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零七章镇邪纹身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零七章镇邪纹身

    这所谓的‘药粉’,实则是害人命的东西,香灰治邪,骨灰这个东西我就不说了,至于这尸泥土,大家应该也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所谓的尸泥土,其实就是尸体腐烂之后,化成血水和黄土混合之后的东西,经历过血水浸泡的黄土,会变得腥臭无比。

    之前,我在老家的时候,听老人说过,埋葬在土里的人起棺迁葬的时候,后人都会准备一些生石灰,等到棺材起上来之后,就要立刻吧生石灰给撒到原来的坟坑之中。

    说是为了杀菌,实则是为了破坏掉棺材底下的尸泥,这东西邪性,沾染上一点都要倒霉。

    民间传说,用尸泥抹眼,可以看到不干净的东西,是真是假先不说,这东西可以说谁碰谁倒霉。

    现在,竟然有人用尸泥做药粉给人吃下,这是有多大的仇要这样对付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海哥龙哥他们是做什么的,也就知道是什么人要这么折腾他了,现在这龙哥气血两亏到了极点,身上的血连一点血色都没有,说实话能活着都是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那给你大哥看病的大师,是不是和你们有仇?”我开口问道:“还有这药粉,这么恶心难闻,你们也敢给他吃?”

    真不知道,这人是嫌活的太久,还是嫌命太硬。

    海哥听我这样说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不是很懂,烦请你直接说明白,我大哥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海哥这样说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,如果一个人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情出来,风水师看到之后,都会替天行道出手惩治。

    先不说他们这些人干了什么,要真的如我猜测的这样,我出手救了这龙哥,那就是我犯了玄学界的大忌,任何一个风水师见到我都可以不问理由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别给你大哥吃了,至于能不能救他,在你们而不是在我,我的话现在明白了吗。”我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海哥一听,还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见他还是疑惑,这是想让我把话直接挑明啊:“我就直说吧,你们是在社会上混的,有没有做丧尽天良的事情,有没有做过杀人放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待我说完,这海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,半响之后这才开口:“大师,实不相瞒啊,我们这些人在社会上混的,打架斗殴要说没有你肯定不信,但我们这个帮派,讲究一个义字,打家劫舍欺负弱小的事情从来不干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涉及命案的事情,更是不可能发生了,大哥有正经的公司,我自问从没有做过什么有损道义的事情,我用我的性命发誓,我大哥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见海哥这么义正言辞的开口,难不成是我误解他们了,不过从刚开始独眼龙的行事作风,并不像是混混二流子,上手就打的那种,而是客客气气的说明情况在动手。

    我沉吟了片刻,还是决定挽救一把,按我之前说的,这龙哥气血两亏到了极点,能活着已经是奇迹了,至于我能不能救回他,还要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“按我说的,去准备一些东西,香烛纸钱不能少,朱砂纸人一样也不能少,还有红绳黄纸,鸡血和狗血也给我整一些,以最快的速度先把这些东西买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海哥就让独眼去买我要的这些东西,而我和海哥站在床边,看着昏迷的龙哥,我看着围绕在他身上的邪气,这东西经久不散,邪气虽然不重,但是以我现在的气血,靠近龙哥的话,这邪气应该有所回应才对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些邪气丝毫不受外物影响,之前我出手,一指点在他的眉心,是镇住了他的魂魄,所以现在他才会昏迷。

    不管我在不在龙哥的旁边,这些邪气都围绕在他的身体四周,就算是我动手驱散这些邪气,那些个东西还是会凝聚过来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你大哥昏睡,你可以说说,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异常的。”

    海哥听我说完,回想了一下,接着开始说道:“平时我并不在龙哥身边伺候,是娇姐在龙哥身边,他们两个是过命把子,龙哥出了事之后,娇姐就走了,去了哪里我也不清楚,而且连电话都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龙哥出现异常,是在他请大师纹身之后。”海哥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请大师纹身?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龙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,说是在身上纹上四方鬼神之像,就可以镇压四方阴邪,还能在某种程度上让人转运,加上前段时间,会里有人出卖龙哥,导致龙哥遭人下黑手袭击。”

