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四章 董玉龙找上门

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四章 董玉龙找上门

    等到蛋清全都渗透在香灰之中,我才从地上站起来,只是这样的事情,我不想再有第二次,这样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将仓库的门打开,外面的光亮照射进来,地上全都是之前燃烧过后的纸灰。

    打扫干净后,我来到仓库的墙角,看着这一口红棺材的时候,叹了一口气,之前上大学的时候,以为自己会成为白领职员,但没想到还没有毕业,就已经成为了风水先生。

    杨敏的事情算是彻底告一段落了,本以为会是什么人和她有仇,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一个孩子捣的鬼。

    将仓库这边处理干净,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刚回到宿舍,就有人扔给我一个盒子,说是刚才有人送过来的,上面还有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顿时心底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盒子不大,和鞋盒差不多大小,里面是什么东西我不清楚,只是等我将盒子打开的那一瞬间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张天诛符,一撮白发,还有一块印玺和铜葫芦,除此之外,还有一封信件。

    这天诛符,是我当时交给蔡铭的,这是我制作的符篆,我自然认得出来,至于这头发是谁的我不清楚。

    我拿起盒子里面的信件,打开之后,里面是一封草书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我心生寒意,目光看向铜葫芦,这里面封印的不是别的东西,正如信件之中所说,是赵波的三魂七魄。

    我有些骇然,这万青古到底是什么人,手段竟然如此毒辣。

    赵波回去之后,就被他抽了魂镇压在了葫芦里面,而这一撮白发是万青古的,信件里面的内容很简单,就是一笔交易。

    盒子里面的印玺,是庆阳市风水阁重要会员独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信中的内容,一是为了警告我,二是为了拉拢我,三应该就是交易了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我没能想到都是出自万青古之手。

    看来,这赵波应该是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一撮白发,应该是万青古的了,他在信中所说,他愿意用性命和我交易,只要之间事情我不说出来,我和风水阁之中没有恩怨。

    要是我愿意鱼死网破,那我们双方自然都好过不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为了表示他的诚意,竟然送给我一撮他的头发。术士的手段高深,一撮头发想要了他人的命,其实很简单。

    但对于术士而言,这东西也只是些小把戏而已。

    就算我想要这一撮头发要了万青古的命,恐怕他也会在别的地方给我挖好了坑。

    在学校待到晚上,我则来到了仓库这边。

    萧薇儿这段时间不出现,凌家那边也没有丝毫动静,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,我想召唤萧薇儿的,但是仔细想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一直坐到后半夜,我准备睡觉的时候,门房外面突然有了动静,本以为是刮风,但没有想到是阴魂作祟。

    窗户外面,鬼哭狼嚎,哀声阵阵,那些个脏东西就在窗外晃悠,时不时抨击几道阴气朝我挥打过来,我坐在椅子上,看着这几只阴魂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。

    从背包里面拿了镇压铜镜,我来到外面的空地上,那几只阴魂看到我之后,直接就朝我扑了过来,于此同时,我还听到暗处有铜铃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仔细听去,那铜铃的声音一起一落,像是有人刻意而为。

    招魂铃。

    是有人指挥这几只阴魂对我出手了,我伸手抽出符篆,口念咒语加持。

    “神兵火急如律令。”

    “诛邪!”

    “敕。”

    我手里三道符篆起飞而出,接着手里的镇压铜镜也一甩而出,朝着那几只阴魂瞬间镇压下来。

    三张符篆爆开,纯阳之气爆发,有两只阴魂被我的符篆打的魂飞魄散开来,至于剩下的几只阴魂,全都被镇压铜镜的镇压之力笼罩,想要逃走显然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我双手掐诀,接着伸手一抓,一道鬼魂落在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些个阴魂纷纷显出人型,我看着手里的阴魂,顿时吃惊不小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潘德的鬼魂。

    在山西老家的时候,我父亲去之前,这家伙就已经死了,怎么这鬼魂找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那潘德的鬼魂,一脸凶相的看着我,恨不得直接把我给抽筋刨骨,生吃了我的肉一般。

    “江辰,我要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潘德的鬼魂想要挣脱,但根本就没用,我拿出铜葫芦,将其给塞了进去,接着将镇压在铜镜下的另外两只阴魂给抓了出来,这两只阴魂我不认识,但从他们的眼神之中,是恨极了我。

