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零九章吞噬夜叉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零九章吞噬夜叉

    我坐在地上,恨不得立刻动手掐死它,奈何我现在已是自身难保,想要动手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阴鬼,脸色阴沉,对方看着我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自身难保,还想着救人,痴心妄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占据的这具肉身,和我签了阴契,我死他死,我活他活。”

    “他愿意奉献这具肉身给本夜叉,他的精气和血气可是本夜叉的大补之物,你先是破了本夜叉的精元,现在还想破了本夜叉的法身,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本夜叉签订阴契的时候,本夜叉的鬼身法相,就已经与他的魂魄融为一体,除非有人愿意用他的气血交换,否则你剥离我的法相,其代价就是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半阴之人,身上的精血肯定大补,现在轮到本夜叉了。”

    夜叉!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,是什么阴魂作祟,附身在这龙哥的身上,想要吞噬精血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,竟然是鬼界夜叉,这东西的实力虽然比不上厉鬼,但是却要比厉鬼难缠。

    民俗谚语之中,有这样一句话:宁让厉鬼梁上坐,不让夜叉门前过。

    说的直白点,就是宁愿让厉鬼坐在自家的房梁上坐着,也不愿意夜叉在自己门前路过,厉鬼索命那是冤有头债有主,但是夜叉食人精气血气,但凡见了生人,就要吞噬对方的精血之气。

    夜叉食人精血之气的事情少有发生,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可以说。

    现在让我撞到了,真不知道是我幸运还是不幸运。

    这夜叉朝我要动手,我想出手反抗,却发现在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“半阴之人,还能活着,已经是个奇迹了,没想到你身上的精气这么充足,不是一个半阴之人该有的,你的气血对我而言,大补。”

    夜叉说完,伸出鬼爪,朝着我的脑袋抓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分不清这是幻境合适真实,只希望海哥他们能看到我异常之后叫醒我,或者一脚踹开我也行。

    眼见那夜叉的手就要落到我的头顶,我想反抗,想挣扎,但却无能为立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子吸扯之力传来,那夜叉贪婪的吸食着我的精血。

    我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精血,这一口被她吸了差不多有五六滴精血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一股子滚烫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上下,接着我目光所及之处,皆是一片血红,我能动了,伸出手,一把抓住那夜叉的脖子,接着猛地一拳打在它的肚子上,将吞进去的精血全都给我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鬼咒发作了。

    看着飘在空中的精血,我一口吞了进去,接着将这夜叉按到地上猛的一顿暴揍。

    鬼体给他打爆之后,等他凝聚起来之后,我接着打爆。

    “出不出来。”我开口质问道。

    这夜叉被我打的鬼形不稳,赶紧从龙哥的体内出来,我准备出手,让它神行俱灭的时候,突然眼前一花,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,我刚反应过来,一道黑影从我的手里逃窜,直接钻到了了龙哥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幻境!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但我后背的鬼咒发作不会有假,我现在还能感受到身上的灼热之感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本夜叉和他命连一线,我死他也得死,你想打的我神魂俱灭,痴心妄想,现在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人不鬼的东西,竟然在我的幻境之中还能动弹,是本夜叉失算,但你想要让我出来,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夜叉放肆的声音传来,一道虚影在龙哥的后背凝聚。

    我再次出手,抓住夜叉的虚影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办法,那就是我吞了你。”说着,我嘴里喷出一滴精血,落在这夜叉的虚影上,接着我抓起这夜叉就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现在鬼咒发作,我想不了那么多,我本就半死纸人,现在全靠秦琼给的太岁肉芝维持这寿命,现在吞了这夜叉,对我也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既然是鬼咒,加上这东西也不是厉鬼夜叉可以种下的,根据我的了解,这鬼咒就像是净化器一样,可以帮我压制这些对我有威胁的阴魂。

    所以我在赌,看看结局是不是如我猜测的这般。

    “你吞了我,做梦,你看是我吞了你,还是你吞了我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就算我不吞噬这夜叉,这东西也要占据我的肉身。

