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阴倌抬轿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阴倌抬轿

    陆晴晴按照我说的做,整个人面对墙站立,我护在她的身前,右手已经揣进了口袋,只要有东西靠近,我会选择出手。

    而且这么浓郁的阴气靠近,不想是普通的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阵阵阴风吹来,慕容楠站在正对门口的位置,我眼睛死死的门口外面,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阴风卷土袭来,门外有了动静,只见四位红腮白脸带着高帽的男人,面无表情的抬着一张太师椅前来,在慕容家祠堂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师椅上,坐着一位穿着白色衣衫的男人,两只手搭在太师椅上,随着椅子被人放在地上,这男人站了起来,两只手就耷拉在胳膊上,没有丝毫的用处,虽然对方带着手套,但也不难看出,他这是一双废手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慕容楠的徒弟,蔡坤了吧。

    蔡坤从椅子上下来,那四位行动僵硬的人抬着椅子离开。

    阴倌抬轿。

    这四个抬椅子的,并不是真人,而是阴倌,所谓的阴倌,和僵尸差不多,都是没有意识的东西,全靠一副骨架支撑,加上一些道门法术,就成了阴倌。

    基本上这些阴倌,都是用死人骨头拼接成的,然后用黄表来填充它的肉身,接着以符篆之力加持,让它成为能抬轿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多用于道门之术,虽然用的都是死人骨头,但怎么说这也是对死者不敬的做法,很多道门都摒弃了这种术法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蔡坤竟然会这种术法。

    蔡坤站在祠堂的门口,没有走进来,眼神只是盯着慕容楠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都站立未动,谁也不先开口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慕容楠先开口了:“当着慕容家的列祖列宗,你给我跪下。”

    慕容楠的声音,毋庸置疑,但落在蔡坤的耳朵里,根本就没有多大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蔡坤从来就一直是面无表情,听到慕容楠的声音,脸上更是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是你的徒弟,也和慕容家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废我双手的时候开始,我们两个人就已经没有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?你想要清理门户,你有这个实力吗?你说我的资质你前所未见,完全超越了你所有儿子的天资,我把你当成亲生父亲,你却废我的双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在我看来已经扯平,只死你小儿子一人,已经是你祖上积德了,身为摸骨大师的你,有没有为自己摸骨一次?”

    蔡坤的话,真的是能气死人,慕容楠脸色气的涨红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好一会时间,慕容楠才再次开口:“所以你是承认了,我儿子死的死,残的残,还有祖坟的事情,都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蔡坤还是面无表情的开口:“有什么不敢承认的,这些都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蔡坤朝着祠堂走了进来,和慕容楠只有两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你的儿子,摸骨之术,十有九错,我的相面术,十有九准,你觉得我需要去学什么摸骨之术吗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你小儿子摸骨之术平素,他来找我学习相面术,慕容家的拿手本事是摸骨,我让他道出摸骨口诀,你传了多少摸骨口诀给你儿子,你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天资卓越,贯通摸骨精髓,悉数交给你儿子,慕容家的摸骨精髓,应该是窥探天机,当时我就知道,所以告诉你小儿子,让他不要太过招摇和摸骨窥天机。”

    “摸骨只传一脉,所以在你心里,你小儿子才是你的接班人,只是他的死,完全是自作自受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摸骨不摸己,天机不可测,他摸了自己的骨,还窥得了天机。”

    蔡坤说完,慕容楠的神情似要崩溃,直接破口大喊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害了我们慕容家,你就是白眼狼。”慕容楠叫嚣道。

    蔡坤保持着他的冷漠,看着慕容楠安静下来,这才继续开口:“祠堂当时是我翻修了,在这院子里,最中心的位置,你找人起九块地砖,看看下面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蔡坤说完,退后了数步,这大半夜的,手脚健全的男人,就我和高雄两个,我们找来铁锹,开始在祠堂的院子中心干起来。

    将九块地砖翘起,打碎下面的混凝土,映入眼前的是一口漆黑的棺材。

    我和高雄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将棺材打开。”蔡坤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让高雄靠远一点,用铁锹弄开了棺材,棺材打开的那一瞬间,让人反胃的恶臭传来,这个时候,四周的乌鸦哇哇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棺材打开,里面的东西让我震惊,是一具已经半腐的肉身,恐怖的是,在尸体的各个关节处,都还钉着木楔子,可以说是将尸体钉在了这棺材里面。

