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鬼敲门

作品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鬼敲门

    秦琼的古书之中,有百鬼录一篇,上面就有对嗜魄鬼的记载。

    【通人气,无阴,不归冥界。】

    简单的说,就是这嗜魄鬼冥界不收,加上这鬼魂身上不带阴气,而且还通人气,拘魂小鬼前去捉拿,很容易伤到生人。

    加上嗜魄鬼的形成条件很苛刻,如果说一只鬼王的形成是十万分之一的话,那么这嗜魄鬼的形成,就是千万分之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我倒霉,让我遇到了这嗜魄鬼。

    将杨敏的魂魄压回她的体内,我也没有叫醒她。

    人的三魂七魄,三魂主内,分天地人三魂,主管人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七魄主外,主管喜、怒、哀、惧、爱、恶、欲。

    杨敏缺失的是哪一魄,我还不清楚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她缺失的一魄,补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,但没想到,到了后半夜外面又开始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电梯上上下下,消防通道里面,也传来香炉被打翻的声音。

    鬼点蜡,神受香。

    阴沉木是个例外,点燃之后,香气很受小鬼欢迎。

    看来这里的问题,并不是我想的这么简单,就算是镇压了嗜魄鬼,外面的那些东西还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我来到门跟前,从猫眼往外看去,发现那消防通道之中来来往往的,像极了住在这里的人上上下下。

    从房间里面出来,我往门上贴了一张符纸,又往自己身上贴了一张符纸,遮挡住自身的生气,走进了消防通道里面。

    没入黑暗之中,那些个鬼魂一个个的穿透我的身体来回走动,一直到一楼拐角处,那些个鬼魂竟然穿墙而入,穿墙而出。

    结界?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墙壁,也想要进去看看,结果在碰到墙壁的那一刻,一道极大的反震之力将我弹开。

    贴在我身上的符纸也在这一刻爆开,我退后几步站稳身子,那些个阴魂看到我,全都朝着墙撞了上去,一个个的全都穿墙而出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我抽出一张黄符甩了过去,结果也给阻挡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瞬间的时间,那墙上一道红芒闪过,接着一道红色的符文闪烁,在闪动了几下之后,符文消失。

    我愣愣的站在原地,看着那消失的符文,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这符文我见到过,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得了。

    返回到四楼杨敏的房间,我坐在沙发上等到了早上杨敏醒来,这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现在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,我贴在门头上的符篆你不要私自扯掉。”

    交代完这一句,我才离开。

    回学校的路上我一直在想,那墙上的符文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可想了一路都没有想明白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江辰,在哪呢,来我这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我都走到了学校门口,徐川的电话给我打了过来,说什么都要叫我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等我来到他租的房子这里,刚进门就发现他和李梦瑶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陆晴晴坐在一边,不断的安抚受到惊吓的李梦瑶。

    见他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我道:“这是出了什么事情,你们两个的脸色这么难看。”

    徐川一脸惊恐,看了李梦瑶一眼,最终把目光投到了我这里。

    “有鬼,这几天晚上到了半夜,一直有东西敲我的门,每次打开之后,外面什么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徐川这样一说,我无语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有鬼不假,但也不会处处有鬼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有被迫伤害妄想症?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开口,可徐川还是不依不饶的开口,非说是遇到鬼敲门了,而且还说李梦瑶是亲眼看到的。

    见他们两个都被吓得够呛,不像是装出来的,难不成真的是遇到了鬼敲门。

    可是看他们两个的样子,根本就不像是遭遇了鬼敲门啊。

    “昨晚上,那敲门的声音响起,梦瑶起床去开门,结果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白袍的女人,披头散发的,比我都要高一个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梦瑶尖叫一声,我就赶紧出来,结果就看到那白影飘了过去,看不清她的手脚,总感觉是透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看错了,梦瑶也不会看错吧,要说我们两个都看错了,这件事情不是太奇怪了吗。”

    徐川说的并不无道理,刚才我来,在房间还有在楼道之中,并未发现有什么阴气和鬼气啊。

    难不成真的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?

