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一道大符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一道大符

    见我进来,马玉铭兴奋的站起身子来到我的面前,上来就抓住我的一只手,一脸赞赏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是发生什么事了,让马玉铭这么高兴,大早上的就来侯家,还和候老两个有说有笑的。

    现在抓着我的手,还一脸兴奋的样子,难不成是这副阁主转成正的了。

    “江辰,昨天事急从权,我没有告诉你我和马道长之间的关系,那是因为普善的原因。”候老淡淡的说道:“上次我丢魂的事情,你应该还有印象吧。”

    我愣愣的点了点头,上次的事情我还记忆犹新,只是怎么好端端的,有谈论起这个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事情水落石出之后,我发现那卢鹏和风水阁的人有关系,而且关系还不一般,虽然我想办法处理了卢鹏,但是卢鹏的接头人是普善,我动不了他,所以只能忍着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普善前来,是故意想要他徒弟留在侯家的,本来我的计划是让马道长出面的,但没想到普善针对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事情你也大概有了了解,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道长今日前来,也是想要谢谢你的,能出手解决了普善。”

    谢我?

    出手解决普善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候老说完,普善刚要开口,被我直接打断了话。

    “候老说的解决普善,是什么意思?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马玉铭听到之后,呵呵笑了起来:“江道友,事到如今,你就不用隐藏了,你的实力昨晚上我就见识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,普善和他的徒弟昨晚上已经死了,除了你之外,应该没有人能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王健的眉心被人一指洞穿,普善的魂魄被人搅碎,昨晚上普善灵魂出窍我是亲眼所见,他是针对你的,除了你之外,这金城市中,没有第二个人有这份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也是谢谢你,帮我解决了这个心头大患,本想着昨晚普善灵魂出窍之后,会伤及魂魄没有多少招架之力,我一个人出手,也能废了这个道门败类,但是没想到等我赶到普善施展的法坛时,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出手,那还会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马玉铭这一问,倒是把我给问住了,昨晚普善的魂魄确实前来过,但是被我的符篆给逼走了,而且他走的时候,还留下了狠话。

    当时我只想尽快处理侯家的百鬼围宅,根本就没有去多想普善的死活。

    所以等到地府的阴差将四周的阴邪镇压之后,我都懒得去理会普善这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现在马玉铭告诉我,普善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出手的我不清楚,但绝对不是我。”我弱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抹杀了普善,绝对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,所以我没有必要去承认这就是我做的。

    马玉铭和候老面面相觑,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最终,马玉铭的焦点又回到了我的身上,只是没有说话,而是拿出一张黄符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黄符的那一刻,我的神情直接绷紧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这道黄符有什么可怕之处,而是这张黄符上,拥有很强的道意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一下,直接让我联想到了在仓库那边的事情,当时赵猛派青面獠牙的猛鬼前来对我出手,生死一线之间,一道黄符飞来,直接灭了那猛鬼。

    当时地上只留下丁点黄纸碎片,上面还有一笔符文残存,当时我感悟了好久,都没有任何收获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会在这里见到一张完整的符篆,而且符篆之上的道意很是强烈。

    “这张符篆,是在普善身上发现的,他几斤几两我清楚的很,这张符篆拥有这么强的道意,根本不是他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马玉铭说完,我接过他手里的符篆,有之前临摹的经验,我对这张符篆上的道意,有了特别的感悟。

    到此为止,我能制作出的符篆,虽然拥有意义上镇邪压阴的功效,但实际上也只是鬼画符而已,威力着实有限。

    但马玉铭拿出的这张符篆,上面拥有很强的道意,镇邪压阴本就不在话下,甚至同样的符篆之下,这张符篆的威力会更强大。

    此刻,我沉浸在这完整的道意感悟之中。

    要是我能感悟到这一丝道意,那我在符篆之上的造诣,会更上一层楼的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怎么……。”候老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话还没说完,就被马玉铭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候老,这道符上的道意很强,江辰看符入迷,应该是感悟到了什么,这道意之强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,你不要打扰他,如果他能感悟到什么,在符篆之上的造诣,他会走的更远。”

    马玉铭的话,让候老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符篆上的道意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符,以文绘制,百文成符,千文成篆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以天地为幕,血肉之身为文,溶之……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我想继续感悟,可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。