    等到夜叉转移到我的身上之后,龙哥后背纹着夜叉骷髅的纹身,从皮肉之中渗透出来,形成黑色的血水,腥臭无比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这骷髅纹身算是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抬他走。”我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体内转来阵阵力量波动,剧痛的感觉传来,原本已经视物正常的眼睛,现在又变成了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快放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人,你这个怪物,放我出去,我保证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,放我出去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这夜叉被我吞噬之后,从嚣张到无声,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,等到没有了动静,我身上的灼热之感才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,一直闭着眼睛,等到鬼咒安静下来,我才直起身子,此刻的我已经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刚才我吞噬了夜叉,虽然身体难受,但也感受到了一股极具疯狂的镇压之力,将夜叉给镇压到了我的体内,是不是已经魂飞魄散,我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这鬼咒,能要我的命,也能救我的命。

    我盘膝坐在地上,调动体内仅有的一丝元气开始运行大周天。

    三个多小时之后,我吐出一口浊气,没想到这次处理夜叉,是用吞噬的方式解决,九字真言符我也用了,全身元气尽数被抽,还是没能解决,最后还是用的鬼咒。

    这东西逼神也给我说过,说能不用就不用,越多人知道这个东西,对我就越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我的保命手段又有多少。

    我看着躺在床上的龙哥,现在已经呼吸顺畅起来,只是他这气血两亏的样子,没个几年时间,是补不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江大师,你还好吧。”海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老大怎么样了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从地上站起来,运行大周天,勉强让我的元气恢复了两成,头虽然还有些晕,但已经不影响行走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窗户外面,已经渐亮了。

    “江大师,真的是神了,龙哥后背的骷髅头纹身没有了,而且呼吸也顺畅了不少,刚才你打坐的时候他还醒了一会,知道是你救了他,后来没坚持几分钟,就又昏睡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海哥拍须溜马的继续说道:“将大师,你要是不嫌弃,除了龙哥之外,我常海愿意做你的小弟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海哥的名字叫常海。

    “怎么?做我的小弟,就不用了掏钱了。”我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常海一愣,尴尬的笑了笑,随手掏出一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做啥子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江大师你说的对,这钱还是要给的,只是我没有那么多钱,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了,虽然只有二十万,但这是我能拿出来的所有了,还请你不要嫌弃,也谢谢你慷慨出手救了龙哥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常海手里的银行卡,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“钱你收着吧,等你大哥醒了,让他看着给吧。”我开口说道:“现在天亮了,你大哥身上的夜叉我虽然出手解决了,但是他毕竟气血两亏,这个需要慢慢修养补回来,你还是把他送到医院输营养液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他的气血恢复一点,记得给他吃温补的东西,切记不要一下补的太快,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,就算是夜叉没要了他的命,大补一下他也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以上这些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你们既然是社会帮派,帮你大哥纹身的那位大师和给药粉的那位大师,你帮我查查他们的行踪或者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纹身镇邪,本就是邪门歪道,和请鬼上身没有什么区别,这两位所谓的大师,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,要是查到他们的行踪,可以给我打电话,年前我都在苏州,年后我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将电话号码留下,又交代了一些别的事情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站在电梯中,独眼一脸崇拜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有话说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独眼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没有,就是特别崇拜你,海哥给你钱都不收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纹身镇邪,按照常海说的那样,要在房间里面焚香摆阵,当时虽然只有纹身的大师和龙哥两个人,但我多少都猜到了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纹身的大师,用香阵请夜叉上身,再用骨灰特制的颜料进行纹身,在纹身的过程中,将龙哥的魂魄给束缚到了骷髅头上,从而让双方签订阴契,夜叉和龙哥的魂魄绑在一起,阴盛阳衰,加上夜叉本就食人气血,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说龙哥的魂魄不散,气血两亏到如此都不死,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算是勉强解决,但是那纹身的大师绝对不是什么善茬,如果有机会我会出手解决。

    独眼将我送回慕容家,我从车上下来,一个趔趄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独眼见我摔倒,赶紧上前将我扶起。

    我很想站起来,那股慕容家那股子压迫之力,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,我本就没有多少气力,现在又被这样一折腾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怎么了,要不要去医院。”独眼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站稳身子,我抬头看着慕容家上空,阴霾之气更加严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