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清理门户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清理门户

    听我这样问,高雄思虑了片刻,一脸严肃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怎么这么问?是你慕容叔叔提的?”高雄反问着我。

    这一下让我也疑惑了,我只是想要问问慕容楠有没有收过徒弟,这高雄怎么现在反过来问我为什么会这样问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道:“慕容叔叔刚才愤恨的锤着地板,嘴里还叫着逆徒,这件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高雄扫了一眼跪在祠堂中的慕容楠,挥挥手示意我出去说话。

    从祠堂出去,来到停车的地方,高雄这才对我讲述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慕容家的摸骨,是传男不传女,传嫡不传外,说的简单一点,这摸骨和算卦其实都是一样的,也是一门叵测的手艺。

    十来年前,慕容楠在外做生意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小男孩,当时也是十岁左右的样子,他见那小孩的资质不错,天灵骨透着一股子灵气,日后必是富贵之人,所以就动了收徒之心。

    那小孩无父无母,属于流浪儿,慕容楠就将其收到了身边,取名蔡坤,两个人以师徒相称,因为摸骨之术只能传嫡系,也就是说只能传给慕容家的后辈子孙,这蔡坤虽说资质上佳,但并不能继承慕容家的摸骨之术。只是如此完美的一颗苗子,但也不能就此荒废。

    后来,慕容楠就传授了蔡坤不少的相术,除了摸骨之术外的东西,可以说是尽数传授,要说这蔡坤,也真的是个天才,资质已经完美到将慕容楠都狠狠的踩在脚下,当时慕容楠的几个儿子,修习的是摸骨之术,按理说比相术更加精深才是,可是这些个不成器的儿子,十摸九错。

    反倒是蔡坤,用面相之术,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慕容楠有了一丝危机感,自此之后,就很少再传授蔡坤相面之术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蔡坤的成长太过让人害怕,不但在相面之术上造诣颇高,而且还无师自通,通了阴阳之道,懂得了驱阴辟邪的本事。

    天才就是天才,那个时候,慕容楠就想着要不要认蔡坤为儿子,毕竟这样的资质,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本来水到渠成的事情,因为一件事情,让慕容楠改变了注意。

    他是把蔡坤当成亲儿子养的,当时和他的几个儿子都在一块玩的甚好,有一次慕容楠经过的时候,却发现蔡坤在套他儿子的话,该如何使用摸骨之术。

    当时他没有声张,就在背地里暗中观察,后来还真的让他发现了事情的不妙之处,这蔡坤的资质惊人,竟然通了这门摸骨之术。

    大概五年前吧,当时蔡坤刚刚成年,按照慕容家的规矩,成年的男子都要行成年礼,但是在这一天,也算是蔡坤的末日吧。

    慕容楠为蔡坤安排了几个人,让他摸骨试试。

    按照高雄的意思,当时慕容楠的用意还是在蔡坤的手里,如果蔡坤当场说出自己不会摸骨,慕容楠就会直接收他为儿子,也会悉数将摸骨之术传授。

    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,这样资质的蔡坤,能力不应该被埋没。

    可结果是,蔡坤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,上手就用了摸骨之术,这对于慕容家来说,可是大忌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场成人礼,就成了慕容楠废徒的日子。

    摸骨全靠手,因为蔡坤自己不把握分寸,所以被慕容楠当众废了双手,双手手筋被断,并且无望连接,这也就难成摸骨之术。

    当时慕容楠和蔡坤的师徒之情本应到这里就该断掉的,但事后蔡坤知错,在慕容家门口忍着手筋被挑之痛,跪了三天三夜请求原谅。

    慕容楠本就不忍,见蔡坤诚信认错,也就原谅了,虽然没有了师徒之情,但蔡坤在慕容家也算是诚恳,自此之后,蔡坤边不再修行相术,而是学习经商的本事。

    就在两年前吧,慕容家祠堂需要翻修,本来慕容家是要将这承包给装修公司的,但是蔡坤披挂上阵,说要实践一下,慕容楠的心本就觉得对蔡坤有愧疚之感,所以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半个月的翻修之后,祠堂焕然一新,就在当年除夕,所有人在祠堂拜祖之后,就准备离开的时候,祠堂上的一块青瓦掉下来,砸在慕容楠的小儿子头上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但是丧子之痛的慕容楠,认为只是蔡坤的问题,所以两个人又发生了矛盾,长年累月的积累,蔡坤的火气爆发,根据当时慕容楠告诉高雄这些事的时候,慕容楠也没有想到,这蔡坤的怨气竟然这么重。

