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五章 不太平

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五章 不太平

    我站稳身子,手里的鬼杵甩抛出去,董玉龙本想要朝我扑过来,但看到鬼杵,直接闪身躲了开来。

    现在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可以支撑了,要是再纠缠下去,到最后耗光力气之后,就是待宰的羔羊了,无论如何今天这董玉龙必须把命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否则,我以后的麻烦不会比现在少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抽出一张符篆,下一刻咬破自己的手指,滴了一滴鲜血上去,接着开始加持咒印。

    掐咒需要消耗大量的念力,而我自身现在残余的念力,已经不足以维持了。

    董玉龙见我还在掐咒,整个人的气势再一次暴增几分,见我还未出手,他直接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想要趁我病要我命啊。

    我来不及多想,手里的符篆一弹而出,朝着对方的面门贴了过去。

    毕竟对方是三品下的境界,要是拼命我未必是对手,再加上我的咒印并未加持完全,这一击,并没有多少威力。

    至于那董玉龙,双臂合十挡在脸前,硬生生的挡住了我的那道符篆,而符篆的威力,也只是让他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现在,我是什么手段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幕,董玉龙放下手里的拂尘,一脸狐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董玉龙开口。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现在不动手了,该用口水战了?

    我看着董玉龙,他还有一些实力,想要动手杀了我,并不难,现在停下问我什么人,这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不紧不慢的开口,同时开始运转小周天,调动自身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,你应该清楚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,董玉龙看我的眼神都变了,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,这董玉龙不紧不慢的朝我走了过来,见我要动手,立刻阻止了我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动手,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,如果真的如我所猜想的那般,你想要我死,只是一句话的事情,如果不是如我猜想的这般,我也不会再出手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愣神的看着董玉龙,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确认什么?”我警惕的看着他,要是等他靠近,给我致命一击,我就是想反抗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鬼咒。”董玉龙淡淡的说到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震惊的看着董玉龙。

    他见我震惊的神态,脸上欣慰了笑了一下,接着整个人跪到在地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不用猜了,从少主的脸上就能看出答案了。”董玉龙说。

    少主?

    我无语的笑了笑,这开什么国际玩笑。

    董玉龙是天龙山无常观的道士,行的是天道,修的是正法,什么时候又和鬼咒牵扯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而且还叫我少主,这太扯了。

    我举起鬼杵,指向董玉龙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我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董玉龙跪在地上,一脸恭敬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少主你背上的东西就是鬼咒,天龙山无常观的存在,就是为了鬼咒。”

    “无常观的存在有多久,我不清楚,但我从小是被师父捡回去的,我跟着师父在无常观学习道法,虽供奉三清,但是无常观供奉的还有一人,那就是身带鬼咒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无常观的祖训,就是追随身有鬼咒之人。”

    董玉龙说完,我好奇的看着他,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确实有不少疑惑,比如这鬼咒是如何来的,是秦琼给我下的,还是当时的赵猛给我下的,这些事情我都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秦琼说,我的命是因为被人骗着躺了棺材才没的,现在之所以能和正常人一样,就是因为他给我吃的那片肉芝。

    但缠绕我的一只都只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我后背的鬼咒,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董玉龙也困惑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,鬼咒这件事情,知道的人不多,你说的这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,但无常观的掌教师兄,肯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你的家也在山西,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去,你好当面问问掌教师兄,这鬼咒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在世的时候,我问过师父,就连师父都不知道鬼咒是怎么落到一个人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董玉龙说的这些,对我而言,没有任何价值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摇了摇头,拒绝了董玉龙。

    “你就当没有见过我,鬼咒的事情,我还不想弄得人尽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鬼咒的事情,我会查清楚的,这东西是突然出现在我身上的,我没有兴趣知道无常观为什么要信封鬼咒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少主……。”董玉龙跪在地上,刚要说什么的时候,被我一句话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我开口说道:“首先从你来找我麻烦的那一刻开始,我们就没有可能成为朋友。”

