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别给我丢人现眼

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别给我丢人现眼

    听杨敏说到昨天晚上公寓不太平的时候,我的心脏也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,一脸紧张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我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杨敏放下手里的东西,坐在了我的对面,说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一孩子,跳楼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。

    跳楼自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杨敏将整件事情的经过给我说了一遍,听完之后,我也是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原来,杨敏下班回去的时候,刚到公寓楼下面,就听到楼上有争吵的声音,再接着就是一个花盆掉了下来,得亏是杨敏反应快,否则的话,那花盆直接就落在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杨敏,收拾完东西,洗漱之后准备睡觉的时候,就听到楼道里面大吵大闹的,像是谁家的孩子发了疯一样。

    好奇心的驱使下,她出来看了一眼,发现是楼上的孩子拿着菜刀,看到她之后说什么都要过来砍她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是一个小孩子,但根据杨敏的描述,当时的那个小孩子,两个大人都快拉不住了,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吓得杨敏赶紧返回屋子紧锁住门,刚开始外面还是砰砰的砸门上,到了最后声音慢慢的减弱了,直到门外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但没想到,一个电话过来,杨敏不得不去门房拿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下了楼,准备上楼的时候,只听见身后砰的一声,像是大西瓜摔在地上的声音一般,杨敏不回头还好,这一回头,着实把她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那扬言要砍死她的小孩,就倒在血泊之中,脑袋瓜子就像摔碎的西瓜一样。

    要说这样的一幕算是恐怖的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按理说是应该当场毙命的,可是这孩子竟然看着杨敏呵呵笑了一声,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,这一下可把杨敏给彻底吓坏了。

    当晚,杨敏都没有敢睡觉,而是在床上窝了一个晚上,早早的就来学校了。

    我听完杨敏说的这些,那个小孩子应该就是我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位了,他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一本发黄的册子,还有一只铁毛笔头。

    只是我没有想到,这小男孩会发疯,还会自杀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说他会不会变成鬼来找我的麻烦。”杨敏战战兢兢的问我。

    相比对方会不会变成鬼找杨敏的麻烦,我更想知道,杨敏和那小男孩之间发生了什么。杨敏丢魂的那天晚上,就是这小男孩动的手脚,当时也是想要杨敏死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对方会不会变成鬼来找你,我很想知道,你和那孩子之间,有什么恩怨?你给我打电话的那天晚上,等我赶到的时候,就是那个小男孩站在你家门口,也是想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一说,杨敏当即吓得语无伦次起来,在我的好一阵安慰之后,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进出公寓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摩擦,当时那孩子也在,我气愤不过就抽了她,她儿子可能是记恨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杨敏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无语的一笑。

    从办公室出来,我来到食堂,刚买好饭菜坐下,还没有开动,高雄的电话打了过来,说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想要听听我的意见。

    我在电话里面询问什么事情,他说一两句话的也说不清楚,我也没有多问,骑着我的小电炉就去了高家。

    等我来到高家的时候,门口已经停了不少豪车,再看我的电驴,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啊,好在那保安听到我要来高家没有阻拦,否则我这张脸,真不知道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我将车子停在车位上,刚准备进院子的时候,身后突如其来的车鸣声,把我都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去,一辆蓝色的野马敞篷正在我的身后,不停的打着喇叭。

    “智障,把你的破电动车给我挪到一边。”不爽的谩骂声从车上传来,接着一道人影从车上下来,还带着墨镜。

    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我还在想自己是造了什么孽,能在这里遇到。

    许峰。

    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还不够啊,现在竟然还敢来和我叫嚣。

    “呦呦呦,这是谁呀,快让我看看。”许峰看着我,言语之中带着讽刺开口。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未动,只是看着许峰,高家的门口空间够大,停车位现在也多,如果真的是因为我占了一个车位,我让开就是,一个电动车也占不了多少地方。

    但许峰此意,分明就是来找我的茬。

    上次在酒楼的时候,我虐的他那么惨,是个人都会找机会来出这口气吧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,杨敏那女人把你甩了?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穷酸样,是能来这种地方的人吗,是端菜的服务员,还是后厨切菜的,你要是现在跪下来给我磕几个头,顺便对上次的事情认个错,说不定我大发慈悲,还会给你找个扫大街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杨敏那婊子,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泡的,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峰就要动手,看着他朝我伸过来的手,我自然也没有和他客气,捏着他的掌心直接一翻,顿时杀猪般的狼嚎传遍四方。

    “看来,是我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。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许峰看着我,满眼的杀气和不爽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,高家别墅,是我叔叔的地盘,你在这里对我动手,是不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,杀人了,救命啊。”许峰撒泼的大喊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而我也不带怕的,上次在酒楼,许峰说那是他叔叔的酒楼之后,我就知道他和高雄的关系了,所以上次在包厢里面,我并没有下狠手,多少都要给高雄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今天会在高家门口遇到这丧门星,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都知道这里是高家别墅,就应该也知道,这里不是任何人能进的。

    我能进来,保安能放人,肯定是高雄交代过得。

    这废物也不用脑子想想,这丢的是谁的人。

    高雄的叫喊声,将别墅里面的人悉数引了出来,有人赶在高家门口惹事,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是什么人,对我儿子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道雄厚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,我侧首看去,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,正一脸愤慨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爸,快救我,他想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许峰卖惨,他老子当即大声叫来保安,说着就要对我动手。

    这还真的不是一家亲不进一家门啊,原以为他老子也是有脑子的,没想到现在也是蠢货一个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我识趣的松开了手,这次我是来作客的,不是来闹事的,这样闹下去对谁都不好,尤其是对高雄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今天为什么这里会聚集这么多的人,但怎么说我都是客。

    “保安,把这人给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。”

    许峰老子说完,又是一道声音从院子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出来的人正是高雄,目扫一圈之后,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高雄说道。

    我刚要准备开口解释,许峰顿时就带着哭腔哭诉起来。

    “高叔叔,是江辰,刚才我只是想要让他挪动一下车位,可他上来就动手。我告诉他这里是高家的地盘,他说,他说你在他眼里都不算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反驳了两句,他就动手打我,上次在您的酒楼,也是他打的我。”

    许峰说完,高雄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看来这都不用我解释,许峰就把自己给折进去了。

    甚至我都在怀疑,这许峰脑子里面到底塞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,没想到许峰他老子这个时候又出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小子看他的样子,不是你请来的吧,我让保安把他打回去算了,免得脏了你的眼睛和地方。”

    许峰老子,挥了挥手,准备让保安动手。

    高雄站在群人之前,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,都看着高雄,毕竟这是他的地盘,现在高雄这么一笑,谁还敢动手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就是这么教育你儿子的?”高雄突如其来的一问,把许峰父子给问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高雄就将其话茬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谁让你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?”高雄质问道。

    任谁都看得出来,高雄这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许峰他老子一听这话,顿时就失了神,我虽然不知道许家和高家的关系,但现在也能看出来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许家在高家面前就是个屁,尤其是许峰的脸色,这一下可是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什么呢,是我哪里做错了吗。”许峰他老子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众人,看着高雄拿许家开刀,谁都不敢上前开口劝解。

    “将你这废物儿子,给我赶回去,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许峰一脸懵逼,刚才还问他怎么回事的高叔叔,怎么现在突然就翻了脸。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未动,高雄因为什么事情叫我来我都还不知道,家门都还没有进去,就先遇到许峰这智障儿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