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九十九章要对陆晴晴下手

作品正文卷 第九十九章要对陆晴晴下手

    见我和陆晴晴进来,这男人的眼神就一直在晴晴的身上,对我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的样子,而且那股子热情劲之下,我总觉得他隐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和陆晴晴坐下,我就怕这狗东西会动手动脚,所以坐在了晴晴和他的中间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这狗东西就没有看我一眼,尤其是那一脸的奸邪之象,更是肆无忌惮,丝毫不带有任何保留的。

    这男人和鬼抢亲的事情有没有联系我不清楚,至于是不是那男鬼所说的那个道士,还有待确认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陆小姐竟然这么漂亮,是我见过所有女孩子中,最漂亮的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面带尴尬的看着我,我没有开口,而是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晴晴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,我赶紧站出来说道:“这位大叔,你对我们这么热情,加上房租这么便宜,刚才在那小区门口我可问了好些住户,他们的单间房租一个月都上千了,更何况我们这是租的套房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你自己的房子,那这价格是不是也太便宜了,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,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告人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但是这男人听完之后只是呵呵一笑,这才正儿八经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在你是晴晴的男朋友份上,你这对我不敬的态度就算了,要是再有下次,我少不了要教育教育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穿的,还有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,根本就配不上晴晴这样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这狗东西说完,一脸贱笑的看着陆晴晴,这一下就让我反胃了。

    陆晴晴的脸色也带着些许不爽,不过还是按耐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一趟卫生间。”我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来到卫生间,我拿出镇压铜镜,将那只丑鬼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是不是准备放我离开了,我痛定思痛了一番,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了,不该去对生人下手,你看在我知错就改的份上,就饶了我这次吧,我真的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这男鬼见我,就差没有跪下来了,我双手掐诀,凝结出一道咒符,印在了他的鬼魂上。

    “出门左拐第二间包厢之中,看看是不是和你做交易的那个道士,别让他发现你。”

    这男鬼一听,飘了出去,两分钟后这男鬼激动的飞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就是他就是他,就是他给我的那女孩的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我镇压了这男鬼,返回打包厢之中,既然已经确定了,那我自然不需要客气了。

    见我回来,这狗男人还瞪了我一眼,似乎是我打扰了他的好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,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,这房子你们租下肯定是超值的,要是你觉得有什么不妥也可以先住房子,然后在给房租。”

    这么恶心的话,这狗男人也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我伸手牵住陆晴晴的手,示意他不要在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叔,不知道你对这阴阳鬼术有几分认知。”我缓缓的开口,声音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这句话落在这狗男人的耳朵里,就像是天降旱雷一般,原本他那猥琐的表情消失的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严肃,甚至脸上还带着几分威胁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我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。”狗男人否认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道:“买卖八字的事你懂不懂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还有帮鬼抢亲的事情你懂不懂呢?”

    “抽生人魂魄你懂不懂呢?”

    被我三连问之后,这狗男人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,但还是装作一副清白的样子。

    啪……。

    对方猛地一拍桌子站起,指着我的鼻子说道:“你什么意思,我见你们大学生可怜,好心把房子租给你们,现在你说的这些神啊鬼啊的,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亏你也是大学生,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里信口开河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这戏份挺足啊,当初要是董玉龙有这样的实力,恐怕也不会被逼神直接一招KO给要了小命了。

    “这房子你们爱租不租,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这狗男人就要离开,我从位子上站起,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买卖八字的事情,都得给我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见我动手,这狗男人瞬间出手,直接朝我的子孙根踹了过来,要不是我躲的快,这一脚下来,我指不定要断子绝孙的。

