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猫拦棺

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猫拦棺

    大门给锁着,谁都不敢把门给打开,只能趴在墙头上往院子里看几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开口质问道:“我说的往灵堂的地上撒五谷,你是不是没有按照我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我刚说完,院子里面就传来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,而且声音都还拉的细长。

    钱有为满脸懊恼的说道:“到了晚上,将我母亲的尸身重新放到棺材里面,想到白天的事情,我就和我弟弟商议了一下,找来半麻袋的五谷给撒在了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就在刚才,棺材里面有了动静,不等我们反映过来,我母亲就坐了起来,可是谁知道她见人就咬,连我都不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钱有为说的,我爬到墙头上,看着正在院子里面跳动着身子唱戏的老太太,却发现她只是脚尖着地,脚后跟距离地面,始终保持着两寸。

    鬼上身。

    五谷遮蔽了尸气,按理说应该不会发生鬼上身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就算是尸变,也是棺材入土之后,尸体会陈年不腐,在下面会形成僵尸,对后代不利,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了鬼上身。

    “你们守夜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钱有为摇摇头,我眼神犀利的看着他,可他想了半天,都没有想出来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要放弃的时候,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孩子的哭叫声,但是这个声音吧,听上去又渗的慌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,这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说话,钱有为他婆娘骂骂咧咧的从墙角抽出一根柴火棍就寻找着声音去了。

    我愣在了原地,听着这些声音,那些原本靠在墙头上看热闹的人,一个个跳了下来,接着一声猫叫声传来,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中了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砰的一声巨响,像是什么东西撞在了大门上一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钱有才大喊一声,独自爬到了墙头上,这一看差点没有把他自己给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墙根有人扶着,估计这小子直接滚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刘根叔站在一旁,也着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

    我知道事情不妙,院子里面唱戏的声音都没有了,在我迟疑的时候,又是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就一个人,除了钱家死去的老太太,那就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出鬼杵,没有展开,而是一个人翻到了墙头上,发现那死去的老太太正准备用脑袋去撞门。

    见我坐在了墙头上,抬起脑袋诡异的看着我,一双眼睛漆黑而深邃,嘴角微微上扬,像是看到了猎物一般。

    喵……。

    一声猫叫传来,这老婆子突然抱着脑袋,一头撞在了大门上。

    接着从地上爬起来,抬头死死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向钱有为。

    “让你老婆回来,别再去打猫了,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跳到了院子里面,手里的鬼杵也顺势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看着我,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挥动手里的鬼杵,打在这老太太的胸口,只听见从对方嘴里发出一声猫叫声,接着就倒在地上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开门进来,看到老太太躺在地上没有了动静,这才敢动手将其放回棺材里面。

    钱有为满脸惊恐的来到我的面前,脸上再没有之前的不屑。

    我收起鬼杵,看着被重新放回棺材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晚上你们守灵的时候,是不是有猫跳到棺材上喊春?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钱有为脸上立刻就变得悚然起来,最终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江大师,你看你有什么办法,能让我母亲入土为安吗,在这么折腾下去,我们家真的要崩溃了,你要多少钱都成,我就是砸锅卖铁也给你凑出来。”

    现在根本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如果我是冲着钱来的,肯定第一时间是要他们把钱准备好才来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,我敢保证,就是潘奕来了,也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人死之后,是很忌讳猫狗这些动物靠近尸体的,你们晚上在跟前守灵,就怎么能让猫靠近棺材呢。”

    “猫狗是最容易冲灵的东西,眼睛里能看到一些人眼看不到的东西,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那只猫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钱家人都是一脸懊恼,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找人,去找大量的老桃木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坟地,就我昨天给你点的地方,赶紧找人去挖,既然你们不想让火化,那就只有赶紧入葬了。”

    “坟地的尺寸要三米三见方,还需要大量的桃木来填充,所以这些东西你要是再准备不来,那你的事情,我就是真的没得管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这些话,也不是为了威胁钱家人。

    尸体发生尸变,谁也不想的。

    猫在尸体跟前徘徊,已经冲到了尸体。

    民间有一句古话是这样的说的,猫喊春,鬼上门,老狗哭,家死人。

    所有动物中,猫属于最邪的存在,狗虽然通灵,但是狗的眼睛能看到人眼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今晚上,我是回不去了,只能和刘根叔待在钱家帮忙。

