接着我爸就从屋子飞奔数来,一只手握着另外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快快,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喝水水,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我放下手里的东西,赶紧回屋子里面拿创可贴和消毒水,等我出来,这家伙不停地摔着手,手指上的血甩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别甩了,你看桌子上都是,我还得擦。”

    我抱怨了一声,还没给他贴伤口,他先把手指塞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我刚准备说他,结果就看到桌子上的磁盘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来不及给老爸包扎伤口,我将磁盘拿在手里,看到上面雕刻的星辰闪烁着蓝光,中心的小圆坑里,还有一滴血在上面。

    而且,这血液正在磁盘上的刻槽之中游走,将所有的星辰全部链接在一切。

    不等我去感到兴奋,紧着一道红光冲天而起,我抬头望去,发现天上的星辰格外明亮,各个星宿星座全都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向磁盘,发现在这磁盘上面,挥洒着点点星光,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迷你阵图。

    看来,应该是老爸刚才甩手指,不小心将一滴血甩在了这磁盘上,所以才会催动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难怪我用任何方法都没有用,原来是要用血来催动的。

    星辰星座,四时方位,这东西的准确性可是要比罗盘还要准啊。

    一块小磁盘,竟然能引动天上的星辰。

    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等我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的时候,天上的星辰恢复原样,就连手中的黑色磁盘,也都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这东西,绝对和我手中的鬼杵一样,属于法器级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来不得其法,就是法器在自己手里也是废物。

    我回到屋子,发现老爸自己用一块布包住了手指,我将地上的玻璃渣子打扫干净,来到客厅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一晚会做个好梦,但没想到的是,刚过凌晨,我家大门就被刘根叔敲响。

    “江辰,快跟我走,钱家老太太又诈尸了,钱有才那泼皮打电话,说是他母亲见人就咬,已经咬伤好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我要是走了,我父亲发了疯跑了,那我就罪过了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的情况,我早就知道会如此,所以离开之前才要他们在地上撒五谷的,现在看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,自作聪明的东西,吃了亏知道来找我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父亲怎么办。”我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婶子过来看着,保证你父亲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根叔拉着我就跑,我坐着他的摩托朝着钱有为家赶。

    等我们赶到的时候,钱有为家的人都站在院门口,院门还被人从外面锁着,一些好事的村民都还爬到墙头上看院子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见我和刘根叔赶来,钱有为一把抓住我的手,大师大师的叫着,我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胳膊上也被咬了好几口,皮开肉绽的,这可真没有嘴下留情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