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百鬼围宅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百鬼围宅

    尘归尘,土归土,蔡坤还是选择了去赴死,没有硝烟的战争,可能就是为了报答之前的养育之恩吧。

    按照他临死之前的要求,我将慕容楠儿子的尸体清理了出去,然后将蔡坤的尸体放进去。

    等到将全部楔子钉在他的关节处,整个慕容家的祠堂,所有的灵位全都齐刷刷的倒地,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慕容家的天谴,最终还是全落在了他的身上,我很好奇,蔡坤看到的那道天机到底是什么,什么一道光明,对我而言是好也是坏。

    这些,我都不懂是什么意思,将蔡坤的尸体埋葬,祠堂的院子之中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收拾好所有东西,我对着慕容清和慕容楠说道。

    高雄背着慕容楠,他的双腿已经废了,这辈子就别妄想着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等我们出了祠堂,回到车上准备离开的时候,天空之中突然闪过几道火化,接着就是数道天雷宣泄而下,落在了慕容家的祠堂之中。

    尘埃落尽,我们才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慕容家的时候,站在慕容家门口,那股压抑感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慕容家泄露天机,从古到今,都是摸骨而生,窥探的天机有何止这一道,老天想要慕容家灭亡,那就是几道天雷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蔡坤从一开始就布局,恐怕慕容楠的几个儿子都得死。

    断子绝孙,摸骨世家的荣耀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几个儿子虽然伤残,但至少保住了一条命,可蔡坤豁出去的是一条命。

    我想不到,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人,为何会有这样的气场,他的眼睛虽然瞎了,但是他整个人的气场,并不会因为眼睛看不见而降低。

    相反,他赴死的决心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比的,如果这件事情换做是我,我会不会自己动手把自己杀的这么干脆。

    一块碎石,直接搅碎了整个人的魂魄,这份实力值得我去崇拜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和陆晴晴简单了聊了几句,就让她去睡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个宅子,今晚上就剩下我和陆晴晴两个人,高雄带着慕容楠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我想着今晚上发生的事情,睡意全无,拿出手机准备刷刷新闻,突然想到之前候老给我发来短信,说是我看到消息之后回复他一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我一拍脑门,这件事情我差点给忘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,恐怕候老已经休息了,还是等到早上再给他打电话问候吧。

    到了清早七点,我运行完大周天,从床上下来活动了一下筋骨,拿出手机给候老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是通的,可是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我一连几个电话过去,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,这倒是奇怪了哈。

    最后一通电话出去,还是没有人接听,索性我也不再拨了,等他看到来电显示,应该就知道我给他回电话了。

    给高雄打了电话,他现在还在医院,昨晚上对慕容楠的打击太大了,现在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了,慕容清毕竟是个女孩子,一个人肯定照顾不好,所以高雄还要留在医院。

    等我洗漱完,陆晴晴也从房间出来,好在慕容家还有两个保姆,我们两个吃完早饭,就准备去医院看看慕容楠的情况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我和陆晴晴聊着昨晚上的事情,对于蔡坤的死,我们两个都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这谁对谁错,现在谁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快到医院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一看是候老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去了什么地方,我派人去庆阳市找你,发现你不在庆阳市内,你去了什么地方。”候老的声音略显沧桑和急促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候老那边,沉吟了一下说道:“你现在在什么地方,能不能来金城市一趟,我这里有件棘手的问题,风水阁的那群人也没有办法解决,现在只能看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又疑惑,但是这一句两句话的,我在电话里面也和你说不清楚,你在哪我派人现在就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候老的声音急促,而且言语之中,还有诸多恐惧。

    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我看了一眼陆晴晴,开口说道:“我现在在苏州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现在立刻着手安排,很快就有人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候老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话还没有说完,这就把我的电话给挂了,也得问问我的意思啊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陆晴晴问道。

    我将和侯家的关系说了一下,也说了候老有要紧事找我,慕容家的事情刚处理完,后续还有没有问题我不清楚,但候老那边,似乎比这边还要紧张几分。

    “候老的意思是,要我立刻动身去金城市,这么久不联系,现在联系到我,肯定是有什么棘手的问题,只是干爹这边。”