    我猛地吐出一口血,整个人没有站稳,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,这符上的道意太强,不是我能窥探的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感悟到了什么?”马玉铭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站起来,将手里的符篆还给马玉铭。

    “只感悟出了一句话,百文成符,千文成篆,天地为幕,血肉为文,后面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我调息全身血气,让自己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马玉铭听我这样一说,整个人思索起来,接着一拍桌子,神情激动的说道:“大符啊,这绝对是一张大符。”

    “拥有如此道意的符篆,制符的人,修为怎么可能低了,我师父说过,修大符之人,都是窥探天机之人。”

    马玉铭神情近似疯狂,反正我是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半饷之后,我呼出一口浊气,睁开眼睛看去,发现马玉铭也坐在地上,手里拿着那张符篆入定,看来也是感悟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马玉铭从入定中醒悟,脸色变得苍白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“造化,天大的造化。”马玉铭战战兢兢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候老,江道友,咱们后会有期,我就先回风水阁了。”

    马玉铭匆匆离开,看来是领悟到了大道啊。

    我没有去阻拦,这件事情让我诧异的还是普善和他徒弟的死,难不成那位暗中,出手从赵猛手里救下我的高人,又出手灭了普善?

    总之不管是不是,这件事情算是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侯家继续停留了两天,侯家一切安定,金城市风水阁的格局也发生了变化,因为普善的死,现在马玉铭成了阁主,昨天他还来拉拢我做金城市风水阁的副阁主,但是被我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这风水阁之中藏污纳垢的,不是我喜欢的地方,所以我还是不去接触的好。

    现在,我也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江辰,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。”候老拉着我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候老松开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登上去苏州的飞机,坐下之后,我就开始闭眼休息,飞机什么时候起飞的我都不清楚,但我是被一阵嘈杂的交流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在经济舱的最前端,两位空姐正在过道之中帮人做心脏复苏抢救,另外两名空姐正在阻止周围的乘客拍照。

    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大叔,歪着脑袋正看热闹呢。

    好奇之下,我也伸着脖子看了几眼,发现过道的地上躺着一人,是死是活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我看着这人的身上,像是笼罩着一层黑雾,我揉了揉眼睛,看到的还是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难道是什么脏东西上身了?

    我暗中掐咒,打开了自己的阴阳眼,结果就看到那躺在地上的人,身上被尸气包裹,全然已经没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是要准备诈尸了啊。

    “大叔,这出了什么事情?”我问坐在旁边的大叔。

    这大叔看了我一眼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神经病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上来就开始睡觉,错过了一场好戏。”

    “躺在地上的那两个人,飞机起飞之后,就开始对飞机上的人动手,抱住谁就要亲谁,结果被人抽了一巴掌,倒在地上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,我看他八成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这大叔说完,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。

    我看着地上的那两人,两个人的身上完全没有了生机,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尸气,这样的人,已经没救了。

    那两位参与抢救的空姐,现在也已经累得筋疲力尽,按压心脏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立刻停止施救,找个安全的位置坐下,他们已经没救了。”我距离空姐所在的位置并不远,所以我的一句话,她们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只是,我没想到的是,我的一句话却给自己惹了麻烦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见你年纪不大,怎么一点慈悲心都没有,这两个男的虽然有错,但是也不能见死不救吧,你不想救他们,就坐在位置上看着就成,干嘛还要求别人也别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要是他们两个死在了飞机上,等到飞机落地,我们这些人都是要承担责任的,到时候他们真死了,谁来负这个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先别急着管别人,先把自己管好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真没想到,自己会受到众人的攻击,我这是为他们考虑,所以才让空姐停止。

    要是在这么折腾下去,恐怕不出五分钟,这两具尸体就要起尸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这么不识好歹,我也懒得去说,而是和大叔换了个位置,我坐在过道的边上,让他坐在靠窗的位置。

    周围的乘客见两位空姐累得不行,一些年轻的小伙子主动要求帮忙。

    我坐在位置上,只是淡淡的看着。

    经过众人这么折腾,再加上这么多人靠近,这两具尸体接触到了更多的人气,起尸已经是必然的了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就睁开了眼睛,周围的这些人看到尸体有了反应之后,一个个兴奋的不知所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