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打你怕脏了手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打你怕脏了手

    我在这边等候了有半个小时,期间给这两具行尸换了一次镇压的符篆,我手里没有专门定尸的将军符,普通的镇压符只能压制一时半刻,过后就会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时间,风水阁的人还是没有前来,机场距离市中心,从我下了飞机开始计算,到现在为止,也应该到了,可是现在愣是人影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甚至我都在怀疑,这风水阁的办事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联系一下你们的工作人员,风水阁的人怎么还没来?”我对着那两位工作人员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等我说完之后,这工作人员的神情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先生,实在是不好意思,刚才我们才联系了,说是前来处理这件事情的大师正在来的路上,说是再让等待片刻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还要等,这苏州风水阁的人是有多大的架子,这我等的都有一个小时了吧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两具行尸随时都有可能诈尸,我才懒得在这里等候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有二十分钟吧,才有人前来,只是当我看到来人之后,心中也憋着一口闷气,处理行尸的问题虽然不大,但是这个问题也不小啊。

    来人是一男一女,两个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,怎么看都怎么像浪荡货色。

    “苏少,你弄疼我了,这里这么多人呢。”靠在男人怀里的女人发嗲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还有机场的两名工作人员看着,这两个人还是如此,丝毫不在意周围是否有人。

    那男的被怀里的女人这么一刺激,顿时手就不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在床上你可不是这样说的,怎么现在后悔了。”这男人一脸玩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,是你真的弄疼人家了,你老子让你前来镇尸,你还和我玩了这么久,你就不怕你老爹回去收拾你吗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他还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,说不定又要来说我不知检点了,我可不想在被你老爹骂了,我这脸都没地方放了。”

    这女的说完,将这男人的手掰开,然后跟在男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小妖精,等回去再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男的说了这么一句,朝着杂货间这边走来,在看到我之后,不屑的从口袋掏出两张镇尸的将军符朝我机场的工作人员扔去。

    “这两张是镇尸符,贴在那两具尸体上,晚点我派人前来拉。”

    这男的说完,转头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飞机上出手,镇压住那两具行尸的人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这男得还不断的打量着我。

    “是我,不过既然你有镇尸将军符,那就没有我什么事了。”说完,我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,我有说让你离开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这男的。

    “我话都没有问完你就想走?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,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见你眼生,应该不是苏州风水阁的会员吧,你来这边什么目的,飞机上平白无故的出现行尸,是不是和你有关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男的,有些无语,这是准备对我兴师问罪了?

    我懒得去理会,转身就准备离开,和这样的人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只是我刚迈出一步,这姓苏的就扣住了我的肩膀,手劲奇大,只要我敢乱动,他就会扣断我的琵琶骨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我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干什么?这句话得我问你才对吧,你想干什么,我问你话你是聋了还是故意装作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会点道门法术,就觉得自己了不起,不过是抓了两只行尸,你拽什么拽。”

    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我扫了他一眼,根本提不起兴趣和他争论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没有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动手打我不成,你知道我是谁吗,苏州风水阁阁主是我老爸,你动我一下试试。”

    我说呢,敢如此怠慢这件事,是因为有所依仗的,风水阁的阁主是他老爹,这个名头确实很强,要是换做一般人,还真的不敢对他怎样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,打你怕脏了我的手。”我说完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可这小子,并没有打算放过我的意思,伸手就朝我的肩膀抓来,我已经完全丧失耐心,在他朝我抓来时,我也出手,抓住了他的手腕,猛地一带一拧,拧断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顿时,这小子的哀嚎声传来,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立刻引来不少人。

    那跟在这男人身后的女人,见我动手拧断她男人的手臂,顿时吓得惊慌失措起来。

    “想要找麻烦,来慕容家找我,我随时奉陪一二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么一句话,我就离开。

    他要是敢来,我还有手段等着他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,我给陆晴晴打了个电话,说是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我回到慕容家,站在慕容家门口,发现那股压抑的感觉彻底消失,因为慕容楠的双腿已废,所以今后的生活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。