    我确实不好意思多说什么,这还有几天时间就要过年了,我要是现在就走,多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要是那边真的着急的话,你就去吧,高叔叔这边有我照顾着,不会出什么问题,有什么事情我给你打电话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交通都很方便,就是有什么事情,也能在最短的时间赶回来,更何况慕容家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,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这样说,我刚准备开口的时候,电话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是侯先生给我你的电话,请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,我派人接你去。”

    速度这么快。

    我说了医院的名字后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将陆晴晴一个人留在这里,多少我都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和我一起去金城吧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陆晴晴看着我呵呵笑了起来:“多大人了,我在这里又丢不了,你害怕个什么,难不成怕我被坏人抓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金城我就不去了,不过你放心,我在这边不会惹事的,每天就跟在高叔叔跟前,和清妹妹一起照顾她父亲,这样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说道这里,我也不好多说什么,她说不去的地方,肯定是不准备去的,我顺着她的意思,也没有在强迫。

    在医院门口下了车,我准备上去跟高雄说一声,还没准备上楼,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停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金城那边这么着急,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,高叔叔这边,我来给他说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上了车。

    有人安排行程,所有的事情都很方便。

    坐上飞往金城的飞机,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之后,飞机落地就有车子在机场外面等候,等我上车后发现,这前来接机的正是候老的生活管家小金。

    “小金,侯先生出什么事了?”我见是熟人,也就没有客气。

    小金见到我,也是满脸兴奋,上次候老的问题,就是我出手解决的,这些他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候老一切都好,没有出事,至于什么问题,你到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小金这话里有话的意思,我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坐在车上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了侯家,我从车上下来,结果就看到侯家四周鬼气森森,白色的院墙上,满是黑色的手印,手印上都还散发着鬼气。

    看这样的情况,这候宅是被鬼围了啊,而且在候宅的上空,还凝聚着浓郁的阴气。

    百鬼围宅吗?

    我自己问自己,这个场景就是百鬼围宅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侯先生他们都在里面等你。”小金见我停下脚步,提醒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迈入侯家的门,就看到院子正中央放着一块泰山石,泰山石四周,不多不少正好坐着七名身穿道服的道士,各看着一盏七星灯,泰山上放着香炉,炉中还有清香燃烧。

    压阴阵!

    这侯家是遭遇了什么,需要用到这压阴阵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候老也从房间出来,见我过来赶紧朝我走了过来,上来就拉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江辰啊,你可算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见候老还是这么热情,我们两个就站在门口寒暄了几句,房间之中,侯家人都在,唯独缺少了卢鹏的身影。

    上次候老出问题,就是卢鹏动的手脚,我处理完候老的事情,就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们说了,至于卢鹏该如何处理,是他们侯家的事情,我没有权利动手。

    “候老,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侯家四周的墙上,印满了鬼爪,而且上头还有阴气压着。”

    听我询问,候老拉着我来到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说来话长,具体是不是和我猜想的事情有关,我还真的说不上来。”候老缓缓的开口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还挺神秘啊,我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这院子的压阴阵,是谁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候老看着院子里的情况,缓缓开口说道:“玄学阁的阁主,几天前,侯家就开始发生灵异事件,当时我以为是家里的管家和保姆眼花,所以就没有当做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第二天晚上,院子里面就开始鬼哭狼嚎,有唱戏的声音,也有哀嚎的声音,总之鬼气森森的,直到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些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,我只能请玄学阁的人前来,事发突然玄学阁前来的人也根本压制不住,这百鬼围宅的时候,惊动了玄学阁的阁主,我给你打电话之前,这玄学阁的阁主,也没有办法镇压这四方鬼神。”

    “最终就摆下了这个压阴阵,说是可以坚持三天的时间,这是最后一天了,要是还找不到镇压的办法,这些鬼东西就要冲进侯家了。”

    候老这样一说,看来事情还挺严重。

    压阴阵,属于茅山道法,用泰山石作为基石,凭借七位大师共同施法,用来压制四周的阴邪之物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道法,属于治标不治本的办法,而且也有时间限制,这七位大师联手,能坚持三天,实力也不一般。

    侯家和风水阁的关系并不好,这个时候风水阁还能出手镇压,也是难得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么多的阴魂造访,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,侯家只是世俗家族,能有什么样的本事,招惹这么多的东西前来围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