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章非要棒打鸳鸯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章非要棒打鸳鸯

    昨天来到慕容家的时候,那股压抑的感觉就一直存在,昨晚上我没有回来,没想到这慕容家外的压抑感又增强了几分,而且宅子上空的阴霾之气,也加重了。

    独眼想要扶我进去,但被我给拒绝了,这股压抑的感觉很奇怪,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独眼,你有没有觉得四周怪怪的,或者是觉得有一股很压抑的感觉。”我问独眼。

    扶着我的独眼,听我这样开口,一脸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没有感觉到啊,大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到这股压抑,其他人都感觉不到呢!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,让独眼离开,等他离开之后,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四周的风向,如果不是邪祟作怪,应该就是这宅子的风水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我手里没有罗盘,只能去感受周围的风水走势,至于有没有用,这还真的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我睁开眼睛,转身看着正对慕容家大门的湖泊。

    江南水乡,像这样几进几出的宅子门口,或大或小都有这样的人工小湖出现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罗盘,但是根据我所感觉到的,是这门口的湖泊有问题。

    宅子四周方向稳固,到了水上,风水聚散不定。

    风水镇宅,宅走东西,风定生死,水定穴位,这宅子四周被水环绕,理应算是上好宅地,但是现在却因为水而蒙上一层水雾,使得这里的风水出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要说是水出了问题,这个答案太过牵强。

    这股感觉虽然压抑,但也没有出现别的问题,因为我半阴之体的缘故,再加上慕容家是摸骨世家出身,这宅子里面应该是有镇压的宝物存在,我这半阴之体靠近,应该是对我的排斥。

    走进慕容家的那一瞬间,我身上的压抑感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陆晴晴和慕容清也正好从房间出来,见我回来都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没事吧,那独眼没有为难你吧。”慕容清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有些累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昨晚出了什么事情,你脸色怎么这么白,是不是哪里受伤了!”陆晴晴担忧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伸手牵住她的手,笑着说道:“受伤倒不至于,那独眼的老大确实是出了问题,昨晚上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,所以帮着他驱邪,只是没想到耗费了太多的气力,所以现在有些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我,睡一觉起来就好了。倒是你,黑眼圈这么重,是不是昨晚没有休息好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陆晴晴轻蹙着眉头,刚准备开口狡辩,却被慕容清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陆姐姐昨晚上一眼都没睡,都在担心你会不会出事,好在你安然无恙的回来了,否则陆姐姐都要担心死了。”慕容清站在一旁用言语刺激着我。

    扫了她一眼,我又安慰了几句陆晴晴,也让她赶紧去休息一会,顺便让慕容清去转告高雄,我安然无恙的回来,让他不用担心我。

    我返回自己的房间,倒在床上就睡。

    等我睡醒起来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后半夜了,加上三急从房间内出来准备上洗手间的时候,一道黑影在慕容家的廊下穿过。

    我确定自己不会看错,披了件衣服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从慕容家出来,那股压抑的感觉传来,我站在门口看着那道黑色的背影,像极了慕容楠。

    他不是眼睛看不见吗,大半夜的怎么一个人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“慕容叔叔?”我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慕容楠猛地转身,将手指放在嘴边,示意我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在门口站着,足足有半个小时之久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睡了一天,早不醒晚不醒的,偏偏在这个时候醒了。”慕容楠呵呵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一笑,上前扶住慕容楠。

    他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,我在后面看了半个小时,愣是没有发现他到底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说我撞上他,难不成这眼瞎是装的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好奇,我这大半夜的在做什么?”慕容楠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是有些好奇,不过看慕容叔叔这个样子,你的眼睛!”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是真瞎,这都是报应啊。”慕容楠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报应?