    我和潘家之间的恩怨,是因为龙出海云迎仙局的风水局,只是潘家的人根本就不听我的话,所以才落了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今天会抓到潘德的鬼魂。

    还有刚才的招魂铃声,显然是有人想要害我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要是我没有猜错,应该是天龙山无堂观的董玉龙董大师吧。”

    等我话音刚落,呵呵的阴笑声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,接着一道人影走了出来,穿着道家长袍,左手拿着招魂铃,右手拿着拂尘。

    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不是董玉龙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没想到你还能猜到我是谁,你可把我害的好惨,竟然在龙出海云迎仙局上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个阴魂,都是被你害死的,亏你还是修道之人,竟如此草菅人命,今天贫道就是要替天行道,杀了你这个狗杂碎。”

    替天行道?

    我直接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董玉龙也没急着动手,而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替天行道?”我无语的说道:“就你?”

    “你替的是什么天,行的又是什么道。助纣为虐,还是指点龙穴?”

    “庄野品性卑劣,一副小人姿态,玄学界不予通俗,我没动手废了他,是因为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样的人,就算他爹长到龙出海云迎仙局正穴之中,到时候受害的还是百姓俗人,你可以收一笔钱逍遥快活,但那些被他压榨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龙出海云迎仙局,我给他点了偏穴,但也算是最好的穴。吃人嘴软,那人手短,我收了他的钱,也给他点了穴,对他以后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说都是我的错,我的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我,那么你的存在,有处在什么位置,正义吗?”

    我说完,董玉龙还是不以为然,呵呵一笑看着我,眼里充满了趣味之色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董玉龙开口。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完了,我的话还没说完,潘家父子的死,是因为,庄野的死也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的死和我没有关系,龙出海云迎仙局也和我没有关系,但是你在迎仙局上动手脚,对老夫下黑手,这个仇,只能和你算。”

    下黑手?

    此话何意?

    我破了龙出海云迎仙局,将宝穴地下的东西拿了出来,除此之外在没其他,就算是庄野的父亲入葬到正穴之中,庄野受到反噬暴毙,那也和董玉龙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他说我在下黑手,这是什么意思,我还真的没有弄懂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下黑手,可有指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董玉龙似乎早就算好我会这样说,刷的一下脱掉自己的上衣,看到他胸前没有一块好肉的时候,我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在他的脖子根下,还有一道黑色妖冶的鬼符,就算是在黑夜之中,也显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鬼符之下,到肚脐所在的位置,皮肤早已经溃烂不堪,红绿交错看得让人反胃起来。

    可能董玉龙自己都觉得恶心,赶紧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“这,就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董玉龙义愤填膺的说道,手里的拂尘一挥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我手里鬼杵展开,这鬼符虽然不是我下的,但是既然他想动手,那就来吧。

    “你想打,那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动手之前,我要说的是,你身上的东西不是我下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董玉龙冷哼一声,手里的拂尘挥动,朝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深更半夜,我们两个在这里打的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我是二品上的境界,董玉龙是三品下的境界,半步的距离,倒也没有让我有多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不断出手,董玉龙的出手也越来越狠,先是各种符篆,接着就是各种咒印加持。

    符篆我自然不差,咒印加持我也不少。

    我奈何不了他,他也压制不了我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我们只能肉搏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我胸口被这老东西踹了一脚,整个人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下一幕,董玉龙拿出一张黄符,贴在了自己的胸前,接着他自身的气势瞬间暴增,直接压制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杂碎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死了,我伸手的诅咒就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说着,董玉龙疯狂的笑了起来,接着一闪,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想将我瞬间击杀啊,越是这个时候,越是不能慌。

    沉心静气,我感受着四周的危机。

    身后!

    我想躲开,却发现已经无能为力,董玉龙的手已经按在了我的背上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后背的皮都要被撕下来了,顿时剧烈的疼痛从后背传来,我的衣服也被撕扯。

    鬼咒的事情,没有必要,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,董玉龙是道门中人,我身上的鬼咒,一时间他可能不知道是什么,如果他不死,日后肯定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忍着剧痛,感觉到身后一股热流涌出,不用猜,肯定是被这老东西抓流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