    现在慕容家的天谴已经过去,慕容楠的几个儿子也都搬了回来,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天,慕容家发生了大事情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金城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吗,你小子走都不说一声,就让晴晴来和我解释,你的时间真的这么赶?”高雄不瞒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一笑,简单的解释了一下,不过他也没有要怪罪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,明天你带着晴晴还有清儿去街上置办一些过年用的东西,现在慕容家这个情况,能帮一把是一把。”

    高雄说的这些,都是清理之中的事情,我没有理由去拒绝。

    要是明天出去采办,恐怕后面几天也闲不了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我给常威打了个电话,说是下午去他朋友那里看看,有没有适合我的罗盘,结果这家伙兴奋的不得了,还说到时候亲自来接我,当然我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老小子怀揣的是什么样的目的,但我的目的很简单,那就是买一块合适的罗盘。

    吃了午饭,我联系了常威,本来我想带着陆晴晴和清儿一起去见识一下的,但是被常威给拒绝了,说是带着女孩子过去有些不方便,我也没坚持,就一个人跟着常威离开了慕容家。

    “我那朋友听说你要来,把他不少的好东西都给拿了出来,说是等你到了之后随便挑,随便选,只要是你看上的东西,他都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钱?”我诧异的开口。

    常威倒是一点也不客气,回答道:“我那朋友是个性情中人,听说了你在飞机上的事情,当即拍手叫绝,要是你不给我打电话,我就要打电话联系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捣鼓古董的人,是不是脑子都有些问题,我只是想要一块罗盘,飞机上的事情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,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性情中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相信那句老话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啊。

    再说古董界有一句话不是说的好吗,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,这上了年份且保存完好的罗盘,一块少说都是十万靠上了,现在常威却说他的朋友让我随便挑随便选,这是多么财大气粗的财主才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土财主,也没有这样把自己的财往外送吧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在飞机上,我就觉得你不是什么做古董买卖的,见了那两具行尸,你表现出来的样子,也非常人可比,在我说出他们两个要诈尸的时候,你就安静的坐在位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气魄,可不是任何人都有的,而且在我说道风水阁的时候,你表现的就激动了,看来对我也是有目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让我随便挑选罗盘,看来不止是交个朋友这么简单吧。”

    坐在车上,我就把话挑明了,我不喜欢拐弯抹角,也不喜欢别人给我摆鸿门宴。

    之前没有拆穿常威,是因为觉得他这个人还算不错,而且也是想要一块好的罗盘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表现出来的热情,有些太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兄弟你啊。”常威呵呵笑着说道:“等到了地方,我再告诉你是什么事情,我向你保证,要是你不愿意参与进来,我肯定不会强迫,到时候你出钱我出东西,咱们做生意上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见常威还是不愿意说,我也没有多问,等到了地方什么都一清二楚了,我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的。

    常威开车带着我越走越偏,最终来到一处不起眼的村落里面。

    这地方还挺隐秘啊。

    来到一栋宅院之中,这是一栋不起眼的三层小楼,从外面看稀松平常,但进到里面,则是内有乾坤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杜兄,人给你请来了。”进到院子,常威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站在院子之中,看着院子之中的陈设和摆放,有几块巨石杂乱无章的放在各个角落,但实际上这是一座小型的风水局。

    独特的风水格局,加上独特的建筑方式,形成独特的守财格局。

    金蝉含金,只进不出。

    三石点金,富甲一方。

    看来这里的风水局,是经过高人点播过的。

    听到常威的声音,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三位中年男子,看年纪和常威差不多,大概都是三十来岁接近四十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看着我,都不断的上下打量,但脸上都是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常威,我现在是越来越怀疑你的眼光了,你说的高人难道就是这个奶娃娃?”

    三人之中,其中一位长得尖嘴猴腮的男人开口,毫不避讳的在这里批判我的存在。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,手上戴着佛珠,脖子上挂着佛牌,手里还盘着两颗舍利,至于身上带的各种各样的避邪配饰,有的我都叫不上名字。

    但是论避邪,他带在身上的这些东西,没有任何的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