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替父行孝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替父行孝

    包工头说完,准备离开,但刚走两步,就被慕容楠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清儿,再拿五万块出来。”慕容楠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件事情就是慕容楠,也没有料想到,要不是这包工头告诉我们这些事,我还真不知道这些,坟头上被人钉了木楔子,这确实是一件很阴邪的事情。

    先人不宁,后人不安,一石二鸟的手段啊这是。

    “东家,这不合适,我们已经收了钱,这钱不能再要了。”包工头拒绝的开口。

    慕容楠从位置上站起来,在慕容清的搀扶下来到包工头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钱是你应得的,而且也不算是你白拿,你现在就去多叫几个人,带着破坟的家伙直接去墓园,我们在那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包工头听到这里,将钱收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顿饭注定吃的不太平,放下手里的筷子,我们又一次来到墓园。

    之前封土开裂的地方,都已经被抹平了,不过说来也怪,这些个裂纹都是从坟头往下裂的,我昨天来的时候,竟然没有注意到,至于这些个楔子到底有多长,我不清楚,但怎么想都不会短了。

    对方有意害人,就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慕容家,以我的猜想,这木楔子的尺寸不会短了。

    很快,那包工头就带着七八个民工前来,手里都还拿着各种家伙事,就是平均一下,这些人一天也能够赚几千块了,这可都是别人一个月才能赚到的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是风水师,该怎么动土,你来指挥。”慕容楠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将这摊子东西交到了我的手里啊。

    我也不是矫情的人,现在也不需要祭祀什么的,直接让这些民工抡大锤,将这些水泥封土全都敲碎。

    坟包上的封土不像盖房子,用不到钢筋什么的,所以一锤子下去,基本上也就开裂了。我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动土,其中一座坟头上的封土被破开,包工头上前扒开坟头的土层,很快一根发黑的木楔子暴露在众人眼里。

    这木楔子确实如手臂粗细,我上前拔了几下,发现根本就拔不动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这小胳膊小腿的,一个人是拔不出来的。”包工头站在旁边呵呵笑道:“看这个样子,这木楔子差不多是钉到棺材了,等我上工具,把这个东西抽出来。”

    包工头把我嘲笑了一通,叫来一人上工具,将木楔子卡在工具上,轻而易举的就给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让人想不到的是,这木楔子竟然有一米多长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可真狠啊,这么长的楔子钉下去,肯定都把棺材给穿透了。”包工头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慕容楠的脸色阴到了极点,我看着扔在地上的木楔子,好在材质用的是柳木的,柳木本就属阴,钉到坟头上自然让人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这柳木楔子,穿过棺材的那一段,已经完全碳化了。

    对方要报复,不应该用柳木,而是应该用桃木才对。

    我虽然好奇,但还是指挥包工头他们动手,继续将其他坟头上的楔子抽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将所有的坟头都给看了之后,总共抽出来九根柳木楔子。

    九极之术,阴转北斗。

    这九根柳木楔子的钉下坟头,是按照北斗星辰的方位钉下的,这代表什么意思我现在还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江辰,怎么样了。”慕容楠问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地上的桃木楔子,开口说道:“所有的坟头都看了,只有九根桃木楔子,是呈北斗星辰之象。”

    “北斗?”慕容楠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为了还有别的问题,我在这些坟头上都看了一眼,在没有其他问题之后,就让包工头他们重新封土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我和慕容楠坐在一辆车上,只是他面带愁容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改路,去祠堂。”慕容楠的声音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司机掉头,朝着慕容家的祠堂开去。

    慕容楠突然改道去祠堂,肯定是想到了什么,只是他不说,我也不好多问,只是安静的坐着。

    等来到慕容家祠堂,青砖绿瓦的,可见繁华。

    慕容楠看不见,但是此刻在我看来,这根本就不像是祠堂,更像是古代的义庄。

    祠堂是供奉列祖列宗的地方,按理说不应该出现死气蔓延的情况,可现在这座祠堂之中,死气蔓延,聚而不散,这样的地方,只能是义庄才对。

    随着我和慕容楠不断靠近,这祠堂之中还有一股子臭味弥漫出来,很是难闻。

    慕容楠的眼睛虽然看不见,但是鼻子很灵,这股子臭味,他肯定闻到了。

    将祠堂的门推开,几只喜鹊叽叽喳喳的飞走。

    我扶着慕容楠站在祠堂的院子中,本以为他要进去供奉祖先,但没想到给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给清儿打电话,让她买些贡品过来,你给看看这祠堂是不是也有问题。”慕容楠严肃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给慕容清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啊……啊……。

