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给我废了他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给我废了他

    生怕是错过什么重要的讯息,我将羊皮卷拿到自己面前,认真仔细的看着手里的羊皮卷,中间的图腾,确实是鬼咒,这一点绝对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见我反差这么大,杜平几人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江老弟,看你的样子,这个东西你认识啊。”尖嘴猴腮的季元畅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我将手里的羊皮放下,疑惑的看了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我很好奇,这东西他们是怎么拿到手的,而且上面的图腾还和鬼咒有关。

    “之前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这个图腾,所以觉得有些眼熟而已。”我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想问你们,这块羊皮你们是怎么得到的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问,杜平他们几个面面相觑,最终这才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这块东西是从地下拿出来,为此我们死了好几个人,才带回一块羊皮,根据我们找人翻译还有图上的图腾来看,这上面记载的是关于长生不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座墓,我们下去了三次,和羊皮上的记载一分不差,只是想要往墓室深处走,就需要能人异士陪同前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想邀你加入的原因,常威说你在飞机上用符篆镇住了行尸,单凭这一份手段,你就有资格加入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了解,这座大墓之中,有不少长生不老的办法,只是我们能不能得到,就是另外一说了。”

    见杜平还在一个劲的说服我,我看着羊皮卷上的鬼咒图腾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身中了鬼咒,想要的不就是弄清这个东西吗,不管是秦琼还是逼神,都警告过我,不要刻意去追查鬼咒的来历,只是现在这条路就摆在我的面前,我不得不去。

    事关我的性命,我一定要去弄清楚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也可以参与进来,但是你们如何保证,就凭我们这几个人,怎么可能有办法走到墓穴的深处。”我放下羊皮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杜平先是呵呵一笑,接着开口说道:“这一点江老弟可以放心,我等既然都是为了长生不老,自然就不会如此贸然下墓,人员方面你放心,都是信的过的人。”

    杜平既然这样说,我也不好再多问什么,至于他们说的这个墓,下面有什么我懒得去知道,我想知道的,只有关于鬼咒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动身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杜平思虑了片刻,开口道:“这个不急,一个是要过年了,一个是这个墓是在川境,等到我将所有人员召集齐我们再动身也不晚,怎么得,也到过了十五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这世间都还早啊。

    常威带我离开,在路上我也问了些关于这古墓的事情,只是他的口风很紧,什么都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回到慕容家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陆晴晴和慕容清正在闺房说悄悄话,高雄和慕容楠两个人,则坐在酒桌上谈天说地,我一个人回到卧室,看着手机上的照片,这是我离开的时候,拍了一张羊皮的照片。

    上面的鬼咒图腾,到底意味着什么,我现在也想不明白,只是真的要下墓的话,可能我还要做足准备才行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清晨,我和陆晴晴还有慕容清三人开车上街,现在距离过年还有四天了,街道上都是披红挂绿的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将车子停好,我们三人来到步行街,两个女生手拉着手走在前面,我只能当做跟班,跟在她们两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没多大一会,我手上的东西就拿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晴晴,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一会,我把这些东西放到车上再过来,你们两个不要乱跑。”我开口说道,奈何手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们两个也逛累了,坐在这里休息一会,你快去快回。”陆晴晴挽着慕容清的手坐下。

    我拿着东西展开全速,朝着停车场赶去。

    等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放进车子里面,我就赶紧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这一来一回,少说也耽误了有二十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等我赶回来的时候,发现陆晴晴和慕容清两个人正坐在桌子旁有说有笑,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,两人旁边又坐了一位男士,年纪看上去也有二十一二的样子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我发现这男人的眼神不时的在两个人的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陆晴晴初来乍到的,应该不是她认识的人,唯一的可能就是慕容清了,她在这边熟悉,认识一些三教九流的人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见我过来,陆晴晴赶紧起身来到我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们继续逛吧。”陆晴晴这么一说,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事。

    慕容清也站起身子过来,和陆晴晴两个一左一右挽住我的胳膊,我脸上一红,被两个女人左拥右抱的,这还是头一次啊。

    “是的呢,老公我们去买衣服。”

    我去,又是一句老公,这是想把我害死啊。

    陆晴晴一句老公,叫的我浑身骨头酥麻,慕容清也跟着起哄,这会让晴晴吃醋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陆晴晴,发现她的眼神并不在我身上,而是在那位男士身上,不止是她,就是慕容清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男人而已,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吗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,也看了那个男人一眼,身上没有任何的气场波动,看样子不是玄学界的人,只不过是一个世俗之人而已,有这么害怕吗。

