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六章 风水绞死符

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六章 风水绞死符

    刘根叔的一句话,让我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“叔,你确定你没有看错,是京字开头的车牌?”我震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根叔思虑再三,郑重的点了点头道:“应该不会看错,当时我这房子也在起,我特地留意了一下,村子里面年轻人不在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车,只能看出来那车应该很贵,也没有往多的地方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车牌上面的字,就是京字开头的,后面的我就没有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来,我妈现在应该是在北京?

    可是我听我爹说过,他和我妈认识的时候是在四川,也是家里出现了变故,所以才看上我爹的,只是我没有想到,他们两个离婚以后,我妈竟然傍上了京城的土豪。

    将碗还给刘根叔,我回到了自己家里,老爸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我坐在院子里,晒着太阳入睡,还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久远的梦。

    要不是我后背的鬼咒发作,我肯定会留在梦乡之中,不愿意醒来。

    从躺椅上坐起身子,我感觉后背一阵发烫,赶紧将上衣给脱了下来,接着跑进屋子站在镜子跟前。

    镜子里面的我,瞳孔变成了猩红色,而且在我后背的鬼咒,这个时候也散发着妖冶的红芒,我极力压制,但还是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上次发作,是在凌家别墅,是因为我有了麻烦,直接威胁到我的性命,但这次鬼咒发作,又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极力忍着疼痛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实在是忍不住的,一圈捶在了地面上,顿时这水泥地板上出现龟裂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着镜子,自己的眼睛也开始出现变化,变成了双目四瞳。

    “鬼,鬼啊!”

    从我身后,突然传来一声尖叫,等我回头看去,老爸吓得已经跑出了院子,我趴在地上,根本不敢出去追,怕村里人看到我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我伸手去摸后背的鬼咒,紧接着滋的一声,我的手指被灼伤。

    不耐之下,我咬破手里,看着鲜血直冒,我将血液滴在了鬼咒上,接着疼痛开始减弱,几分钟后,疼痛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眼睛恢复成了常人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有鬼,有鬼,有鬼啊。”

    我来到院子里,听到老爸在村子里面大喊大叫起来,不少人都被吸引了出来,我穿好衣服赶紧出去。

    好在这是疯了,村子里面也没有人相信他的话,都劝我赶紧把他带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我无语的看着老爸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安分一点,要是在出去乱叫,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鬼。”

    老爸蜷缩在墙角,瑟瑟发抖不敢直视我。

    我刚才的样子,确实是吓到了他。

    当时在庆阳市,我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,不也把张怀给吓得从楼上跳下去了吗。

    “有鬼,有鬼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鬼要吃了我,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摇头,从屋子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我刚站到门口,老爸鬼鬼祟祟的也想着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跑,我直接就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哇的一声,他竟然哭了出来,吓得钻在了被窝里面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我爸有多疯,我就有多恨她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,一周之后,刘根叔家的房子上梁,要我去他家吃上梁饭,但是被我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我鬼咒发作的时候,真的吓到了老爸,导致他的情况越来越糟糕。

    刚开始那会,他还能安静一阵子,到现在睁眼闭眼就是鬼的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弄得我一刻都离不开他,出去去哪都得带着才行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刘根叔家,还有邻村诈尸的事情之后,十里八村之中,我的名声一跃而起,已经超越了潘奕的名声。

    很多人为此都直接找上门来,让我去给他们看看风水什么的,但都被我一一拒绝了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也有另外一股声音传出,说我只是沽名钓誉,还说我的收费比潘家还高,这些话就是我不用去猜,都知道是谁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上次潘奕前来,被我数落了一顿回去,我知道他肯定不服气,再加上我的名声已经超过了他,对他来说影响甚大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我是懒得去理会,现在只想父亲的情况能好转几分,其他的事情真的与我无关。

    而我是不是沽名钓誉,是不是真的懂风水,那是我自己的事情,和外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再说我学风水术,又不是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去学的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半个月,这天我正在院子里面准确入冬蔬菜,就听到门外有刹车的声音传来,接着就是两道人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我不认识,但其中一人我知道,正是潘奕本人。

    我懒得去猜这人的身份,而是在整理着手里的白菜。

    见谁都不说话,潘奕站了出来,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江辰,我身边的这位是庄野,这次前来,我们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交易!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一眼潘奕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笔交易要是成立,你有五十万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,最高的一次收费,也才只有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高的报酬,对于你一个未毕业的大学生来说,是求之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现在你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,你父亲还是个疯子,有了这些钱你就可以去大医院给你父亲看病。”

    听潘奕说道这里,我抬眼看了他一眼,等着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潘奕见我瞅了他一眼,继续说道:“要是我猜的不错,你现在手里顶多也就一两万块钱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你就别硬撑了,何必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呢。”

    我放下手里的大白菜,看着潘奕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潘奕,你觉得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我直接就没有给好脸。

    潘奕一愣,站在他旁边的庄野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五十万这么多的钱,我嘴太小吃不下,你有实力你尽管收入囊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挺知足的,不敢和你这样的人做交易,恕我不送。”

    我的意思很明确,从上次我对潘奕就失去了所有好感,这次拿五十万来恶心我,真不知道这老东西的脑子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潘奕哑口无言,站在旁边的庄野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潘先生,今日看在我的面子上,你和江先生的误会可以解开了,正所谓冤家宜结不宜解,何必闹得这么疆呢,你们二位都是有实力的风水师,当有大人度量才好啊。”

    潘奕听到之后,顿时变得恭敬起来,脸上也带有几分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我没开口,继续弄我的大白菜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要不这样吧,这件事情也是事关我的问题,我给你一百万,这也是我能拿的出的最大数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潘先生能来找你,也是你有实力,如果你和潘先生并肩作战,我相信这件事情必定能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,我先给你五十万,事成之后,我在付剩下的五十万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两个,无语的说道:“二位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地方小,有招待不周的地方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你……。

    那庄野想要发火,但却在第一时间按捺住了自己的脾气,接着一脸讨好的神情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说什么来着,江先生还是太拘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们家的情况,也不是很好,要是以后再来个雪上加霜什么的,可真没有人帮你了,人活着就是为了吃喝享乐,这些钱可是穷人一辈子都赚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得想清楚了,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了这个店,我要是你,见好就收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我直接就笑了出来,一时间弄得潘奕和庄野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我淡淡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庄野的脸色一变,可能没有想到我会直接戳破这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潘奕站在一边,一脸懵逼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可能现在我就是不识好歹吧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你可以直接要了我的命,对于威胁这一套,我这个人牙口不好,吃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也不管你有多大的能耐,我遵纪守法不惹事,但是逼急了我,可不只是咬人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,庄野脸色平静的看着我,接着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有魄力的小子,但你的性子,我很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以后你的生活会向你说的一样,可以过得安然无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庄野转身离开,潘奕看着我,一脸的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江辰,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你这样不识好歹的东西,你以后的日子,且过且珍惜吧。”

    潘奕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我开口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只见他转身过来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快就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道:“不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一样东西想要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抽出一张黄符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潘奕伸手拿在手里,看着黄符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,我继续我的工作。

    至于潘奕离开时,我给他的黄符,并不是什么下咒的符篆,而是一张风水符,严格的来说,是只有风水师才能看懂的符纸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我空闲时间没事,一个是提升自己的体能,一个是提升自己画符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张黄符,就是这段时间我画出来的,名唤风水绞死符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潘奕会阴魂不散,所以这张黄符就是为他准备的,希望他用不到吧。

    从我家离开,潘奕坐在车上一直看着手里的黄符,总觉得有些熟悉,但却说不上来这是什么符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