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零六章气血两亏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零六章气血两亏

    慕容清说的这些事情,是真是假先不说,她一个世家小姑娘,没事怎么和这些社会人扯上关系了,这倒是让我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听他们的意思是,他们的大哥好像是被鬼缠身了,所以想要我爹给他摸骨,看看还有多少活路。”慕容清说道。

    摸骨和面相差不多,虽然高深的摸骨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寿夭,但是并达不到驱邪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西餐厅的时候怎么不早说!”我无语的开口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让看看是不是鬼缠身,我的本事完全可以做到,当时慕容清说了实话,或许这个误会就解开了,现在我动了手,这之间的仇怨肯定是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慕容清一脸委屈的看着我,我也没有再说什么,我动了手显然是我无理,恐怕现在那些个人正在寻找我们几个人的行踪呢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了一口,这样的麻烦能不惹就不惹,所以出了餐厅我们就准备回去,结果慕容清的车子刚启动,还没有走一下,就被一群人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怎么办,江辰,你得保护我。”慕容清紧张的开口,将车门给锁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陆晴晴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一幕,真的是脚踩狗屎,恶心不死也能熏死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两个女孩子惊恐失措的样子,我打开车门从车上下去,这个时候能不动手就不动手,那之前被我打的鼻青脸肿的三人,见我从车上下来,招呼他们的兄弟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我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见他们不动手,我赶紧开口:“事情的经过是我没有弄清楚,你们老大要真的是鬼缠身,摸骨是没有任何作用的,正好我是风水师,你们放车里的两个女孩回去,我跟你们前去如何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这些人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,我这么多的人,将你打残之后,照样能把你带回去。”独眼龙开口说道:“而且,你怎么证明你就是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笑了笑,从背包里摸出一块印章朝着对方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枚印章,还是因为赵波的事情,万青古给我的,算是我入庆阳市风水阁的身份象征了,一枚印章足矣证明我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庆阳市风水阁会员?”独眼龙好奇的看着我:“你也是风水阁的人?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,这枚印章要是还不能证明我的身份,那我真的没有什么话可说了,你们要动手,就一起上吧。”

    那独眼龙看着我,来到我的面前,将印章还给我。

    “大师,是我有眼无珠,还请大师不计前嫌,去看看我们老大吧。”这独眼龙说着就要跪下,跟在他身后的那群小弟,也要朝我跪下来,要不是我拦着,这还真的是一抹奇景。

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,按我说的,我可以跟着你们去,但是这车里的两位,是不是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独眼龙让自己的小弟全都让开,我让慕容楠和陆晴晴先回去等我,如果这他们的老大真的是鬼缠身的话,今晚上我可能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慕容清开车离开,这独眼龙叫车前来,带着我七拐八绕的,具体到了什么地方,我是真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等车子停下的时候,高雄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听清儿他们说,你被社会上的人带走了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高雄着急的声音,还有慕容楠说要报警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事闹的,难不成慕容清就没有给他父亲和高雄说清楚怎么回事吗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这件事情等我回去给你解释,我没有任何危险,你也让慕容叔叔不要报警,我的身手和实力你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事情,你让晴晴给你解释,这些人对我也没有任何不敬,他们只是怀疑自己的老大被鬼缠身了,所以是我自己要求前来看看的,要是不出意外,明天早上我就能回去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高雄那边再三确认我这边没有问题,这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独眼龙带我来到一栋大厦里面,乘坐电梯直接上了顶层。

    电梯打开的那一刻,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,手里拿着甩棍就站在门口,我和独眼龙还没有出去,一道身影站在了电梯口。

    “独眼,不是告诉过你,没事不要前来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,还带外人前来,你是皮痒了想试试帮规了。”

    这独眼龙,还真的叫独眼啊。堵在电梯口的男人一脸威严,看样子在帮会的位置比这独眼高不少啊。

    “还有,慕容家的事情搞定没有,难不成非得要我亲自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独眼龙听到这些话,不敢有丝毫反驳,但还是壮着胆子开口:“海哥,我就是为这件事情来得,这位是风水师,可以帮到大哥。”