    在杨敏那里的时候的也是,眼睛看不到阴气和鬼气,到了徐川这里也同样如此,我都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眼睛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李梦瑶,发现她缩在陆晴晴的怀里不停的发抖,看来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好奇之下,我来到楼道,并没有什么所获,在我转身准备返回到屋子里的时候,我看着房门上的一道手印。

    刚才我来的着急,所以没有注意到这手印,现在看到这个东西,伸手去摸了一把,还能扣下来一些红色的颗粒粉末。

    用手轻轻一撮,那红色的粉末就给晕开,放在鼻子下嗅了嗅,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血手印?

    我找来刀子和白纸,将门上的这些东西刮下来,接着放到了水杯之中。

    红色的粉末遇水花开,将整杯水染红,我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,血腥味加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徐川和李梦瑶看着我放在桌子上的水杯,里面的水变成红色之后,一头雾水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的表情告诉我,这件事情他们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李梦瑶听到之后,略有生气的开口:“江辰,你这话什么意思,难不成是有人想要害我们?”

    想了想,我还是点了点头,意思都差不多,也就没有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们住了这么久,就没有发现门上被人抹了血手印吗?”我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川和李梦瑶两人面面相觑,看了看家里的防盗门,因为是深红色的,如果不仔细去看的话,是根本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陆晴晴站在门前,想要用手去摸,被我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怕招鬼撞邪啊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嘟嘟嘴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是黑狗血,邪的很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看向徐川:“说说吧,到底惹到谁了,否则对方不会这么损,用这样的办法来害你。”

    徐川被我这样一问,顿时满脸无辜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真没有啊,我能得罪谁嘛!”徐川无语的开口:“白天我们就在学校,晚上就在这里,而且从你老家回来,我们就没有和别人接触过,怎么可能去得罪人。”

    徐川这话说的也不假,我们是一起回来的,这才几天的时间,怎么可能会有时间去得罪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从回来的那天晚上,就有东西敲门了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川摇摇头:“不是,当天晚上好好的,第二天晚上就开始了,刚开始还以为是哪家孩子的恶作剧呢,所以就没有在意,直到昨晚上梦瑶开门,我们两个看到那个东西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梦瑶先是联系了陆晴晴,我就联系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看着门上的血手印。

    狗血能招邪,也能破邪。

    都说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

    有时候你不做亏心事,那些心怀叵测的人,也能给你制造出一些什么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深秋入冬季节了,要是还处于夏季的话,估计这徐川和李梦瑶,都要被吓死了。

    蝙蝠嗜血,对任何血气都格外敏感,有时候我们为了报复某个人,会偷偷的在他家门上抹一把狗血。

    狗血招邪,血腥气重,所以是蝙蝠的大补之物。

    要是夏季,蝙蝠闻到这些血腥气,就会不要命的往有血的门上扑,那声音就像是敲门声。

    就算是没有鬼,大半夜的敲门声,也能把人给吓死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入冬季节了,显然蝙蝠敲门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真的是鬼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谁最有可能做这件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徐川一拍桌子,猛地站起,把我给吓了一大跳,差点没心脏病犯了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是赵波,绝对是他。”

    赵波?

    我一头雾水的看着徐川,这名字我听都没有听过,更别说见过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那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,成天坑爹的赵波嘛?”陆晴晴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徐川听到之后,点了点头:“没错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国庆放假去找江辰的时候,他来表白梦瑶,被我给打了一顿,当时他就放下狠话,要我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晴晴你和梦瑶在屋子里面,我和赵波动手的时候,他还威胁我说,他叔叔是什么市风水阁的,要是惹到他,我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市风水阁!

    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,甚至还有些熟悉,市风水阁的人,我也接触过一个,当时我涉及命案,被请去配合调查,后来也是市风水阁的人出面,才洗脱了我的嫌疑。

    说的好听,是风水师阴阳师的聚集地,说不好听,就是道门之中不入流的人,组合成的帮派而已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要是和玄学阁扯上关系,那就真的说不清道不明了,如果没有必要,我还不想得罪玄学阁的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道门不入流的人组合成的帮派,里面的有些人,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是得罪不起的。

    况且,这件事情是不是那赵波做的,还不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