    我有些难以理解,但也没有好意思问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兴趣,陪我聊聊天。”慕容楠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很乐意。”

    我扶着慕容楠,在他的带领下,我们两个来到一间茶室。

    看房间里面的陈设和摆件,这慕容楠平时没事的时候,看来是挺会喝茶的。

    “把红色架子上最高处的那罐茶叶拿下来。”慕容楠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将茶罐子拿下,虽然没有开盖,但也能闻道浓郁的茶香味,不用说,这肯定是一罐好茶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懂茶道,但是我清楚,爱茶之人,越是名贵的茶,越是放在最高处,地气潮湿,名贵的茶叶根本受不得一点点的潮气。

    慕容楠盘膝而坐,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是桌子上面有什么东西,他都清楚,也知道准确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一点倒是挺让我佩服的,无眼似有眼。

    我坐在对面,静静的等候着他的好茶,反正现在是后半夜的,倒还不如陪他坐在这里喝喝茶,很快,慕容楠的好茶烹好。

    “来尝尝,什么味。”慕容楠说着,将一盏茶放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端起茶盏,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,茶香四溢,源远流长,但美中不足的是,这茶香味中,多了一股腐臭。

    这腐臭味虽然不大,但还是没能瞒过我的鼻子。

    我抿了一口在嘴里,茶味苦涩,但又带着些酸涩。

    “这个味道,说不上来。”我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有香茶的芳香,但芳香之中又带着一股子腐臭,不知道是不是保存不当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个茶味,可能是我不会品,所以并尝不出这茶的意境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,慕容楠呵呵笑了起来,将茶盏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,我看他这样,也一口将茶饮下。

    接着,慕容楠又给我续上了清茶。

    “现在尝尝,茶味如何。”

    我端起一饮而尽,这次的茶味,失了苦酸,没了腐臭,取而代之的是清明之味,入口甘甜,意境悠远。

    “味道变了!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楠又将茶水给我续上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我端起茶,放在嘴边,想要一饮而尽的时候,一股子冲鼻的腐臭味,瞬间让我有些反胃,想要吐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我将茶盏放下,没有再去品茶。

    三杯茶,三种不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慕容叔叔,这茶,为什么每次的味道都不一样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楠放下手里的茶盏,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可知这是什么茶?”慕容楠拐弯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只是茶味怪异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尸香茶,第一场春雨后的红袍嫩芽,采摘炮制之后,装在陶罐之中密封,接着给放在未出阁姑娘的肚子之中,陈尸三十三天,尸体不能接触地气,只能隔水放在棺材之中,等到时间一到,取出瓦罐,拿出里面的茶叶,故此茶名尸香。”

    “这茶,生人吃着甘甜芳香,味道源远。但如果死人吃了,会带着尸体的腐臭味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昨天我给你摸骨吗?”慕容楠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我摸你的头骨,你本应该是已死之人,但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活着,呈现九死一生的骨相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迟疑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昨天我已经告诉了慕容叔叔你,我遇到了一位高人,是他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慕容楠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骗鬼的话,也就骗骗老高可以,你骗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半阴之人,说的通俗一点,就是不人不鬼的怪物,道家讲究六道六界,而你的存在,恰恰不在这六道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的头骨上,我还摸到了一道天机,只是我不确定是不是如我所测的这样,毕竟只是摸到了一下,等我再去摸的时候,却摸不到这道天机了,可能这道天机,就是你为什么还活着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?”我诧异的开口。

    慕容楠略有所思般点点头:“不错,就是一道天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慕容家世代摸骨传承,不修道,不问佛,只摸骨看相,为的就是减少天道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这一道天机,藏的很深。”

    藏?

    我一脸懵逼的看着慕容楠,这些个老家伙,说话就是喜欢说不明白,让人百思不得其解,然后使劲的去猜。

    “慕容叔叔,你说的这些,我不是很懂。”我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楠一听,继续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不懂,你要是现在就懂,你就不是半阴之人,而是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能泄露,我不能说太多,只是我要说的事情是另外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件事情?

    就在我思考是什么事情的时候,慕容楠接着说道:“你和姓陆的那小姑娘,私定终身了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开口说道:“还没有,她愿意做我的女朋友,我就应该对她忠贞如一,我这辈子非她不娶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叔叔的意思我明白,我干爹带我来这边,也有撮合我和你女儿的意思,所以娥皇女英似乎并不适合我,想来慕容叔叔,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嫁给我受委屈和冷落吧。”

    我就怕这一刻到来,现在既然慕容楠提了,我就把这句话说得明白一点。

    只是,慕容楠似乎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算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非要棒打鸳鸯呢?”慕容楠严肃的开口,并不像是在开玩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