    我收起手机,看着墙头上的几只乌鸦和喜鹊,现在给我的感觉来看,这祠堂存在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喜鹊和乌鸦聚集,这两种鸟都不是什么吉祥鸟,尤其是喜鹊,大家都认为喜鹊叫唤就是在报喜,其实不然,喜鹊和乌鸦,都是极喜欢腐肉和恶臭的。

    祠堂这样洁净的地方,本不应该出现这些东西,但现在偏偏就出现了这个。

    这么浓郁的恶臭味,肯定会招惹乌鸦这些喜欢恶臭的鸟。

    结果还真的让我有了一些发现,在祠堂院子的角落之中,我发现了不少死老鼠的尸体,有的已经成了干尸,有的还在**,而且味道那叫一个难闻。

    “慕容叔叔,这祠堂在翻修之间,也有这么多的死老鼠吗,这角落之中这么多死老鼠,臭味就是这些死老鼠散发出来的。”我将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慕容楠听到后,眉头皱了起来:“这祠堂翻修的时候,不是我在处理,你看看这祠堂有没有被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慕容楠只是让我看看祠堂有没有被人动手脚,难不成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是谁做的这些手脚。

    祠堂的院子不大,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好看的,所以我决定到祠堂里面去看看,在征得慕容楠的同意之后,我将祠堂的门推开,结果映入眼帘的是满满当当的牌位啊。

    正对门口的,都是慕容家嫡系人的牌位,左右两边靠墙的,应该就是各代慕容家的媳妇牌位了。

    这些牌位并不可怕,怕的是将近一大半的牌位都在地上掉着,还有的牌位直接被折断,就像是有人拿着这些东西发泄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有多大的仇啊,先是在慕容家的祖坟上动手,接着又来到这祠堂动手,这么多的牌位给打翻在地,有的还给折断。

    杀父之仇?夺妻之恨?

    现在,我都不得不怀疑慕容家是不是真的得罪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慕容叔叔,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。”我探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真的得罪了什么人,对方要这么害你!”

    慕容楠听到之后,转了话锋说道:“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用质问的口吻说话,看来这件事情是戳到慕容楠的底线了啊。

    我实话实说,将祠堂里面的场景描述给了慕容楠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慕容楠脸色难看到了极限,扑通一声直接给跪在了地上,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,还是那种重重一头撞到地上的那种磕。

    只是三下,慕容楠的额头上就已经渗出血来,我一看这个场景,赶紧上前想要将其扶起,可慕容楠根本就不理会我,就是想要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慕容家的列祖列宗,不孝子孙闯下这么大的祸,连累先祖跟着一起受罪,不孝子有罪,还请先祖明示,如何才能两全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又是结结实实的三个响头,现在我知道什么叫做响头了。

    慕容楠额头的鲜血直往下流,我站在旁边愣是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还请先祖明示!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又是三个响头,这慕容楠不会是疯了吧。

    “慕容叔叔,你没事吧。”我站在旁边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慕容楠和中了魔怔一样。

    “请先祖明示!”

    又是一次。

    这次,等慕容楠磕完,摆在正位的牌位,但凡是立着的,同一时刻齐刷刷的全部掉在了地上,摔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慕容楠直起身子,没有继续磕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先祖的牌位全都倒在了地上?”慕容楠弱弱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,那些立着的牌位全倒了,而且还碎了。”我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慕容楠瘫坐在地上,顾不得脸上的血,而是在掐指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逆徒,逆徒!”慕容楠愤恨的说道,一拳拳的爆锤地上的石板,直到手上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我站在旁边,一脸懵逼的看着他,这个时候了,怎么还扯出来一个逆徒呢。

    反正我是懵逼状态,扶着慕容楠站了起来,害我等我清理掉他脸上的血渍,慕容清和高雄还有陆晴晴来了。

    见慕容楠这个样子,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这怎么了,和我干儿子打架了,还头破血流的。”

    我想提示高雄的,但他的嘴太快,我还没开口,他就说完了。

    慕容楠白了高雄一眼,有些不爽的说道:“清儿,拿贡品摆到祖宗供桌上,从现在开口,你替为父穿素行孝。”

    慕容清虽然疑惑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,在帮慕容楠清理了额头上的伤口后,披麻戴孝开始清理祠堂倒在地上的牌位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这怎么回事,这老东西犯什么抽。”高雄来到我面前,捂着鼻子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也不明白这慕容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干爹,慕容叔叔是摸骨大师,他有没有收过徒弟。”

    高雄他们几个还没来得时候,慕容那愤恨的叫着孽徒,当时我就在好奇他是不是收徒弟了。

    只是我没有机会开口,高雄和他的关系不一般,所以我猜想高雄应该知道慕容楠的事情,就想着问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