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化阴为实

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化阴为实

    高雄的脸色难看,加上这里人多,自然不会同许藏海现在就翻脸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,慎言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许藏海身旁的万青古开口了,而且那一双犀利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站在高先生身边的这位,也是一位大师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记得不错的话,这位江大师,还帮着他的同学,逼死了我的侄儿。”

    我眯眼看着万青古,这老东西真的是,有的没的也真能胡说八道的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万青古这样一说,都对我开始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我懒得去反驳,话凭一张嘴,人活一口气,颠倒黑白的事情万青古做了,我活好自己的一口气就成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今天来这里,是为了高叔叔,也不是为了我和万青古吵架的。

    赵波的事情,我不想再说,这件事情万青古心里清楚,我也没有必要在众人面前解释,如果非要解释,一张天诛符足矣。

    “万大师,请你来是帮忙处理风水问题的,而不是在这里讨论谁害死了你的侄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风水师,也是庆阳市风水阁的副阁主,难不成气量如此小,江辰都没有说什么,你却抓住这件事情不放,有何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们风水阁的规矩,难道不是收人钱财,替人消灾?而是随意插手别人的私事?”

    高雄的话,万青古听到之后,呵呵笑了起来,眼神在我身上瞟了一眼,接着看向了桌子上的断手。

    和我刚看到这断手时候的神情一样,万青古也一脸凝重的看着桌子上的断手,接着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照片,整个人顿时沉吟起来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众人,也都看着桌子上的断手,有不怕死的人,竟然想要上手去摸,结果被万青古一甩手里的拂尘,打在了他们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房间内,没有一个人开口,万青古看着盒子里面的断手,小心翼翼的拿在了手里,这断手的指甲太过尖利,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伤到。

    但凡常年不腐的尸身,都是带有尸毒的,虽然尸毒不难解,但也少不了一阵麻烦。

    大概有半个小时,万青古放下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八宝天葬穴之中,就只有这只断手吗?”万青古询问道。

    许藏海这个时候走出来,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断手,回答道:“当时一铲子下去的时候,挖出来不少的琉璃瓦,当时我就在现场,挖出来这些个东西,就叫人将四周清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清理出来之后,我才发现这是个什么东西,当时以为是复古的建筑八角凉亭,就叫来大哥商议怎么办,让人清理这些东西的时候,这凉亭的盖子直接就塌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下面就只有这一只盒子,除此之外再无他物。”

    许藏海说完,万青古也是一脸凝重,看着桌子上的断手,伸手压在了那张封印符篆上。

    眼看他要撕掉这封印符篆,我赶紧站出来阻拦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不明,贸然撕毁这封印符篆,恐怕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这封印符篆不能撕,八宝天葬穴之中只有这一只断手,而且里面还没有任何镇压物,只有这一张封印符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换做是你,你不觉得用八宝天葬穴镇压这一只断手,太大材小用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万青古收回手看着我笑了笑,一脸好奇的的问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里到底是谁说了算,是你说了算,还是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万大师说的算。”许藏海拍马屁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想反驳,但被高雄给拦住了,这件事情看高雄的意思,也是想撒手不管,不过他都不在意的事情,我也懒得去插手。

    “江辰,我不管你和我大哥什么关系,今天这事是万大师说了算,你要是没事,就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,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许藏海说完,继续一味的讨好万青古。

    要说不生气,那是不可能的,我看了高雄一眼,发现他虽然脸色难看,但并没有横插一脚的意思,而是一副坐看好戏的态度。

    我没开口,而是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万青古看了我一眼,嘴角挂着冷笑,接着又看向了桌子上的断手。

    “带上断手,去现场看看。”

    见他没有撕下这封印符篆,我内心松了一口气,这封印符篆,以我的眼力都能看的出来,这少说都用了八百道符文成符的,万青古这人虽然讨厌,但是还是有实力的,这封印符篆他不可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要去现场看看,这也是我想要做的,在这里不管怎么看,都不可能找出问题的所在。

    我和高雄坐在一辆车上,朝着郊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和万青古之间,有恩怨?”

