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 你不是人

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 你不是人

    这小男孩的话,直接震惊到了我,我虽然心有震撼,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不让对方看出一点问题。

    那本册子我看了,上面根本就没有一个字,如果不是我看错,那就是这孩子在撒谎。

    还有,大半夜的这小男孩都不睡觉,就在楼道里面乱窜乱跑,他家人都不管吗。

    他说一楼的鬼门符文是他画的,说真的我根本就不相信,一个小男孩,怎么可能画作通阴的符文出来。

    不说是我,就算是万青古在此,也难画出这样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这男孩不想让杨敏活太久,孩子的心善,但是仇心也大,应该是有什么矛盾。

    他说书上有杨敏的名字,这杨敏还能活到七十五岁,这不更是胡扯吗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众名字多的是,或者是丢了本子的人也叫杨敏呢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小男孩,好奇的开口:“那你能不能告诉哥哥,你为什么要她死。”

    这次,小男孩直接拒绝了我,可以说他想要杨敏死,是没有任何理由的。

    见他拒绝,我准备要回纸鹤,毕竟事关杨敏的性命,这个玩笑开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将你手里的纸鹤还给哥哥,要是你手里的东西不换给这女人的话,她就会变成女僵尸,到时候会更难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,来硬的不行,只能用连哄带骗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可这男孩并不为之所动,声音坚定的开口:“你骗人,这书上说了,她的魂魄离体之后,七天之内魂魄要是不归体,尸体就会烂掉,彻底的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她的魂魄在我手里捏着,我想要她死她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,软硬不吃啊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三句不离刚才的那本书,难道真的是一本我看不到字的书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转念一想,继续开口:“你这本子上,有没有哥哥的名字,看看哥哥能活多少岁。”

    本来只是我的一句玩笑话,但没想到,这孩子竟然真的当真了,从口袋里掏出半根毛笔,说的难听一点,就是一个烂笔头。

    接着,又将收好的本子拿了出来,看他装模作样的本事还挺认真,我坐在沙发上没动,只要他不动手毁了杨敏的魂魄,其他一切也都好说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江辰。”

    看他用笔头在本子上写上我的名字,我坐在沙发上也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这孩子啊了一声,接着猛的抬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呸。

    什么叫我不是人,你们全家才不是人。

    我骂了一句,那小男孩拿着书竟然跑了进来,站在我一米开外的位置,将书内的内容给我看,上面除了我的名字之外,还有我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要说我的内心不震撼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我只说了我的名字,生辰八字这小男孩是绝对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除了我的名字和八字之外,这页纸上还有八个字:六道之外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什么叫六道之外,什么又叫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是鬼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小男孩,没有理会,只是内心一阵震撼,很快我便反应过来,这东西我都不知道是什么,虽然他能显现出来我的八字,但也不能直接说明我就不是人啊。

    “小孩,这本书你是从哪里得到的。”我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男孩见我反常,赶紧将书收起来,生怕我会给他抢走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多问,只是在想这是什么东西,还有他手里拿的烂笔头,现在怎么看都不像是凡品。

    “你的笔头,能不能给我看看?”我试探性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次,他没有拒绝,而是将笔头放到了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我拿着笔头,看了起来,发现笔杆断开的位置,切面平整,说明是被利刃一刀斩断,而且这笔头所用到的材料,是我没有遇到过的。

    我们所见到的毛笔,材料基本上都是用羊毛狼毫或者狗尾毛制作成的,但是这跟笔头却不是,这毛丝比头发还细但却不是毛发,而是铁丝。

    铁笔。

    而且这笔头上的墨,也根本沾染不到身上。

    不会真的是?

    我有一种预感,如果真如我猜测的这般,那这东西就是烫手的山芋了。

    “笔头还给你,你再给我查一个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父亲的名字告诉了这男孩,很快就出现了结果。

    “哥哥,没有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书上一片空白,脑袋里一懵。

    “再查一个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我母亲的名字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小男孩写完之后,他也愣了一下,我看着书上的情况,我母亲的名字刚写上去,名字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小男孩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想不通,是这书的问题,还是我家人本身就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弟弟,在帮哥哥最后一个忙,再查一个人,徐川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在书上写上徐川的名字,很快一大页的内容出现,我接过册子看了几眼,徐川的生死寿夭全都记载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为什么徐川的就可以,我的生死寿夭就没有显现出来呢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为什么不是人啊。”

    我……。

    没有多说话,我将书还给这小孩,而是想着自己的事情,为什么我爸和我母亲的生死寿夭都没有记载,难不成他们两个的名字是假的?

