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斗法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斗法

    我看了几眼这虎符,伸手将其拿在手里,触之阴冷,很明显就能感觉到指关节被阴气冲的生疼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对我而言,并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半块虎符的身上,还刻着道家符文。

    如大家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,我手里的这半块虎符,甚至都还要小一圈。

    这些个道家符文,我能认出来,虽然兵家虎符的身上都刻有撰文,但撰文是撰文,符文是符文,根本不能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这些符文加持,看上去像是一道咒语,可惜只有半块,这符文也是不完整的,只有两块虎符放在一起,才能知道完整的符文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这虎符上的阴气浓郁,不似常物,说是阴物也不是很像,半块虎符能引来这么多的阴魂,阴物没有这么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或者这块虎符本身,就不是人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江辰,看出来了什么没有?”候老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将半块虎符放进鎏金盒子之中,摇了摇头:“这虎符上的阴气很重,鎏金盒子上的符篆是特制的封印符篆,应该是想把虎符的阴气单纯的封印在这盒子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比阴物还要厉害几分,应该是一块阴虎符。”

    阴虎符?

    候老满脸不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简单的解释道:“虎符出于战国时期,两块虎符,将军和皇帝各占一块,皇帝调兵打仗,都需要用手里的虎符去传旨,两块虎符完整的合二为一,将军就要授命出兵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阴虎符,意思就是调兵遣将的对象,不是人,而是那些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古代宋明帝借助阴兵打仗的故事,候老应该听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,那宋明帝当时节节败退,所有军队都死伤殆尽,后来遇到一位高人,帮其打造了一对阴虎符,此符不用于出兵,而是用于招阴。”

    “阴虎符出,阴兵报道,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故事,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我不清楚,但是面前这半只老虎,身上带着道家符文,而且还散发着浓郁的阴气,和传闻中的阴兵符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侯家突然遭遇百鬼围宅,这件事情本就让人匪夷所思,风水阁的人前来,应该也是想要弄清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,候老看着桌子上的鎏金盒。

    这东西现在就是烫手山芋,谁拥有谁倒霉。

    “你是风水师,能不能制作一道封印符,将这阴虎符再给封印了。”候老紧张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道:“现在还不行,阴虎符的阴气已经散发,造成现在百鬼围宅的情况,应该是把周围的阴魂都给招引了过来,就算现在封印了阴虎符,这百鬼围宅的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,是能找到另外半个老虎,两块阴虎符合二为一,这样才能号令四周阴魂离开。”

    候老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甚至还带着后悔的神色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阴虎符,不是他能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候老,我有个要求。”我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手里的鎏金盒子:“这阴虎符,世俗之人根本控制不住,你能护住一时,也护不住一世,风水阁的人前来,为了什么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解决百鬼围宅的问题,事成之后,这阴虎符要归我。”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想要和候老做交易,这阴虎符虽然只有半块,但是用处却大了,当然也只是对于我们这些修道的人作用大。

    候老听完我说的,整个人也变得迟疑起来,这东西的价值确实很多,但是他一个俗事之人,根本拿不住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与其拿在手里成了祸端,倒还不如找机会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再附加一个条件,在我能力之中,我为侯家做一件事,只要不触犯法律和人格道意,我都愿意去做。”

    这是我最大的让步,就算他不答应,我也不会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候老还是没有回答我,而是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利弊。

    现在,我们两个没有了之前的交情,有的只是商人之间的交易。

    “这样,第一,你帮我处理这件百鬼围宅的事情;第二,未来十年之中,我侯家要是出现生死存亡,你得出手帮我度过这个危机;第三,永远与我侯家交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答应,这阴虎符我双手奉上。”

    候老这么郑重的开口,而且这些条件对我来说也不难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我一口应下,候老也是个爽快的人,将阴虎符双手奉上,我收了阴虎符,两个人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密室出来,接下来就是我大展身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还好现在有一块泰山石,我正好可以利用泰山石,用手里的镇压铜镜,震慑四方阴魂。

    将镇压铜镜放在泰山石上,我开始用侯家买来的东西在地上摆阵。

    侯家的院子够大,我找人将四周的院墙披上红布,接着在院墙外面撒上香灰燃上蜡烛,而且还要不间断的续上蜡烛,直到晚上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这些煮熟的鸡蛋怎么处理?”小金抱着一箱子煮熟的鸡蛋开口。