    两个人因为慕容楠小儿子的死,彻底分道扬镳,一个走阳关道,一个过独木桥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这蔡坤的名字被重新提起,加上祖坟和祠堂的问题,唯一能想到是谁做的这件事情的人,就是蔡坤,慕容楠怎能不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就是这些,其实慕容楠一早也在怀疑是不是蔡坤做的手脚,只是一直没有证据,从他小儿子的死,到现在,慕容家的后辈,没有一个是健全的。”

    高雄说完,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因为一个蔡坤,慕容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,可能这也是慕容楠没想到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“干爹,那慕容清她?”我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道这里,高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清儿她毕竟是慕容家唯一的女性,所以是最后一个,你慕容叔叔当时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用一双眼睛的代价保住了清儿的命,只可惜清儿这辈子无缘做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和陆晴晴都是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,不用我说大家都应该知道。

    无缘做母亲,也就是不会生育,生活是现实的,就算以后成婚,可能也不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“慕容妹妹,太可怜了。”陆晴晴也伤感的说道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我可能想象不到这意味着什么,但是对于女人而言,这可能是锥心的痛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如果这些都是那蔡坤做的,那就太丧心病狂了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这件事情,我想让你置身事外。”高雄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好奇的问了为什么,高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这老东西是要面子的,而且这件事情和你也没有关系,既然要清理门户,就让他自己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确实不好多出手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里也没有你什么事情了,你开车和晴晴先回去吧,这里有我呢,晴晴一个女孩在,不合适在这里。”高雄看了看祠堂里面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一起走吗。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高雄摇头:“不了,这老东西肯定会和蔡坤不死不休的,我有直觉,今晚上肯定会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,我更不能先回去了。”我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蔡坤既然是慕容楠的徒弟,那慕容楠肯定有办法联系到蔡坤,说不定今晚就会出事,如果高雄留在这里,我实在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高雄见我不走,刚要开口,站在我身旁的陆晴晴开口了:“要是江辰不走,我也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气死我了。”高雄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们两个留在这里,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不走我是不会走的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陆晴晴见状,也参合的说道:“江辰不走,我也不走。”

    高雄气的就差没有动手了。

    索性,我们几个来到祠堂里面,找了一些汽油将那些死老鼠的尸体烧了。

    祠堂房檐墙上都还站着不少乌鸦和喜鹊,只是此刻却安静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老高,没事带着你儿子都回去吧。”慕容楠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雄站在一旁,呵呵一笑道:“我不能走,要是你死了,总的有个人给你收尸啊,你女儿弱不禁风的,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,这都啥时候了,高雄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
    不过慕容楠并没有心情和他吵吵,而是叹了一口气,语气一转:“江辰,你修到了几品?”

    我看了高雄一眼,继而看向慕容楠:“三品上境界。”

    慕容楠听到之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干爹应该什么都告诉你了,蔡坤资质上佳,无师通阴阳,恐怕也已经步入了修行,境界可能和你也不相上下,这件事情本就和你无关,你只需保护好你父亲和女友。”慕容楠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有说什么,祠堂之中,所有的祖宗牌位,都已经被重新放好。

    我和陆晴晴坐在祠堂院子的角落,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,高雄则拿着扫帚,将角落老鼠的死尸全都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房檐上的乌鸦,都盯着祠堂里面,不管高雄怎么赶,这些乌鸦也只是扑闪几下翅膀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眼见都到了凌晨。

    陆晴晴依偎在我的怀里,眼见就要睡着了,我脱了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,也在这个时候,慕容楠从祠堂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房檐上的乌鸦扑闪这翅膀哇哇的叫着离开,房檐之上的乌鸦和喜鹊犹如惊弓之鸟一般,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全都飞走。

    乌鸦食腐,而且又是通阴鸟,能感知到阴邪靠近。

    慕容楠从祠堂出来,他不是修行者,身上没有这么大的气场,乌鸦飞离这里,只能说明一点,那就是有脏东西靠近这里。

    祠堂的门是打开的,这是有东西在靠近。

    “转头过去,我不说话不要回头。”我对着陆晴晴说道,同时整个人护在她的身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