    这应该是唯一的解释了,至于这本书和笔头,应该是地下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怕鬼吗?”我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孩子被我吓了一跳,眼神之中带着些许惊恐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说了,世界上没有鬼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,听着他前后矛盾的话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听哥哥的话,这本书你要是喜欢,可以自己收着,但是里面的东西你千万不要再学,否则对你自己是没有任何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学了里面多少东西,但是你已经惹祸了,楼下的鬼门符文,沟通阴阳界,那些个阴魂被你放出来,现在这女的又半死不活的,这些都是你搞出来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有没有鬼,需要你自己去找答案,但你知道鬼门符文,就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不清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是道士,可以接触这些个东西,但你只是凡人一个,之所以这么厉害,是因为这个笔头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在人前招摇,恐怕对你和你的家人,没有半点好处,我的意思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。

    这男孩看着我,又看着手里的书和笔头。

    我也并不是为了吓唬他,这东西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地府冥界铁笔判官的东西,只是不清楚,为什么会落在这孩子的手里。

    也幸亏是落在了这孩子的手里,要是落到居心叵测之人的手里,说不定还会私自更改一个人的生死寿夭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我从口袋掏出一张黄符,放在这孩子的手里,要他赶紧回去。

    这男孩将他的东西全都收好离开,等他走后,我将房门紧闭,接着将手里的纸鹤赶紧打开。

    这孩子还是太年轻,我不用点手段,这纸鹤我还真的弄不回来。

    将杨敏的三魂六魄压回她的体内,见她开始呼吸顺畅起来,我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等候杨敏醒来的时候,我看着手里的册子和笔头,这东西虽然是那男孩子的,但我只能用一些非常手段将其偷过来,这东西对任何世俗一个人来说,都是烫手的山芋。

    铁笔判官的东西,不是那么好拿的。

    我想着用铁笔在勾一次自己的名字,但想想还是算了,结果用了一张封印符,将纸和笔封印起来。

    地府的东西不是这么好拿的,那孩子用这铁笔勾画了鬼门符文,恐怕日后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    等到了中午,杨敏从睡梦中醒来,见她没事我从她住的地方离开,鬼门符文被我毁了,那些个脏东西自然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从公寓楼出来,那股被监视的感觉也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看来,问题是彻底解决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会学校,而是让导师给我请了假,现在这笔头和那册子我得第一时间还给地下才行。

    我来到仓库里面,将大门紧闭,整个仓库阴暗无比。

    我拿着白灰,在地上开始画符。

    接着又将半麻袋的纸钱铺满在地,香炉贡品一样不缺,再加上这仓库本来阴气就重,而我现在要做的,就是请阴。

    我拧开白酒,将摆放在地上的酒杯全都倒满。

    三根清香敬神明。

    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就绪,我拿起一只碗,将一只生鸡蛋倒扣在了地上,接着将笔头和册子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今日后辈斗胆,沟通九幽,归还下府之物,还请鬼刹开门,收回冥物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弯腰跪在地上,脑袋磕在倒扣的碗上。

    没有动静我根本就不敢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四周寂静一片,大概过了十来分钟,随着一阵阴风吹来,那些个纸钱四散开来,凌空飞舞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阵酒被喝干的声音传来,我不敢抬头,阴差长得什么样,我根本就不知道,更不敢去窥探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我额头压着的扣碗,直接碎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我的后背,此刻已经一阵发凉,等我抬起头,四周的一切都已经凌乱不堪起来,酒杯全倒,纸钱全都化成了黑灰,放在香炉前的笔头和册子也都不见。

    我捡起地上的鸡蛋,将其打在香炉之中,蛋黄已经没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