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回风冲

作品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回风冲

    “那个导师,我突然想到晚上约了人,可能去不了你家了。”我赶紧拒绝道。

    导师看着我,笑呵呵的说道:“小伙子,你的思想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又不是想和你发生点啥,你激动个什么,这段时间我听学校的人议论,说你是个道士,前段时间你们宿舍的徐川来找我问你出了什么事,我也问过他了,他说你就是个道士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是想让你去我家看看,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睡觉迷迷糊糊间,总感觉有人在我的床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晚上睡觉之前,特意确定了这些事情,门窗都给锁的好好的,可这感觉还是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了好多人,他们都说我是太累了,所以晚上才会这么胡思乱想,要说最恐怖的还不是这件事情,我租住的地方算是庆阳市最豪华的单身公寓了,治安也是一流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几次早上我起夜的时候,发现我房间的门是开着的,当时我以为是进了贼,所以就到管理员那里看监控,结果……。”

    导师的话没有说完,而是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视频,将手机塞到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我还在纳闷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里的视频,这监控的位置正好能看清导师所住的公寓,监控画面显示,凌晨三点钟的时候,楼道的某间公寓的门,被人打开,我盯着画面看了好一会,都没有见人出来。

    我快进了一会,后来就到了早上六点多钟,发现导师从房间里面出来,站在楼道中一脸的凝重。

    视频到此为止,我将手机还给导师,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恶作剧的话,那这问题确实挺严重的。

    半夜凌晨三点钟,房间的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开,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我找了好多高人,可他们都说房子很干净,不像是闹鬼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视频我也给他们看了,他们还说我梦游。”

    看导师一脸凝重的神情,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简单的问题。

    或许,真的是闹鬼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行吧,今晚上我跟你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,晚上我给你打电话。”导师傲娇的说了一句,转身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回到宿舍,躺在床上准备好好休息一下,这几天像只无头苍蝇一般,我都没有怎么休息过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我还在熟睡的时候,导师的电话打了过来,说是已经在我宿舍楼下等着了,要我赶紧下去。

    来不及洗漱,穿好衣服我便下了楼。

    一辆红色的大众甲壳虫格外显眼,就停在男生宿舍的正门口,见我从宿舍楼出来,导师降下车窗玻璃,在众多男生的目视下,我上了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,直到来到这所谓的高档单身公寓,在踏入那公寓的一瞬间,我就有一股被盯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股感觉很强烈,像是身后跟着个人,那人距离自己的距离已经是前胸贴着我的后背了,可当我回头望去的时候,身后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,这单身公寓楼之中,像是凝聚着水雾一般,让人看不清四周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自从中了鬼咒之后,我的眼睛就一直能看到那些个东西,这些个水雾看上去并不像是正常眼睛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导师看着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走进了电梯之中。

    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,我看到一楼楼道的灯扑闪了几下,就连电梯之中的灯也是一样,像是电压不稳造成的一样。

    导师住在四楼,结果电梯在二楼停了下来,电梯门打开,二楼楼道之中一片漆黑,我大喊了一声,结果楼道之中没有丝毫光亮。

    我重新按了一下电梯,等到了四楼,楼道的灯还是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导师带我来到她家,趁她开门的功夫,我将这四楼的格局看了一遍,导师住的屋子,正好对准逃生通道,又和电梯是斜对。

    站在逃生通道,我看了一眼,里面黑漆漆的一片,连应急灯都没有,通道口这里连关闭的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导师,这公寓的入住率,看上去不是很高吧。”我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不高,一层也就两三户,这里的价格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,比外面的公寓要高出两成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怎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看了一眼通道。

    逃生通道不见阳光,又正好对着住人的房间,这在风水学上,叫回风冲。

    如果逃生通道的门关着,这都好说一点,可这逃生通道,连门都没有,更别说挡煞了。

    回风冲,属于煞冲的一种,虽不像其他煞气会伤人,但回风冲的作用是聚阴。

    来到导师的房间里面,单身公寓大家应该都知道是个什么样,说的直白一点,就是和酒店的布置差不多。

    进门左手边就是洗手间,再往里走,就是客卧一体,阳台那边是个小型的厨房,面积不大,差不多三十平左右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空间,我一眼就能看清所有东西,房间内很干净,并没有所谓的脏东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房子里面是不是有脏东西。”导师问我。

    听完导师的话,我呵呵一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房间之中很干净,看样子不是闹鬼,或许是因为别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问题?”导师疑惑的看着我说道:“难不成你也要说我是梦游了!”

    我无言以对,这和梦游没有关系,她给我看的手机视频里面就能看的见,监控里面门打开的那一刻,门前门后都是没有人,就算是梦游也应该有人影出现啊。

    我将房间的门打开,坐在床脚一转头就能看到门外的逃生通道,而且就算是回风冲聚阴,也不可能将房门给打开吧。

    我起身站在门口,看着房门上的门锁,除了普通的门锁之外,还有防盗的链锁。

    要说真的是阴魂作祟,我应该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啊,可这导师的房间里面,连一丝阴气都不存在,纵然我的眼睛能看到鬼,现在也没有任何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梦游应该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除了你告诉我的这些事情,还有没有其他事情?”

    导师若有所思,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现在我不确定是什么问题,真不好多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情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每天晚上我睡的迷糊的时候,就能听到电梯打开关上的声音,还有楼道里抬东西走路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是有一群人将东西从电梯里面抬出来,然后又抬着东西走进消防通道里面,来来往往好多次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当时我睡的迷迷糊糊,想起来又起不来的那种。就好像你的意识是醒的,担人就是醒不来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这种感觉我明白,通俗的来讲就是鬼压床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,持续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每天晚上都有。”导师坚决的回答到。

    每晚都有,事情有些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“从我搬过来的第三天开始到现在,这种声音就没有停过,具体是几点我还真的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看来,今晚上我得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是妖还是鬼,得对方来了我才能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我将自己要留在这里的想法告诉了导师,她也没有拒绝,只是说了一句我只能睡沙发。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吗,我不睡沙发难不成还睡一张床啊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今晚上能不能睡得着还是另外一说了。

    “江辰,现在时间还早,你应该也没吃饭吧,我请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导师,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外面,不是学校,就不要叫我导师了,我叫杨敏,你是知道的,要么你就叫我杨姐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特么弄得我一脸尴尬,只能成为杨导师的小跟班。

    本以为只是随便找个小餐厅就解决晚餐的,没想到这杨敏直接带我就来到了一家高档的酒楼,我从车上下来,苦笑了一声,跟上了杨敏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们这里的会员,请给我收拾一个小包出来,再来五道你们这里的招牌菜。”

    要说这杨敏正经起来的时候,还真的挺淑女的,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,但却比我这个年龄层的女生还有韵味,具体哪里不一样,这还真的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请稍等,这就给安排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说完,就叫人去准备包厢。

    我和杨敏站在一起,这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有毛病,盯着我一直看,弄得我也是一阵一阵的脸红。

    “杨敏,这么巧,你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道惊喜的声音从楼上传来,我侧头看去,一位梳着背头,长相帅气,穿着西装的男人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和杨敏认识,而且关系还不一般。

    这男人站在杨敏面前,目光在我身上扫了一眼,那表情似乎并没有把我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,早知道我就不来了。”杨敏不以为然的开口。

    那男的听到杨敏的话,只是呵呵一笑,完全没听懂这话里的意思啊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还在说气话,我知道是我不好,不该惹你生气的,你在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都给家里人说好了,还说带你回去一起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想找个机会道歉的,可是你就是不给我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今天这顿饭我请,想吃什么你尽管点,这是我表叔的酒楼,一切我做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