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章 今晚就要你们死

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章 今晚就要你们死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徐川开始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倒是说句话呀,这件事情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这还特么问我怎么办,你们三角恋关系,还把人打了,人家是富二代,家里有钱有势,向来是娇生惯养的,现在吃了亏,还不允许人家报复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损的法子,应该不是年轻人能想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既然徐川说赵波的叔叔是市风水阁的,那么这事情就讲得通了,能加入风水阁的人,都是有两把刷子的,这点招邪的本事都不会的话,那就不配是风水阁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把门上的血擦洗干净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狗血招邪,但毕竟不是自己惹上的东西,只要把门上的黑狗血给清洗干净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,鬼敲门的事情给解决了,那幕后之人会不会就这么算了,要是对方还是要报复,估计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能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啊,想要完美解决这件事情,还是得把那赵波约出来聊聊,最好能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“清洗掉门上的狗血虽然可以解决问题,但是问题的根源还在,如果像你说的真是赵波的话,他应该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的办法就是和解,可以的话你约他出来吃顿饭,这种事情如果只是他个人在背后捣鬼,一切都还好说,如果他叔叔要帮他的话,可能我都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为了彻底解决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风水阁的人,我并不是不敢得罪,而是轻易的不想去得罪。

    徐川是我的舍友,之前对我也有诸多帮助,他出了事我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李梦瑶见徐川一脸无奈,开口说道:“赵波那边,我来邀请吧。”说完,还看了徐川一眼。

    我和陆晴晴自然是吃瓜群众,话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果然,李梦瑶邀请,那赵波直接就欣然答应了,还说要和李梦瑶单独聊聊。

    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赵波在电话里面竟然直接挑明了话题,承认了门上的血手印就是他抹的。

    还说,如果李梦瑶不答应和他交往,他将施展下一个手段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该说他混蛋呢,还是说他大度呢。

    趁人之危,小人姿态。

    李梦瑶拿着电话犯了难,我接过她手里的手机,刚放到耳边准备开口的时候,对面赵波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梦瑶,或者还有另外一个办法,只要你答应,我绝对不在纠缠你。你和徐川好了,他还当众打了我,今晚上你和我睡,明天太阳升起之后,我们形同陌路,如何?”

    我哔了你先人板板,这还是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古有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。

    这赵波还想后者,简直就是不要脸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今天中午,XX酒楼,你可以带上你的叔叔,就说我这里有道风水符想要给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挂断了电话,这样无耻的人,多说两句我都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徐川看着我,想要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做,我只是一句话,到了中午等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在徐川这边等到十点多,我和徐川打车来到约定的酒楼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要发生什么,所以为了安全起见,我让李梦瑶和陆晴晴两个待在家,由我和徐川两个来面对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说赵波他会来吗,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,你为什么要他带上他的叔叔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川的话,我沉吟了一下,有些事情涉及到风水师,他不清楚的地方还有很多,他和赵波之间的关系,如果只是打架,我自然不会插手。

    但赵波的叔叔插手这件事情,还用了这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风水阁的规矩我清楚,不能随便插手世俗,虽然可以与世俗涉及金钱交易,但也只是屈居于风水和阴阳之间。

    风水阁的人出主意帮着他人损害别人,这是所有风水师都不能忍得事情。

    叫赵波的叔叔一起前来,自然是有我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猜,他们一定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身为风水师,要是不知道风水符是什么东西,那就不配做风水师了。

    风水符不是镇风水用的符篆,而是一种挑战符篆,是风水师之间的战符。

    风水界不同于世俗界,有任何问题矛盾都可以协商解决,风水师之间要是有问题,可以直接发布风水符挑战你要挑战的那人。

    当然,风水符的制作,需要千道符文加持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以我的能力,八百道符文加持,已经是极限了,加上我的精神力还有修为境界的元气,根本就维持不到千道符文加持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说,我也有赌的成分在里面,如果只是约赵波出来,可能对方会直接拒绝,但是他叔叔是风水阁的人,自然知道风水符的作用。