    董玉龙见我这样说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我没动手,多少也是动了恻隐之心,我身上的鬼咒是个谜,具体是好是坏谁也不清楚,所以只能我自己去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董玉龙见我如此,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废话。

    见他离开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放虎归山。

    眼见他的身影即将消失,我叹了口气准备返回门房的时候,一道刺耳的刹车上传来,接着就是砰的一声闷响,接着像是什么重物落地。

    我回头望去,发现董玉龙已经躺在了地上,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边不远处,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在我的目视下,车门打开,从车上下来一人,穿着黑色的西装,带着黑色的墨镜和鸭舌帽,下来之后直奔董玉龙而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我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谁知这人根本就不听我的,猛的一脚跺碎了董玉龙的脑袋,就是逃出的魂魄也被这墨镜男一指弹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我愣在了原地,这墨镜男我不是第一次见了,最近一次见他,是因为高雄的酒楼里面,包厢的墙体垮塌,里面出现了石棺。

    当时为了防止诈尸,我将女尸带到郊区准备烧掉,是他出现带走了石棺之中的那具女尸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,他会出现在这里,还杀了董玉龙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人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对方一指弹的董玉龙的魂魄魂飞魄散,实力恐怕远超我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此人必须死,秦琼说的。”这墨镜男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秦琼说的?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好奇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秦琼几个月前离开到现在,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,现在又怎么会让他来杀董玉龙。

    “秦琼在哪里?我要见他!”

    这墨镜男摇摇头说道:“他说了,等到他要见你的时候,他自然会出现,还让我告诉你,在你没有实力之前,最好不要相信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不要再去查鬼咒的事情了,对你没有任何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二品上的实力,你觉得你能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靠,这是歧视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的也对,以我这二品上的实力,根本就不是任何人的对手,我虽然知道不少咒术还有符篆,但是这些是需要自身的实力来发挥作用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我话还没有说完,整个人突然倒飞出去,直接撞在了仓库的卷帘门上,接着一口闷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秦琼说了,他不在的这短时间,由我来提升你的实力,今天就算了,等到了明晚上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墨镜男说着,离开了这里,我从地上爬起来,擦掉嘴角的血渍,揉了揉胸口。

    这墨镜男是什么身份,又和秦琼之间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秦琼手下的人吗,不过看年纪,应该是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门房,坐在椅子上,沉心静气,开始运转小周天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的时间,一个小周天就运转完成,前所未有的舒畅之感传遍全身,像是武侠小说之中,被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难不成,是那墨镜男临走之前,给我的那一掌?

    虽然疑惑,我也没有去深究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天亮之后我回到学校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来一下我办公室。”早上的课程结束,杨敏见我要走,直接拦住了我。

    跟着杨敏,来到她的办公室坐下,我便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导师,上次的事情已经处理结束了,要是你要请我吃饭的话,我觉得还是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上次因为吃饭的事情,让我招惹到了许峰,虽然这小子最后被我打了一顿,但是按照杨敏的话说,这小子指不定在什么地方憋着坏呢。

    要是这次再去吃饭,会不会又出来一个追求者,到时候我真的是要哭了。

    杨敏打开办公桌,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信封,朝我扔了过来,我接过手还挺有分量,里面厚厚一沓,应该是红钞票了。

    我打开看了一眼,里面是两沓全新的钞票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不是太见外了,我不还是你男朋友嘛。”我打趣的开口。

    杨敏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噗嗤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喜欢比我小的,再说你毛长齐了没有,让导师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靠。

    老牛想吃嫩草啊。

    “不和你闹了,这次叫你过来,是想和你说说那公寓的问题,我之前遭遇的情况已经全都消失了,可以说已经被你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解决了,那还叫我过来干嘛。

    似乎是猜到了我要说什么,导师一改嬉闹的表情,脸色变得严肃起来:“昨晚上,整栋公寓里面都不太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