    听高雄这样问,我点了点头:“一些小问题,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高雄看了我一眼,深吸一口气道:“风水阁没有一个人是好惹的,你自己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嗯!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有再开口,到了地方之后,一群人朝着不远处的一处深坑走去,我和高雄并肩,来到八宝天葬穴跟前,这才看清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让我诧异的是,这深坑之中的砖缝之中,长出来了不少的黑毛丝,像是头发丝,又像是霉丝,已经有一尺长了。

    我看照片上,砖缝之中并没有这些个东西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小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靠近这些黑毛丝。”万青古一甩手里的拂尘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退后几步,看着八宝天葬穴之中的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从口袋抽出一张黄符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?江大师想要抢功不成?”万青古阴阳怪气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什么意思,收起符篆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既然万青古能解决这个事情,那我自然没有话说,更不能去抢功。

    只见那万青古,站在八宝天葬穴跟前,手里的拂尘一拂地上的黑毛丝,那些黑毛丝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般,直接朝着拂尘缠绕过来。

    电石火花之间,万青古面露骇然之色,猛地抽回拂尘,同时嘴里默念咒语,一震手里的拂尘,那些缠绕在拂尘丝上的黑毛丝,瞬间化成缕缕黑烟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阴气?

    我内心骇然,这些黑毛丝竟然是阴气所化。

    阴气化实,只有极阴之地才能形成的东西,这里怎么会有?

    我没开口,眼睛死死的盯着坑里的那些黑毛丝,有了万青古刚才的刺激,这些个黑毛丝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威胁一般,竟然疯长了起来,一丝丝的黑毛丝,像是章鱼的触手一般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些,拉着高雄赶紧后退,同时手里的符篆,直接给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些黑毛丝疯长,在快要靠近符篆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,接着就像是冬眠一样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地方的黑毛丝,还在不停的疯长。

    我抽出数张黄符,一手摸出数枚铜钱,接着手里的黄符一撒,铜钱弹射,将黄符一张张给钉在了地上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将八宝天葬穴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个黑毛丝在快要碰到黄符的时候,全都变得安静起来,接着就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万青古也没有想到,自己就是碰了这个东西一下,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,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这些个黑毛丝就长了一米多长,要是不克制任其疯长的话,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围在四周的人,一个个吓得都不敢动弹,万青古一阵唏嘘,伸手抽出一张黄符,伸手一弹,黄符落在了八宝天葬穴之中,下一刻,幽火燃烧,这些个黑色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聚阴符!

    万青古看到自己的手段有作用,开始一步步的靠近八宝天葬穴,穴坑之中,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黑毛丝,只有丝丝阴气从砖缝之中,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我来到跟前看了一眼,也懒得去理会万青古的讽刺。

    正如高雄所说,这八宝天葬穴的下面,只有一处砖砌的石台,除此之外,就是一些琉璃瓦碎片。

    “将断手拿过来。”万青古开口。

    许藏海将断手拿来,万青古伸手一抛,这断手带着盒子,落在了石台上。

    断手落在石台上,那些从砖缝之中,宣泄而出的阴气,也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倒是怪异啊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这块地,明天你们找来混凝土灌溉下去就可以了,八宝天葬穴,只要这里面的东西不动,就不会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以防万一,找几个人晚上守在手里,要是有什么意外,直接打电话通知一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万青古淡淡的说了一句,在场人竟然啪啪鼓掌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完了?我的内心已经在咆哮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我叫住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八宝天葬穴,在没有受到破坏的情况下,怎么处理都可以,但是现在八宝天葬穴的八宝顶都没有了,万大师你觉得浇灌混凝土封存这只断手,会有用?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下面是个什么东西,大家都不清楚,刚才的黑毛丝是阴气化实的结果,要是处理不好,以后住在这里的人,进来一个死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就要这么多的人为你的无知买单,合适吗?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问,万青古的脸上,杀机顿起,我当众这么说他,无疑是在打他的脸,如果他设下阵法压制镇压,或许我还不会站出来,但是他什么都没做,就要混凝土填埋,这和草菅人命没有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