    “把鸡蛋全部剥壳,然后每只海碗之中放一枚鸡蛋,看到我在地上拉着的红绳没有,沿着红绳的边缘,将这些海碗全都放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将剥壳的鸡蛋放到海碗之中,然后用白酒泡上,每只海碗之中的酒都要倒满,做完这些,你就找地方躲着。”

    小金指挥人忙东忙西,我将所有的红绳都拉好,接着拿了半袋白米来到红绳搭的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我开始在地上用白米画符,如果单靠我一人镇压这些阴魂,肯定是做不到的,我现在要做的就是,请阴差上来,镇压这些阴魂邪祟。

    阴差也是魂体,所以朱砂铜钱之类的镇邪之物,在这里是用不到的,而且想要沟通九幽地府,需要用到白米,用白米画符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至于酒里泡鸡蛋,说白了就是贿赂一下地府的阴差。

    能不能成,还得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就绪,我站在阵法外,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色,四周已经开始阴风呼啸起来。

    来到泰山石跟前,我看着石上的镇压铜镜,这东西一会我开始作法,就用不到了。

    现在,我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普善会不会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我拿出马玉铭给我的名片,思虑再三之后,还是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马阁主,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哈哈的笑声:“道友客气了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,所以我已经等候多时了,普阁主已经带着东西出去了,我这边就等着小友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看来,这马玉铭是成心和普善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事后庆祝,现在还请马阁主帮忙出手,天色完全暗下之后,帮我出手阻拦这普善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事情结束,我在亲自上门道谢。”

    马玉铭哈哈笑了起来,有些激动的开口:“好,那我们事后联系,我现在要去开坛,提前祝道友能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收回镇压铜镜,没有了铜镜镇压,人头顶上空的阴云瞬间落下,压得我都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至于候老他们,我早已经安排他们躲了起来,现在侯家的院子之中,就剩下我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金城的某座大厦楼顶,一道法坛之中,坐着一位身穿八卦黄袍的道士,手里拿着拂尘,嘴里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法坛之外,站着一位青年,同样手持拂尘,正在帮着法坛之中的道人护法。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普善和他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师父,真的不用顾忌马玉铭那老家伙吗,我怕他真的会出手阻止我们。”王健站在法坛外,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坐在法坛之中的普善,听到王健的话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马玉铭那老东西还不敢出手阻止我,今天我不止要侯家灭亡,还要那小子死,我要让他试试,百鬼蚀骨的滋味如何。”普善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徒儿,帮为师稳住法坛,我猜想那小子肯定会开鬼门,将为师的这些阴魂送到地府,等到他快成功之时,为师会灵魂出窍,亲自出手阻止,到时候你看好为师的七星灯,不要让灯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解决了侯家,下一个就是马玉铭那老东西,到时候他一死,这副阁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普善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神之中充满贪婪。

    “是,徒儿定不辱使命。”王健也得意的开口:“只是可惜,卢鹏被侯家给处理了,否则现在侯家已经是我们的掌控之物了。”

    普善冷笑一声,说道:“徒儿,我们修行修道,当要心狠手辣一些,等到为师破了那小子的法,回魂之后你亲自前去,取了他的脑袋前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普善师徒还在这边得意的时候,另外一处大厦之上,同样站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,穿着八卦道服,手持拂尘,身前只是简单的一张供桌,完全没有法坛的影子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马玉铭,只是与普善不同的是,他的桌子上满是各类的符篆。

    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只是不知道普善这老东西,知道我要出手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,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。”马玉铭得意的自言自语到。

    随即,马玉铭看向侯家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,老夫的本都在你身上压着,你要是输了,下一个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马玉铭说完,朝着另外一处大厦看去,在五分钟之前,从那座大厦上,已经起了一座法坛,而且正是普善的法坛,现在还不是马玉铭出手的时候,他的任务就是阻止普善,等到我将所有的阴魂全部送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一栋大厦上,一道人影站在最高处,带着鸭舌帽,带着黑色的墨镜和口罩,面朝的方向就是侯家。

    此人看着侯家的方向,摘下头上的鸭舌帽,顿时一头长发宣泄,披在脑后,颇有一番古代公子哥的气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