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九十七章牵魂,救人

作品正文卷 第九十七章牵魂,救人

    我想挤进去,可是门口站的人太多了,而且这女孩子什么情况,只能我进去看了才知道。

    刚才说要抽我的那个男人,见我要挤进去,故意的站在门口就是不让我进去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的时刻,这还在这里故意找茬,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我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,接着连着好几个人都躺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趟出一条,我跳了进去,站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这女孩的家人都还沉浸在悲痛之中,自然不会理会我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救我女儿是不是,只要我女儿能活过来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就是给你当牛做马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听这女孩的母亲如此撕心裂肺的开口,我没有过多的去理会,而是看着躺在那里的女孩,接着抓起她的手笔,我用手指掐着她手腕处的青筋,发现还能鼓起。

    人体根本的机能还没有丧失,但是体内的三魂七魄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拿香和蜡烛过来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是死人了,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准备好的,我接过他人手里的香烛,将蜡烛的灯芯抽了出来,接着拔了一根女孩的头发缠在清香上,紧接着又将清香插到蜡烛里面,蜡烛预热融化将清香包裹。

    用清香代替灯芯,蜡烛燃烧起来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清香的原因,这蜡烛燃烧的火苗随时都有可能灭了。

    “把菜刀拿来,再拿一只小碗白米过来。”我再次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这女孩的叫人趴在床边,都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,基本上都和这梁家沾亲带故,将菜刀还有我要的东西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将蜡烛交到女孩母亲的手里,我拿着装有白米的碗,用菜刀沿着碗沿削了一圈,将多余的白米洒在这女孩的被子上。

    接着,我将米碗倒扣在菜刀上,放在了女孩的脑袋跟前,从女孩母亲的手里再次接过蜡烛,我将蜡烛粘在倒扣的米碗碗底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不敢开口,我看着火苗燃烧旺了几分,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,需要开始家人片刻不离的守在这床跟前看着这根蜡烛,只要蜡烛不灭,我或许可以让你们的女儿醒过来,要是蜡烛半途灭了,我也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话应该能听懂吧?”

    女孩的家人点头,我见他们刚要开口,但是被我给拦住了,现在我还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“各位,为了我能顺利的救回这女孩,还请各位配合我一下,除了女孩的父母之外,其余的人都从这房间之中退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识趣的人自然配合,不识趣的人还站在门口看着。

    那女孩的父母开口,让大家都到外面等候,包括这女孩的爷爷奶奶都要在客厅等着。

    “记住,我不开门的话,任何人都不能进来。”

    女孩的爷爷奶奶,充当了守门人,我给他们交代了一句,就将门从里面锁上,现在房间之中就剩下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大师,请你救救我女儿,我就这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女孩的母亲说什么都要给我跪下,但被我给数落了一顿,现在她和她老公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看好那根牵魂的蜡烛,而不是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救人。

    反倒是这女孩的父亲,理智的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需要我们怎么做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看了一眼牵魂用的蜡烛,一时半会还灭不了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情我想问你们,昨晚上可发生了什么事?”我询问道。

    这女孩的母亲思虑了片刻之后开口:“我女儿的情况很不好,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老师通知我去学校接的时候,她就已经痴痴呆呆了,和她要好的同学我都问了,说是在学校也没有招谁惹谁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之后,我和她爸带着也去医院检查了,什么问题都没有,有一次从医院回来的路上,就遇到了一位大师,他说我女儿是撞邪了,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,要是不及时处理,用不了几天就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听信了那大师的话,就带回来让他看了看,那大师在我家里摆了供桌,给我女儿喝了符水,收了五万块的红包之后,我女儿真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离开之前,说是人虽然好了,但是因为撞邪伤了魂魄,要我们在家好好养着,哪都别去,本来我女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但是昨晚上躺在床上突然就翻了白眼没了人气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女儿就又好了过来,说是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有鬼抓她做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真怕出什么问题,就不敢去睡觉,只能陪在孩子身边,可是后半夜的时候,这孩子抽抽了两下就没气了,去了医院,什么检查都做了,都说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着女孩的母亲就哭嚎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那位大师,嘴下是不是有颗痣?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这两口子就抬头看着我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你说的这位,嘴下有颗痣,还长着长毛很好认的。”女孩的母亲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没气了之后,我还给这位大师打了电话,可是电话就是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看来昨晚抢亲的那只男鬼没有骗我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的生辰八字,那帮你们的大师是不是知道?”我问到。