    到了早上,坟地还有桃木都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盖被钉棺。

    等到棺材在屋子里面被抬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我算了一下时辰,现在是早上九点钟,棺材只有过了十点,才能出门。

    现在棺材和祭桌,都被放到了院子中央,就被放到太阳底下,而家人亲属,正在往棺材上挂绫。

    坟地那边,我还需要过去一趟,棺材下葬之前,需要用桃木在最下面垫上一层,我让钱有为打造一副桃木椁,他也没有按我说的做,现在只能用这样的办法。

    来到坟地这边,三米三的大坑已经挖好,好几个村民都在这里等着,见我过来都是一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小先生,普通人家的坟地,都是按照棺材尺寸来打墓,你这怎么直接就挖这么大?还有那钱家老太太,昨晚上闹的这么凶,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看这些人好奇,我只是呵呵一笑,多的话也没说,只是让他们帮着我用桃木在坑底垒起一米高的深度,其余的我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这些村民见我不说话,也都识趣的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差不多到了送棺的时辰。

    从坟地回来,棺材都已经被搭好,平时送棺抬棺的人只要八个就可以,这次我让人加到了十六个,因为我知道这到了路上肯定还会有事情发生的。

    过了十点,钱家的亲朋好友跪倒一片,开始哭丧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句话要交代,到了路上,所有人都得听我的指挥,要是有人不听,可以选择不去,但如果去了没听,所有的后果,你们钱家人自己消化。”

    “拿瓦来。”

    钱有为将一只公鸡和一摞瓦片交到了我的手里,那些抬棺材的人也都清楚我的身上,我没有开口之前,他们也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我将公鸡放到棺材上,拿起一片瓦,在棺材板上一拍,瓦片破碎开来,公鸡惊叫三声。

    “起棺。”

    那十六个人早就准备好了,伴随着一二三的声音,将棺材给抬了起来,我站在旁边,棺材抬起来的那一刻,木桩子都被压得吱吱作响。

    这棺材不大,顶多一百多公斤,加上里面的尸体,三白公斤撑死。

    可这十六个人抬的棺材,竟然还这么吃力。

    我跟在棺材旁边,左手拿着一摞瓦,这些瓦片,我还自由用处。

    出了钱家门,哭丧的队伍开始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站在棺材侧面,准备开始走的时候,伸手在棺材底摸了一把,结果我的手上满是水珠。

    看来,还是有些不甘心啊。

    一路上,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,就是抬棺的那些人,他们脸上的表情告诉我,这棺材已经重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眼看到了河边,我让所有人停下。

    “一会过桥的时候,所有人都把眼睛闭上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的脚踏上了桥,就不要给我停下一步,直接放心大胆的往前走,我不知道你们会听到什么声音,但是无论你们听到什么,都不能给我停下,更不能睁开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之前的话,谁要是不听,出了事你们钱家人自己消化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你们就听我摔瓦的声音,所有人朝着摔瓦的声音走,就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闭眼!”

    我说完之后,冲到队伍的最前面,伸手撒了一把纸钱出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我抽出一片瓦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开始走动,每隔五米,我摔碎一片瓦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没事发生的,眼见就要过桥了,问题还是出现了。

    只听见身后砰的一声闷响,棺材直接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许睁眼,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我手里的瓦片直接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离开桥面,我看着落在桥上的棺材,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棺材上落了一只黑猫,通体硕大,基本上已经赶上小羊犊子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猫,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。

    这只黑猫坐在棺材上,两只壁黄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睁开了眼睛,看着这诡异的一幕,忍不住打起寒战来。

    “这只黑猫,不是钱有为他母亲养的那只吗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前几天我还见老太太抱着它串门来着,怎么这才过了几天,就长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人议论纷纷,钱有为看着那只黑猫,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大概明白着黑猫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所有钱家人,上桥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解,但还是照做了。

    那只黑猫坐在棺材上,一动不动,壁黄的双眼,死死的盯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响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让起,谁都不准起来。”

    等到三个响头过去,那只黑猫站起了身子,喵喵的叫了几声,接着转身离开,朝着桥那头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