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卸磨杀驴

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卸磨杀驴

    我拿出磁石星盘,滴了一滴血上去,天上星河涌现,我手里的星盘出现点点星辰。

    昨晚上插在各个山头的风水幡,也都全部无风自动起来,一个个像是在承受狂风吹拂一般。

    我没闲工夫去理会这些,潘奕站在我旁边,看着这一幕,再次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几个山头的风水幡全都断了,幡旗落在了山窝之中,等到尘埃落定我收起星盘,朝着山窝走去。

    潘奕跟在我的身后,也来到了山窝之中。

    我将幡旗拿在手里,又接过潘奕的罗盘,在山窝之中走走停停,真正的穴位所在,我已经找到。

    只是,我不可能将真穴给点出来,所以这一点,肯定是偏的。

    故意浪费了一个多小时,我在真穴附近找了一处和穴。

    用石头做好标记,我又往地方放了一枚铜钱,用桃木楔子给钉在了地上,这个手法叫钉穴。

    真穴我不能点出来,所以只能在这里钉了,风水局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那就是别人看上的东西,你不能争更不能抢,同一块风水宝地,如果有人钉穴了,你就不能再钉。

    钉穴周围一公里的范围之中,不能再埋葬任何人,否则会破坏掉这里的风水格局。

    潘奕见我用这样的手法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坟穴的位置,就点在这里了。”说完,我拍了拍手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潘奕跟在我的身后,给庄野打了个电话,说是坟地已经选好了,随时都可以动土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庄野,也是兴奋不已,嘴里不停的说着好。

    潘奕挂了电话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舒缓起来,整个人凑到我的面前开口问道:“江辰,之前是我不对,我没能想到你的风水造诣竟然这么深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来这是一个什么风水格局,你能不能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潘奕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都准备金盆洗手了,就不要知道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潘风水师,说句难听话,庄野让我在指定的地方帮他选坟地,说明只有一问题,那就是在他给的范围之中,有一处好穴,是他或者说是你点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有高人给他指点,这里有处风水宝地的话,绝对不可能告诉他真穴的位置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处穴你点不出来。”我坚定的说道,看到潘奕躲闪的眼神之后,我更加确信这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这处穴对庄野没有任何坏处,我既然收了钱,就不会去做这些昧良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潘奕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回到县城,已经是中午,本来我想在酒店随便吃一口的,结果潘奕给我打电话,说是要去县里最豪华的酒楼吃饭。

    等我赶到的时候,潘奕和庄野两个人已经坐在包厢里面吃上了,桌子上除了他们两个,连我的碗筷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我明白了,今天这不是来吃饭的。

    “江辰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没有让服务员准备你的碗筷,一会你出去的时候,就说是我说的,让他们给你炒一碗面带走吃吧,这是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庄野说完,我拿在手里的手机叮咚响了一下,扫了一眼屏幕,顿时我心里一团火给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清楚,潘风水师已经将坟穴给点出来了,耽误了你两天时间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后续的问题,就不劳烦你再费心了,刚才我从医院回来,我父亲的病情稳固住了,你说我这么早给他准备坟地,是不是太不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潘风水师打给你的二百万,潘大师说你骗了他,所以我就走了一下银行的关系,将打给你的钱冻结原路返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百块,应该够你回去的路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和你说过,是你不识好歹,这可怨不得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庄野说完,脸上挂着小人专属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对他们两个是彻底的无语,人要是不要脸,那真的是没有办法,现在坐在我面前的两个人就是。

    二百万从我的账户划走,这手段真的是卑鄙,无功之财我不要,就算他们开口,这些钱我还是会还给他们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作法,确实让人不齿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也会记住二位的好意,我这个人一向不惹麻烦,如果要惹,那绝对是要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潘奕,一字一字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的眼神,也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风水绞杀符,你用的不爽,我可以给你换一道更厉害点的。”

