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买卖八字

作品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买卖八字

    躺在床上,我根本不敢熟睡过去,北方的寒冬是冷,但是这股子冷之中还充斥着一股子阴冷,那东西我能感觉到,就在楼道之中。

    我让陆晴晴睡在靠窗的那张床上,为了安全起见,又在玻璃上贴了数张驱鬼符,所以那东西想要进来害命,只能从正门走。

    虽说阴魂可以穿墙,但那也得看看这些个东西有没有实力才行。

    厉鬼可以穿墙,但一般的小鬼想要穿墙,想都不要想,就是从门缝之中进出,都有些难度,更何况是穿墙而入。

    我就躺在靠近门口的床上,那东西只要敢靠近,我就会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渐渐的,陆晴晴沉睡过去,我闭上眼睛调动体内的元气,开始运行小周天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门外的那个东西,开始不安静了,还不时的趴在门窗上往里面偷看几眼,这些我都看在眼里,我等的就是它,它要是不来就对不起我的这些良苦用心了。

    差不多等到凌晨之后,这东西开始安耐不住性子了,我的门也没有上锁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接着一道阴气就朝着陆晴晴飞奔而去,我手里一道符篆出现,朝着房门弹射出去,贴在了门框上。

    同时,我手里镇压铜镜祭出,那阴魂见情况不妙,想要夺门而逃,结果刚碰到门,就被避鬼符给打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边,正好和这阴魂靠的近,见对陆晴晴下不了手,对方朝我张牙舞爪抓了过来,结果刚挪动鬼体,我的鬼杵就顶在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作死。”我轻蔑的说了一句,将其镇压到铜镜之中。

    我来到水房,在四周贴了黄符,将这阴魂给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臭道士,我和你没完,拼的一个魂飞魄散,你坏了我的好事,我也要把你的魂魄给抽了,让你给我当老婆。”

    这阴魂恶狠狠的说完,我眼睛瞪得老大,一脸无语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是男的!”我无语的说道:“没想到你这东西,长得这么丑,倒是想的挺美啊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就算是要做老婆,也要找个女鬼才行,我虽然破坏了他的好事,但要是让我做他的老婆,我是万万做不到的啊。

    朕无能为力啊。

    这男鬼见我一脸得意,恨不得过来直接掐死我,但迫于我的实力,他根本没有机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要和你玩命。”

    我抽出一张黄符,不等我开口,这男鬼直接退后几步和我拉开距离,接着一脸奉承的样子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大哥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动脚的。”

    靠,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见他态度这么‘诚恳’,我收起手里的符篆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为什么要去害人家小姑娘,看样子人家那姑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你都死了变成了鬼,怎么不去找个女鬼结婚,抢生人魂魄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地府的鬼差知道,把你打到那十八层地狱里面受折磨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这男鬼就迫不及待的为自己开脱。

    “道长,你不知道,我活着的时候,因为长相丑陋娶不到媳妇,死了之后也没有女鬼能看上我。有一次我游荡,无意间进了一座坟穴里面,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些古董,想着去换一些冥钱,买个媳妇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前几天,晚上我拿着那些个土里的东西准备去换钱,结果被一个会法术的道士给拦住了,本来以为我要魂飞魄散了,可那道士并没有打我,再知道我的情况之后,就给了我一个女孩子的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士说我相貌丑陋,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女鬼跟我的,所以就给我出了个主意,让我拿土里出来的东西和他交易老婆,我太想找个老婆了,所以就答应了。他收了我的东西,就给了我一个生辰八字,还帮我算了时辰,说是今天晚上就是那女娃最佳的出嫁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今晚上早早的我就带兄弟们准备了,只是没想到,老婆没有娶到,让我遇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这男鬼的话里充满了心酸。