    这女孩的母亲看着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难怪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那蜡烛,昨晚上我放那女孩魂魄回来的时候,特意下了一道符篆,只要回魂阴魂这些东西就不可能再抽魂。

    唯一有可能做到这些的,就是人为了。

    这女孩的魂魄被那所谓的大师给抽走了,我有些想不通,这挨千刀的把女孩的魂魄卖给了昨晚的那只男鬼,怎么现在又抽了这女孩的魂魄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还有售后服务?

    或者说,这狗东西想要一石二鸟。

    先把女孩的生辰八字给出卖了,得到了男鬼手里的东西,等到男鬼将女孩的魂魄给抽了,他在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好计谋啊。

    现在这蜡烛还在燃烧,说明女孩的魂魄还在,对方如果是有意想要这女孩的魂魄,恐怕简单的招魂是不可能将其招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大师,现在怎么办,我女儿还能不能?”女孩的父亲开口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尽全力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房间的门打开,女孩的爷爷奶奶见我出来,说着就要进到卧室里面,但还是被我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要作法,需要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剪刀,黄纸,朱砂,还有鸡血,赶紧找来。”

    要说还是人多力量大,很快我要的这些东西就都被找了过来。卧室之中,我坐在地上,用红纸剪出纸人,女孩的母亲看着蜡烛,女孩的父亲则帮我磨鸡血和朱砂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里一尺长的之人,接着用狼毫在每张纸人上都写了一道符文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我将这些纸人放在地上,我盘膝坐在地上,手里掐着咒印。

    “三窍通九阴。”

    “七灵寻地幽。”

    “一气走黄泉。”

    “问灵渡阴阳。”

    “敕令阴间路。”

    “浩然定天灵。”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“开窗。”

    随着我的声音落下,女孩父亲打开卧室的窗户,我一指地上的纸人,这些个东西齐刷刷的朝着窗户外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的之人全都飞走,我赶紧上前关上窗子,免得外面的冷风吹进来,扑灭了这牵魂的蜡烛。

    女孩的父母见这些纸人飞起,像是幽灵一样的飞出去,眼睛瞪得老大,像是看到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看着我,诧异的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大,大师,你这是什么法术,这些纸人怎么都……。”女孩的父亲战战兢兢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无语的笑了笑,能不能找到这女孩的魂魄所在,全靠这些纸人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害怕,看好蜡烛的烛火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接下来就是等待了,那些纸人,是我用道术所化,道家之术运用繁杂,传闻唐代袁天罡,就曾用纸片化刃,削过紫毛僵的脑袋。

    紫毛僵尸的肉身坚硬程度,好不夸张的说,已经可以跟手指厚的钢板媲美了,用纸片削钢板,怎么说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袁天罡做到了,大家都知道袁天罡的著作推背图,再加上他本身就是道门出身,这点道门之术自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想要做到纸片杀人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纸片削钢板,这就需要极强的实力了,我只不过是用纸片人寻灵,这是道门之法中,最低级的存在,根本就登不上什么大雅之堂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一张纸人回来,我伸手到窗外,这纸人落在我的手里,结果什么讯息都没有带回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每隔几分钟,就有一张纸人回来,但毫无疑问,都是无疑所获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纸人回来,我剪了一撮女孩的头发,燃烧之后,发灰在这些纸人上抹了一下,接着继续派它们出去。

    牵魂的蜡烛还在燃烧,说明这女孩的魂魄还没有消散,至于在什么地方,纸人没有找到分毫。

    牵魂的蜡烛,燃烧殆尽之后,我又换了一根点燃。

    在我等候的这段时间,陆晴晴的电话打了过来,说是房子找到了,就在大学城附近,只是距离我们所在的学院有些远,而且这房子的价格也不贵,里面什么设施都有,一个月只需要五百块,还不用付押金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是个圈套,所以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租下。

    一个月五百块,可以说是很便宜了,而且还是个套房,再加上里面什么设施都有,这样的房子又在大学城附近,怎么说都要一千多快了,现在竟然要五百块,还不要押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