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虎符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虎符

    这些问题虽然我只是好奇,但是好奇之余又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这些个东西,是突然来到侯家的吗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候老听到之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问题现在已经很明白了,侯家百鬼围宅,风水阁出手镇压,现在是第三天,要是还想不到办法镇压,等到百鬼冲破压阴阵,等着侯家众人的,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么多的阴魂,想要简单镇压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我手里有镇压铜镜,虽说是百鬼围宅,但具体数量多少,我还真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发生之前,你可招惹了什么人,或者是动了什么东西带了什么东西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问,候老的神情明显变化了一下,虽然他极力隐藏,但还是被我看打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“得罪人肯定是没有,这马上就要过年了,我就想着家里需要布置一下,去古玩市场,买了几只古董花瓶回来,不过这些都是赝品,也就是充当个装饰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客厅,这些个东西都在客厅里面。”

    我跟在候老身后来到客厅,侯家我之前来过,这客厅之中还有印象,现在客厅之中的陈设相比之前确实有些不同,多了几尊半人高的花瓶。

    这些个花瓶我挨着看了个遍,没有丝毫问题,就是连一丝阴气都不带,更别说能招惹这么多的阴魂前来围宅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些花瓶的问题,可能问题还在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候老,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现在侯家面临的是百鬼围宅,压阴阵能压住一时压不住一世,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清楚,要是一只两只阴魂,我尚且可以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进来的时候,发现在外面的院墙上全都是黑色的鬼爪印,现在已经印到了房檐上了,要是今晚上那些东西继续闹的话,就会翻过这院墙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,你还知道些什么,你就赶紧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等我说完,候老一脸凝重的表情,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但从这个情况来看,这不像是有人故意出手。

    “是阴物?”我不确定的开口。

    只是候老的表情变化,让我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,他肯定是得到了一件什么东西,正是因为这个东西,所以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见候老不愿意开口回答,我问道:“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候老叹了一口气,这才极不情愿的开口:“什么事情都满不过你,确实是一件阴物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我在古玩市场上淘宝,想着也是去玩一玩,并没有当回事,当时我看中了几只花瓶,因为是赝品价格也便宜,所以就收了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溜达到了一家大型的古玩典当行之中,这是金城市有名的典当行,也是唐家的产业。在典当行业,唐家的名声很不错,据说过到唐家的东西,就没有假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想买一件真的东西,所以就去了这唐家的典当行,只是里面的东西太多了,挑的我眼花缭乱的。后来那唐显宗给我介绍,如果只是单纯想玩玩的话,可以玩他们‘赌物’的东西,这些个东西无论大小全都标价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唐家收回来之后,就给收在了仓库之中,有的是没有收藏价值,有的是来不及开的,还有一些是不敢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赌物有一条规矩,就是拿走这件东西,就和唐家典当行无关,除了东西真假之外,其余出了任何事情,都和唐家无关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我倒是好奇了起来。

    候老见我不说话,继续说道:“当时,我看到一只和笔记本大小差不多的楠木箱子,就想着买回去,就算里面开出的东西不值钱,单单是这楠木箱子,就能赚回一半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,我是想在唐家开箱的,但当时家里有事,我就带着东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三天前,我才想起来这回事,就把那楠木箱子拿了出来,当时我清扫掉上面的灰尘,却发现这楠木箱子上贴着一张已经腐化了的黄符。”

    “我思虑再三,还是打开了这个箱子,结果发现箱子之中,除了一个巴掌大的鎏金盒子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我将鎏金盒子拿在手里,发现并没有多少分量,但是这盒子上雕刻着游龙,这东西只有古代的皇帝才能拥有,而且看做工,并不像是造假得来的。

    这鎏金盒子上,贴着一张寸符,只有两寸那么长的一道符篆,当时我只是好奇这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,所以就忽略了这符篆。

    当我打开这鎏金盒子,看到里面的东西,我就感觉自己赚了,单单是这一块东西,就已经完全赶上我花的钱了。”

    看候老如此激动,我一脸好奇的看着他,也在想这候老得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候老收了收情绪,这才开口说道:“里面,是半只老虎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半只老虎?