    不过心酸归心酸,抽人魂魄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女孩并不是你有意找上门的,而是有人将那女孩的生辰八字交给你,让你去的?”我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男鬼点点头道:“是的,那道士说的可详细了,说是什么时辰,怎么去抽着女孩的魂魄,交代的都可仔细了,而且还说这是要给我做新娘,所以还不能我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当时这男鬼从轿子中下来,我还在好奇他为什么要坐到娇子里面,没想到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我想不通的是,这件事情竟然是有人将那女孩的生辰八字给卖给了这男鬼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道士,怎么联系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得到一些有用的答案,但没有想到,这男鬼竟然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那道士知道那女孩的生辰八字,肯定是和那女孩之间有联系,如果不是知根知底的话,那应该就是从女孩家人嘴里知道的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下,会让女孩的家人把生辰八字给告诉他人。

    “那道士长什么样子,你知不知道?”我再次质问道。

    这男鬼可怜巴巴的看着我,微微点点头:“具体样子我也说不上来,但他嘴下面长了一颗黄豆大小的痣,还长毛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我不会再对你老婆下手了,求你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完,我直接将其镇压到铜镜之中。

    鬼话不能信,将其镇压到铜镜之中,找个合适的机会送到地府,比他在人间害人的强。

    不过那女孩的问题倒是严重了,生人的八字被修道之人买卖阴间之鬼,这是修道者的大忌,也是强烈禁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样的道士,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我回到宿舍,见陆晴晴还在熟睡,也就没有打扰她,躺在床上小睡了一会。

    清早八点,我和陆晴晴起来,收拾好一切出了宿舍,那宿舍大爷见我带着女孩子回男宿,在我出门的时候还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晴晴,吃完早饭我想出去一趟,可以的话,你先去周围看看房子,如果有合适的直接定下来,等我中午回来的时候在往外搬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也没问我什么事,直接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早餐店出来,我们两个分头行动,她去找房子,我去了昨天男鬼抢亲的那个小区。

    还未等我走到小区里面,就听到这小区里面有吹吹打打的声音,而且唢呐的声音是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哀乐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有老人去世。

    我按照昨晚上脑海中的记忆寻找过去,结果就在男鬼抢亲的那栋楼下,一群人正帮着清理地上的雪搭建灵堂呢。

    我准备上楼去看看的,结果一群人在楼道口忙活,我也不好过去打扰,就在旁边站着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大爷,这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我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站在旁边抽着旱烟的老头,扭头看了我一眼,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死人了,楼上老梁家的孙女,好好的一个女娃,是说没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整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女娃?

    难不成是昨晚上的那个女孩!

    可是我昨晚临走之前,是将这女孩的魂魄给放回去了的,也是听到楼上传来女孩醒来的声音我才走的。

    怎么还出事了!

    难道是那男鬼的人昨晚上又返回来,抽走了女孩的魂魄,但是这也是不可能的啊,放回那女孩的时候,我在她身上特意下了一道符篆,为的就是怕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眼生,不像是我们小区的人吧!”大爷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应声道:“不是,我是过来找人的,就在这个楼上。”

    大爷点点头,吧唧了一口手里的烟:“那你就赶紧上去吧,这事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应和了一声,来到了楼道之中,来到三楼我停下了脚步,其中一户的大门开着,客厅之中站了不少人,因为是个晚辈,所以大家都是胳膊上别着白花,并没有披麻戴孝的场景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,不管如何都是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因为人多,再加上这屋子里面也有和我年纪相同的女孩进出,加上昨晚上我见那女孩的魂魄也像是一名大学生。

    我想去看看女孩的尸体,看还有没有得救,奈何卧室的人太多,女孩的父母还有爷爷奶奶都趴在床边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我想挤进去,但里面的人就是不让我进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我只能站在门口大声开口:“先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顿时,整个屋子里面鸦雀无声,那女孩的父母和爷爷奶奶以及屋子里面的众人都朝我看来。

    我抓住机会,赶紧开口:“阿姨,你摸摸你女儿的天阴,看看还有没有温度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我,一时弄不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就是下面。”我这样一说,大家也都懂了,一些女孩子瞬间就红了脸。

    女孩的一家人,都一脸质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是不是来捣乱的,信不信我抽你。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一位糙汉子,唾沫横飞,说着就要对我动手。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上,能不能不要出这些乱子了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要是有温度,说不定我有办法救回你女儿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那女孩的母亲手揣进被子里面,片刻之后收回手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朝我激动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温度,还有温度。”女孩父母激动的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