    “打那之后,龙哥就像是着了魔一样,到处找会纹身的大师,结果半个月前,还真的有一位大师亲自上门来,说是会纹镇邪的纹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起来,那纹身的大师给人的感觉就很怪异,先是让我在房间里面四角烧香,接着又让我准备了不少香炉,而且他给的那个香是黑色的,闻上去味道也是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按照那大师的要求准备好东西之后就被赶了出来,房间里面就大师和龙哥两个人,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还真的不清楚。等到大师纹完离开,我进去收拾东西的时候,大师把他的东西都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之后好了有两三天吧,龙哥的脾气就上来了,就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发火。”

    海哥说完,我倒是挺好奇这些的。

    纹身镇邪?

    这镇邪方式我倒还是第一次听说,之前完全都没有听说过,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镇邪方式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这种方式存在,应该就有它存在的理由,并不能因为我没有见过,而去否定这东西。

    海哥既然都这么说了,我也想知道龙哥到底纹了什么东西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老大身上纹的什么东西,那你应该也是知道的了!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海哥点点头说道:“海哥的后背上,是一只满背骷髅头。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骷髅头!

    我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龙哥,纹身这东西我虽然没有纹过,但是也接触过,之前我打工店的老板,业余之外就是做纹身的,在他胳膊上就纹着一只骷髅头,不过只有小孩拳头大小而已,说是时尚成熟的象征,其实在我看来这东西并没有多成熟。

    如果是特殊的图案和有纪念价值的东西,纹到身上无可厚非,但是这满背的骷髅头,这是有多想不开,才弄这么大一颗在后背上。

    本来我想将海哥扶起来,看看他背上的骷髅头的,但是这个时候独眼龙带着人走了进来,将我要的东西给放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东西准备齐全,那我就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我让海哥帮我剪一撮龙哥的头发下来,接着将头发卷在了一张黄符之中,我拿起独眼买回来的纸人,将黄符用红绳穿起,挂在纸人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接着我又将朱砂给混合鸡血磨在了一起,用来给纸人点眼睛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,是要保住龙哥的命,至于这气血两亏的问题,随后在想办法补回来。

    我用阴阳颠倒的方式,将龙哥身上的生气转移到纸人的身上,试试看能不能将那股邪气转移到纸人身上,现在龙哥这样虚,我怕真的动手的时候,会把他给折腾死。

    现在这也是唯一的办法,也是最切合实际的办法,除此之外再无他法。

    拿出红线,我让海哥和独眼将龙哥从床上抬下来放在地上,和纸人并排放好,做完这些,我将铜钱穿在红绳上,然后把龙哥和纸人的手脚相连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我找来两尊香炉,分别放在纸人和龙哥的头顶,接着就开始焚烧清香。

    “生死轮回两边靠。”

    “颠倒阴阳魂合交。”

    “生人不走黄泉路。”

    “桃僵代走阴阳路。”

    “奉九幽地藏法令。”

    “呈生人九死一法。”

    念完咒语,我手里抛出两枚铜钱,分别落在纸人和龙哥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将你大哥的名字还有八字给我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海哥从抽屉之中找到龙哥的身份证交到我的手里,顿时我就无语的看着海哥:“知不知道他的出生时辰?”

    海哥和独眼都摇头,出生日期只能推算出六字,出生的时辰要是算不准,我这法也不成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还有没有家人,赶紧联系要八字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你有所不知,龙哥从小就是孤儿,吃百家饭长到的,就这身份证上的日期,都还是一个大概的数字,具体哪一天出生,是真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我去,开什么玩笑,生辰八字都没有,这让我做的什么法。

    算求了,不用八字了。

    我揪了龙哥几根头发,将三根红绳编成一根,也把龙哥的发丝和两枚铜钱编在了红绳上。

    我用蜡将铜钱固定在龙哥和纸人的眉心,接着抽出了一道魂力,加持在了这红绳上,做完这些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站起来,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,那放在纸人和龙哥脑袋旁边的清香齐刷刷的折断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清香折断,大凶之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的时候,砰的一声闷响,纸人突然给爆了,四分五裂的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弄清楚这是咋回事,躺在地上的龙哥,突然就睁开了眼睛,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龙哥的双眼瞬间变成了漆黑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