    老虎那么大的体型,巴掌大的鎏金盒子,怎么可能装得下。

    不对,候老刚才说了,他手里的鎏金盒子,只有古代的皇帝才能用的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?”我震惊的开口。

    话没说完,候老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虎符!”后来弱弱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我看了又看,不像是假的,这东西要是露与人前,绝对是有价无市的存在,要是进行拍卖,绝对可以拍出一个高价。”

    “虎符代表什么,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,当时我沉浸在喜悦之中,根本就没想到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,当晚候宅就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事情,你基本上也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候老说完一脸懊恼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虎符这东西,有什么作用大家都自行百度,现在我们国家出土的虎符都没有几块,候老得到一半的虎符,说的简单点那就是发大财了。

    只是我想不通,为什么半块虎符能引来这么多的阴魂围宅。

    “这虎符在什么地方,我能看看吗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候老一脸的不情愿,不过最终还是点头了。

    我们从客厅出现,小金小跑了过来,站在候老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候先生,风水阁的人前来了,说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小金说完,候老立即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如果能顺利的解决,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“快请。”

    虎符我都还没看,这候老就去招待风水阁的人,我跟在后面,来到会客室。

    “普善阁主,马副阁主,两位前来有失远迎,还请见谅。”候老客气的开口。

    候老不是对风水阁有意见吗,怎么现在改变这么大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他的私事,我也不好多过问什么。

    前来候家的这两位大师,从气势上来看,都是四品靠上的修为境界,只是脸上的傲气重了点,除了这两位大师之外,在他们身后,还跟着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,看样子也是风水阁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候老先生,这两天我们翻阅典籍,这百鬼围宅的问题,我们想到了两个办法解决。”身为金城市风水阁的阁主普善开口说道:“第一个办法,就是你交出招来这些阴魂的东西,让我带回阁中,放在三清祖师画像下镇压超度,等到上面的阴邪之气消散完,这东西我们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办法,相对来说,就要简单一点了,那就是侯家得多一个儿子了,站在我身旁的这位,是我的徒弟王健,他的命格奇特,我替他算了一卦,能活九甲,而且身怀正气,正好可以借助院子中的压阴阵,镇压这四方阴魂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候老先生有儿子,本不需要再来认子,但是你的几个儿子,身上的正气不足,恐怕很难压制这些脏东西,再加上第二种办法需要借助压阴阵,可能会流逝一部分寿元精气,你的儿子恐怕无法胜任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借助压阴阵,必须得会九宫之术的人,现在时间紧迫,现学肯定是不行了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如何选择,还请侯老先生自己决定,第一种方法虽然见效,但是这东西必定是侯先生你的喜爱之物,我等自然不好强取,我个人的建议,还是第二个办法吧,让我的弟子帮忙压制,只要七七四十九天,这件事情就算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第二种办法,需要根据压阴阵和九宫之术,要在你的宅子里随意走动,最终用哪种办法,还是侯先生你说了算的。”

    普善说完,我站在角落之中,推算着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将阴物带走,无疑是最快最简单的办法了,如果这些阴魂都是虎符招引来的,那把虎符带走,那些阴魂也会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至于这第二种办法,让候老认儿子,这是什么骚操作。

    压阴阵本就不是什么长久的阵法,只要压阴阵之中的道士撤走,压阴阵就会失去作用,唯一还有用的就是那块泰山石,想要以一己之力镇压四方阴魂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风水阁的普善,看似是给了两个解决的办法出来,实则是另有目的,在我看来,第二个办法根本就没有丁点作用。

    看来,这风水阁是另有目地啊,或者是,他们已经猜到了候老的手里是个什么东西,想要将其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那就听普善阁主的,只要这件事情能解决,我一定厚礼相赠。”候老激动的开口:“只是委屈了你的徒弟,要给我当四十九天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普善呵呵一笑道:“候老先生客气了,不过要切记一点,王健需要在候宅随意走动镇压外面的阴魂,无论到什么地方,你都不能拦着,否则前功尽弃,一切都要候老先生自己负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