    而且这腐烂程度看上去,尸体并不是死太久的。

    这具男尸的五官,还能勉强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高雄,看到棺材里面的东西之后,整个人都愣住了,满脸的震惊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我以为高雄只是骇然,但没想到他下一眼就看向慕容楠。

    还在我愣神的时候,站在一旁的蔡坤开口了:“你儿子的尸体就在这里,你可以自己去摸骨看看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我满脸震惊,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,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慕容楠的小儿子会被葬在这祠堂的院子中。

    慕容清从祠堂中小跑出来,站在棺材跟前,看着里面的死尸,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慕容楠不相信,扑到棺材跟前,因为眼睛看不见,只能用手去摸,在他儿子的脑袋上来来回回摸了好一会,突然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,他小小年纪,怎么可能窥探天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儿子的尸体,他的头骨我摸过,根本就不是短命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骗我,你骗不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绝不是我的儿子,我儿子葬在了祖坟。”

    “对,祖坟,祖坟那里的柳木楔子,也是你钉下的是不是,我对你不薄,你为什么要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孽徒,这些都是你干的,你为什么不去死。”

    慕容楠疯了,趴在地上胡言乱语起来。

    蔡坤站在原地,无动于衷,对于慕容楠的这些话,没有丝毫动容。

    我站在一旁,看了一眼慕容楠,又看了看棺材里面的尸体,虽然这尸体的所有关节都被木楔子钉着,但是钉尸的楔子都是长短不一的。

    北斗之象!

    和慕容家祖坟那边的楔子下钉,是同样的阵法。

    而且这钉尸的楔子上,似乎还有红色的符篆。

    北斗楔符钉尸,不是为了镇压,就是为了折磨。

    慕容楠的儿子被一块青瓦砸死,应该不会发生尸变,镇压肯定是用不到,唯一的可能就是折磨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楔符上的符篆,我猛的一拍脑子,想起这事什么符。

    引天符。

    如果这具尸体真的是慕容楠儿子的话,那这件事情,还另有转机。

    天机不可窥,万法终得天机之象,所有才有了天机不可泄露。

    天机是什么,没有人能真正的说出来,但是如果有人泄露天机,那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命运天定,所有的一切上天都有安排,如果天机泄露,上天安排的所有东西,都会受到影响,就像火车出轨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但凡泄露天机之人,上天都会清扫这些泄露之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泄露者,还是倾听者,都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如果,泄露者真的是慕容楠的儿子,那么现在他身上的钉的楔符引天,就是这件泄露天机事件的转折了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点我想不通,慕容家的天机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有慕容家的祖坟,蔡坤为什么要钉那么长的柳木楔子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些都和天机有关?

    “自欺欺人,你家祖坟上,你儿子的坟穴已经是空坟一座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来之前,我已经给自己相面了一次,我的结局如何我现在清楚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楠,你废我双手,这些年可有一丝忏悔过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你让我摸骨众人,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了,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够信任,还是说我看上了你们慕容家的摸骨之术,以后会威胁到你慕容家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给自己算过,慕容家会在你的手里彻底断送。”

    蔡坤这话,再次刺激到慕容楠。

    慕容楠从地上站起来,从身上摸出一把短刀,朝着蔡坤一步一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就是死,也要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家被你害的家破人亡,你为什么还要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楠朝着蔡坤一刀捅了出去,但是被蔡坤给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慕容家不修到,不参佛,没有修为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死,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当着这些人面,给我跪下,自废双腿,挑断脚筋,我可以在你慕容家的列祖列宗面前,抹了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这太疯狂了。

    蔡坤的这句话,说的不咸不淡,但在我听来,他肯定能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慕容楠听到,呵呵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本就该死,凭什么要我自废双腿。”

    慕容楠愤恨的开口。

    蔡坤听到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只恨,当时没有要了你的命,才让你有了今天,今天我这条老命豁出去,也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楠想要动手,我看向蔡坤,发现一直都面无表情的他,嘴角突然上扬,带着一股子邪魅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眼见慕容楠就要动手,我赶紧开口阻拦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他!”我站出来开口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