    潘奕的脸色巨变,我咬破手指,用自身精血,在空中画了一道血色的符文,接着这道符文一分为二,直接落在庄野和潘奕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庄野一拍桌子,猛地站起,伸手就去擦眉心,可什么都擦不掉。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确实有必要给他们解释一下,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嘛,两天的时间你们都能等,多这一会也不差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道用我精血画出的符文,名叫绝孙符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和我扯风水,那我也和你们掰扯掰扯,潘风水师,我今天钉穴的位置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“庄野先生的父亲葬不葬这个位置不重要,重要的是除了这个位置,任何一个位置,都不能埋葬人,要是庄野先生的父亲不小心葬进去,劳烦潘先生给解释一下,这绝孙符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的时候我就说了,你们让我再固定的位置看风水的意义在什么地方,唯一有意义的就是这块地方绝对有一处好穴是你们点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借助我的手点出宝穴所在,然后在把我一脚踹开,这手段真的很棒,要不是我长了个心眼,还真的掉进了你们挖好的坑里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不瞒你了,这里确实是个风水宝地,但主要的问题是,我压根就没有给你点到正穴上,风水是都是点偏不点正,这个道理盘风水应该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点差点忘了告诉你,从现在开始,那块宝地上除了我钉穴的位置以外,其余的地方,你只要敢点一下,你儿子必死。”

    真当我是瘸脚猫啊,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我这个人向来你敬我一尺,我还你一丈。

    既然你们不仁不义,我又何必去守那些做人的底线。

    说完,我转身潇洒的离开,留下庄野和潘奕两个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从他们用和气的语气去找我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事里面有问题,本以为会让我在四周寻找合适的坟穴来为难我,没想到却在这里给我下了坑。

    而且那二百万,也是以潘奕的名义打给我的,不得不说这庄野的心思很缜密。

    但我和他不是一路的人,他的那些手段约束不到我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太简单了,两天时间赚200万,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只是我没想到他们卸磨杀驴的速度会这么快,刚得到消息就迫不及待的动手了。

    也幸好我点穴的时候留了一手,否则的话现在这个亏只能我自己吃。

    从酒楼出来,我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回村。

    该说的能说的,我都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这龙出海云迎仙局除非庄野不要,否则他们庄家的血脉,就别想着葬进去。

    风水师的实力不一,但是有些东西也是经不起推敲的,我虽然给这处宝穴点偏了,但要是潘奕推算的话,很容易找到宝穴的所在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确定他的实力有多少,但为了保险起见,我也给他下了绝孙符,只要他不在这宝穴上乱点,什么事情都没有,除非换一位风水师。

    可结果是他们的前后路我都已经堵死,就算换了风水师能点出龙穴所在,庄野他父亲也不敢往里葬。

    我坐着车刚出了县城,庄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看你干嘛生这么大的起,大家有话好好说,何必把事情弄得这么僵呢,现在钱已经打在了你的账户上了,我们和气生财嘛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也是和你开个玩笑,你现在去哪了,我亲自去接你,给你陪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拿着手机,看了一眼屏幕,那被银行转走的200万,又被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无语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庄先生,我觉得现在你还是把200万撤回去吧,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,我现在涨价了,没有五百万,请你不要在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觉得我是在生气,在坐地起价,那我还告诉你,我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没多久,我的手机就又收到一条短信,显示进账三百万。

    “江辰,现在钱已经打给你了,我重新点了包厢,你回来咱们边吃边聊,如何?”

    庄野说话,变得恭敬起来,既然人家把钱都给了,我也不能就这么离开,总要让对方听个响才对。

    重新返回那家酒楼,庄野和潘奕站在门口正在等我,见我从车上下来,两人都一脸恭敬的过来奉承。

    “江辰,楼上包厢,点的都是这里的招牌菜,咱们有什么事,边吃边聊不要伤了和气吗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刚才的不愉快,大家都忘了吧。”庄野附和道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拿出手机说道:“庄野,你要是现在反悔还来得及,那五百万你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庄野听到我的话,脸上的肉抽了几下,尴尬的说道:“钱到了你的手里,那就是你的事,怎么能拿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我嘴角上扬,打开手机网站十字会,当着庄野和潘奕的面直接捐款五百万进去。

    用这混蛋的钱,去捐助那些贫困的学子和困难家庭,比落在他们手里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