    我说出风水符,赵波的叔叔听到之后,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不来呢?”徐川问我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放下手里的筷子。

    “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徐川还未开口,我们所在的包厢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    赵波第一个走进来,气场全开,傲然无物的姿态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位穿着特制服饰的男人走了进来,在我看向他的那一刻,对方的眼神也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没想到是他。

    蔡铭。

    当时我涉及命案进了局子有理说不清,还是玄学阁的人出面,我才能少去这么多的麻烦,当时在警局,就是这蔡铭帮我解围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竟然是赵波的叔叔。

    怎么说,我们之间,也算是有一面之缘了,这个问题交谈起来,应该不会很难。

    “蔡先生,真没想到,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。”我先开口说到。

    蔡铭看着我,也是尴尬的一笑,随即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别来无恙啊。”蔡铭说到:“来的路上,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,你的风水符能不能先收一收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之中,应该存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误会?

    蔡铭这样说,我自然是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想来江先生都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,我并不是赵波的叔叔,他叔叔是庆阳玄学阁的副阁主,万青古。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我小小的吃惊,完全没有想到,这赵波的叔叔竟然是万青古。

    不等我开口,蔡铭继续开口:“副阁主知道了风水符的事情,所以让我前来解决这件事情,这是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蔡铭拿出一只一尺长的盒子放到我的面前,我看着眼下的盒子,好奇的打开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心中虽然震惊,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蔡铭给我说过,万青古的修为境界是四品下,一口气凝聚千道符文,应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符篆并不是信手拈来的东西,也不是你能凝聚多少道符文就可以上手制作的,每道符文之间,都是有联系的,前后符文画错,整道符篆就会失败。

    我自认为玄学阁没有人能制作风水符,但没想到这万青古一出手就是风水符。

    “万阁主说了,这东西你看了自然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我问你一句,要是你还想继续纠缠这件事情,这个东西请你收下,反之时间由你定,他会亲自前来解决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句话,万阁主要我带给你,他请你不要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着蔡铭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万青古拿出风水符来,为的就是震慑我,而这最后一句话,才是重中之重,要我不要自以为是,意思很明确,就是不要让我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我看着桌子上的风水符,扫了一眼赵波,对方看着我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也不怪他嚣张,任谁摊上风水阁的副阁主,恐怕都会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徐川,咱们之间这笔账,我和你没完,就算你找来风水先生又如何,在庆阳这块地盘上,是我叔叔说了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们这些人,算老几啊,就李梦瑶那样的女人,我睡定了。”

    徐川想要起身暴走,但被我一下给按住了。

    蔡铭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,实则是心有城府,时刻注视着我的神情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将手里的盒子放到了蔡铭的面前,接着从另掏一张符篆出来,放在了蔡铭的眼前。

    看到我放在桌子上的符篆,蔡铭的表情略微有了几分变化。

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这道符篆,就当是我的回敬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赵波用狗血招阴,这笔账我可以不计较,烦请蔡先生回去告诉万阁主,这件事情我就当过去了,要是赵波再用其他手段报复的话,我不介意用风水界的办法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万阁主身为风水阁的掌舵者,应该明白我的意思,这是我最大的让步,也是唯一的让步。”

    蔡铭收起桌子上的符篆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是有实力的风水师,我的一言一行他都是记在心里的,所以多余的话不需多说他就知道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和聪明人说话,不需要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“煞笔,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赵波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,指着我的鼻子就骂。

    我眉头轻蹙,没有去理会。

    徐川想要站起来反驳,甚至是动手,但都被我死死的按着。

    “蔡先生,话我就说到这里,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言。”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

    等我说完,蔡铭没有多言,点头之后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至于赵波,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们两个给我等着,今天晚上我就要你们死。”赵波不屑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