    独眼说完,他口中的海哥一脸凝重的看着我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证明,他就是大师,就是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独眼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,知不知道装神弄鬼的人到了这里,都是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不等我开口,独眼龙赶紧开口说道:“海哥,你真的误会,他真的是大师,你还记得当时给龙哥纹身的那位大师吗,当时他手里有枚印章,这位大师手里也有一枚。”

    独眼这样一说,海哥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是,还未等他开口,就听见砰的一声,像是花瓶摔碎在地的声音传来,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粗狂的叫喊声传来,还是撕心裂肺的那种。

    海哥一听,脸色当即就变了,接着转身就往回跑,我和独眼跟在海哥身后。

    来到房间之中的时候,一位骨瘦如柴的男人趴在地上,脑袋不停的朝着地上猛烈的磕着,那个样子,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给撞破不可。

    我站在门口没有再靠近,而是看着这个男人,他不是一般的瘦,而是真的那种瘦的皮包骨头,可以说身上的肉剃下来,都没有他的骨头重。

    而且这男人的身上,缠绕着一股子邪气。

    “龙哥,你别吓我,不是刚吃了药吗,怎么又发作了。”海哥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男人,猛地一个挥手,一拳打在海哥的脸上,接着猛扑上去,朝着海哥的脖子就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独眼拦着,这一口都能咬断龙哥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快,快去拿药给龙哥灌下去。”

    独眼跑到旁边的柜子跟前,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包灰色的粉末交到海哥的手里,那海哥拿着药粉,想要塞到龙哥的嘴里,但龙哥反抗的太厉害,海哥根本就做不到将药送到龙哥的嘴里。

    我站在旁边,看得也算是明白。

    “都让开。”我大喊一声,右手并成剑指冲了上去,一指点在这龙哥的眉心,顿时就让对方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我出手,直接镇住了这龙哥,海哥看向我的眼神也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哥,一脸震惊,我想不到,一个人竟然可以气血两亏到这个地步,而且在他身上,还有一道邪气围绕。

    见龙哥安静下来,独眼和海哥将他抬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大师,之前多有得罪,还请见谅,只是我龙哥这个样子,你可看出来是什么问题。”海哥一改之前的态度开口。

    我听到之后,看着躺在床上的龙哥,其实我也在想这个问题,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。

    龙哥身上除了一道邪气之外,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,如果是背负着阴魂厉鬼,慢慢吞噬人身上的精气,这还有个勉强能解释的理由,但是现在,这偏偏他身上什么都没有,一道邪气还不至于把一个人身上的气血都给吸食干净吧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问题,我真的没有看出来。”我淡淡的说道:“去拿把刀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独眼拿来一把刀子,我来到床边,朝着龙哥的胳膊一划,一道口子出现,本以为会鲜血直冒的场景没有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陈黄的液体流出。

    这……。

    独眼和海哥都是一脸震惊,平时身上有一道小口子,都会冒出红色的血液,到了龙哥这里确实陈黄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大师,这龙哥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海哥这个问题,而是反问道:“你大哥从什么时候开始狂躁的?”

    海哥沉吟了片刻,开口说道:“半个月前,刚开始只是莫名其妙的发火,做什么都不顺心,见谁都想打都想骂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前,就开始突然暴瘦,这才几天时间,就成了这样,刚开始我们也找了大师,他给了我们一些药粉,说是可以压制龙哥的狂躁,在你们来之前,龙哥是刚吃了这些药粉。”

    海哥说完,我捡起地上的袋子,里面还有些残余的药粉,我倒在手掌心闻了一下,顿时一阵反胃的感觉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给你们的药粉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海哥看着我的神情,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海哥问道。

    我没开口,而是看着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药粉,要是我所料不错,这东西里面混合的除了香灰之外,还有骨灰的成分也在里面,除此之外,应该还有一种东西,尸泥土,这东西的腥臭味,是任何东西都掩盖不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