    “两位美女,你们不至于这么排斥我吧,难不成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男朋友,两个女人伺候一个男的,兄弟你艳福不浅啊。”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男人,满脸自傲,似乎我在他眼里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慕容清和陆晴晴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这一点不可否认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这男的,就认为她们两个配不上我吧。

    我没开口,这样的人和他多费口舌,就是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能看他两眼,还是我以为他和慕容清认识,早知道她们不认识,我就上手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我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只是刚走没两步,那男人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两位美女,你一个人吃的下吗,不如让给兄弟一个,这个价格吗,自然好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了上去,如果只是流氓,说两句也就算了。慕容清虽不是我的对象,但也是我的妹子,现在这厮竟然和我谈起价格来,不管是谁能是金钱论买卖的吗。

    被我一脚踹翻在地,周围的人都朝我这边看过来,那男的撞到不少东西,弄得身上乌七八糟的,肮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再口无遮拦的,我不确定下一次还能不能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准备带她们两个离开,谁知这男人反手抓起一把椅子,朝着我的脑袋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想惹事,但每次这些事情都能找上我一般。

    我将慕容清和陆晴晴推开,手里的鬼杵瞬间展开,横在了头顶上,使得那椅子没有砸下来。

    伸手一翻,再次踹出一脚,那男的倒在地上捂着胸口,疼的打滚,刚才气愤没有收住脚,断两根肋骨是肯定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你最好听清楚了,否则没有人能救得了你。”说完,我收起东西离开。

    走了好大一截,慕容清和陆晴晴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刚才吓死我了。”慕容清喘着大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送了个东西而已,你们两个怎么就招惹上这种人了。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晴晴看着我,又看了一眼慕容清,我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也怨我。”慕容清抱怨的说道:“当时我和晴晴在那里喝水,那男人见我们旁边没有坐人,就询问我能不能坐下,当时我见他长得还可以,就让他坐下,顺带调戏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没有想到,这狗男人以为我和晴晴是出来卖的,说什么都要拉着我们两个去酒店,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我们就说有了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那男人趁你不在,不停的对我和晴晴说骚话,还想对我揩油。”

    慕容清说完,本来动手打断他几根肋骨,我就觉得挺亏欠人家的,但现在看来,他挨的打一点都不亏啊,我还觉得自己打轻了呢。

    在步行街又转了几圈,将所需要的东西买齐全之后,我们就准备找个地方吃饭。

    将东西全都放到车子里面之后,刚准备去餐厅的时候,一群人围了上来,手里都还拿着棍棒,为首的男人就是骚扰晴晴和慕容清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捂着自己的胸口,一脸得意的看着我们三个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,会被我把你给堵到这里,你敢动手打我,也不打听打听狗哥在这一带的名号,你打断我两根肋骨,今天我要不把你打爬在这里,我就跟你姓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旁边的这两位妹妹,等解决了你,我就带她们两个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,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狗哥一脸龌龊的样子,我只恨自己刚才没有打断他的牙。

    这些拿着棍棒的人,听到之后全都朝我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躲进车里,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就开始动手,几分钟后,所有人都躺到了地上,捂着不同的地方惨叫。

    那自称狗哥的男人,一脸震惊的看着我,双腿发抖,有些站不稳。

    结果,扑通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,可能是断了的肋骨二次被伤到,疼的狗哥也是嗷嗷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别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跟着海哥混的,你没听过我的名头,海哥的名头你总听说过把,求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放过我一马吧。”

    狗哥跪地求饶,我根本就没有想着放过他,之前有心放过他一马,结果呢,找人来把我围了。

    要是在放他一马,是不是又要找那什么海哥,一起过来把我给围了,这样的事情,我又不是第一次经历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海哥,听着怎么这么耳熟!

    难不成是?常海?

    “你说的海哥。可是叫常海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这狗哥一听,顿时就愣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知道海哥,那一切就好办了,海哥的凶名你是听过的,要是他知道你欺负我,肯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咱们化干戈为玉帛,就这样算了吧,我也不和海哥说你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狗哥的话,听得我哈哈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和我讨价还价的。

    “行吧,不过你都这样说了,我觉得还是通知一下常海的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找到常海的电话,直接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起初,这狗哥还不信,等到常海的声音传出,这狗哥的神色顿时就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