    也就这一瞬间的时间,这东西直接给跑出了包厢,等我追出来的时候,已经跑得不见了人影,这倒是出乎了我的意外。

    这一桌饭菜,倒成了我结账了。

    从餐厅出去,我和陆晴晴两个也没有四处闲逛,而是去了中介,巧的是在陆晴晴看得小区之中,租到了一套房子,设施虽然不是很全,但也是够生活所用了。

    见这房子差不多,我也没有再去别的地方看,直接就签了合同回到学校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再看到那男的,直接远离他。”回去的路上,我对陆晴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记住了,绝对会远离他的,还有一件事情。”陆晴晴从包里拿出来一张折叠成三角形的符篆放到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就是大师,一般的小鬼见了我都要跑的存在,这样的符篆对我而言,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陆晴晴见我一脸疑惑,开口说道:“这是那个男人给我的,他说这符篆是他从庙里求来的,还说我和他有缘,所以就赠送了我一道,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将这张黄符展开,看清这符文之后,脸色也是一沉。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我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质问陆晴晴。

    她见我如此严肃的开口,气势瞬间消了不少,像个受到委屈的孩子一样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想对我动手动脚,但是被我给躲开了,他还要在我头上摸,还问我是什么时候出生的,这些我都没有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松了一口气,还好她谨慎,没有将这些东西告诉那狗东西,否则的话少不了有麻烦上身。

    而且这件事情,我也没有怪罪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狗东西给晴晴的符篆根本就是没有什么护身符,而且招引符,好在现在是白天,要是到了晚上,符篆起来作用,就会有脏东西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要是我在跟前还好,要是我不在跟前,会发生事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恐怕到时候晴晴和那女孩的下场一样,魂魄都要被人给抽了去。

    “还好,只要你没事就行,先回学校把我的东西搬过来,然后我在开车带你去收拾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点点头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,我和陆晴晴瘫倒在沙发上,一下午的时间总算将房子给收拾了出来,还有一些衣服什么的,只能明天整理了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我在房间的各处都贴上了符篆。

    收拾好东西,我们两个准备出去吃饭的时候,高雄的电话打了过来,说是想要请我吃饭,就在他的餐厅里面。

    正好我也不用花钱了,带着陆晴晴开车来到了高雄的餐厅。

    等我们到来的时候,高雄已经在包厢里等着了,而且饭菜都已经上了一桌子,全都是他这里的招牌菜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我会带着陆晴晴一起前来,虽然诧异,但脸上却挂着一种别样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学校那边都已经放假了吧。”高雄也不客气,上来就开始问我。

    “已经放了,今天下午刚安置好住处,正准备吃饭,你就打电话过来了。”我拿起筷子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位应该是你女朋友吧,怎么也没有听你提起过。”高雄看着陆晴晴说道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高雄让我们两个都别客气,就像是到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“叫你过来,是有一件事情想看看你的意思,这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,我准备去南方那边,想要带着你一起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有了女朋友,正好这个假期你也可以畅快的玩耍了。”

    高雄说完,我放下手里的筷子,看了一眼陆晴晴,又一脸认真的看着高雄。

    虽说最近没有什么事了,但逼神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,要是就这样走了,会不会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高雄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,那就是要带上我和陆晴晴去外面。

    “是去南方某个城市,还是说是去旅游!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高雄呵呵一笑:“看你的意思,我怎么安排都可以,这次去那边,主要是想去见见多年不见的朋友,顺便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还有一件大事也是这次外出的目的,但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了?

    什么意思!

    高雄不说破,我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看着陆晴晴,想要问问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来的路上,我就告诉了她我和高雄之间的关系,也告诉了她高雄想要认我做干儿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陆晴晴这些事情也都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你定吧,我在哪过年都可以。”陆晴晴这是把决定权交到了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事情难办了,高雄等着我的答案,现在我不答应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就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最终我还是答应了下来,高雄能这样说,也是希望我去,如果他不想我去,也不会多此一举还来问问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事情敲定下来,接下来就是一阵狼吞虎咽,这么多的招牌菜,下来一桌子怎么也要几千块了,不吃就是浪费啊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中午的饭菜是我结账的,我就一阵心肝疼。

    我就吃了几口,就掏了八百多块的饭钱,我得在这里找回一点平衡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