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另一位阁主动手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另一位阁主动手

    我将这里的事情说了一遍,常海那边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让狗哥立刻滚回去。

    至于回去之后是个什么样的场景,就不是我能管的了。

    我帮着常海救了他大哥,左不过欠我一个恩情在这里,现在他手里的人犯了我的霉头,我就不信他不收拾这狗哥。

    打人的事嘛,能不自己动手,还是不要动手的好,除非是真的忍不住。

    我挂了电话,看着一脸哭样的狗哥,蹲下身子安慰了他几句。

    “常海的手段我没有见过,但是他要是打人的话,你肯定见过,所以哥哥在这里就先祝你前程似锦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的妹妹和女友,你就不要惦记了,回去之后,好好享受海哥的怒火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们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至于狗哥回去承受什么样的待遇,与我无关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慕容清,我是真的无语,这惹事的速度真不是盖的,上次是招惹到独眼,这次又是什么狗哥,能不能不要总是招惹这些社会帮派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话,我也没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回到慕容家,一转眼就到了除夕跟前,慕容家热闹非凡,虽然残疾人众多,但也阻断不了这过年的气氛。

    慕容家祠堂,所有人跪在地上,对着慕容家的祖宗牌位磕头上香,等做完这些,慕容楠在慕容清的搀扶下,跪在院子的石板上,烧纸上香。

    意欲何为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慕容家的祭祖,算是告一段落,回到慕容家的时候,保姆已经准备好了饺子皮和饺子馅,再给这些人发了红包之后,慕容楠让他们也回家过年去了。

    辞旧迎新,年年岁岁又一朝。

    所有女将都去参与了包饺子,男人们自然是在摆放桌椅。

    慕容楠和高雄两人,坐在客厅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“干爹,我现在需要出去一趟,晚饭之前肯定回来。”

    高雄看着我,看了看时间。

    “今天除夕,你在这边是有什么朋友吗?”高雄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道:“之前我救得一个人,醒过来了,说是今天想请我过去一趟,本来我也想拒绝的,可是盛情难却。”

    高雄本来想说什么的,但被慕容楠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吗,总有些朋友需要应酬,再说了今天这里人多,也不用大侄儿在这忙活,就让他去吧,等到饭碗的时候,一定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出了慕容家。

    来到阿龙所在的大厦,可能是因为除夕的原因,聚集了不少人在这里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一个脑袋上缠满纱布的人站在门口,要不是看到旁边还有人,我以为我自己撞到木乃伊了。

    那缠满纱布的人见到我之后,情绪很是激动,直接蹲在了墙角,好像很怕我一样。

    这人,真奇怪。

    来到楼上的小房间之中,除了阿龙和常海之外,还有娇姐也在,只是没想到的是,这娇姐竟然穿着一身红,这妖冶的装扮,比厉鬼还要恐怖几分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好当面这样说人家,否则挨打的就是我了。

    看到阿龙坐在床上,虽然看上去虚弱,但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寒暄了一个多小时,我才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慕容家,饺子已经下锅,虽然这里热闹非凡,但我还是想念小时候,爸妈都在。

    父母离婚,母亲改嫁,而且还在京城,父亲的溺亡,也是这个女人造成的。

    至于京城,迟早有一天我会去淌一圈。

    夜半,我跳到慕容家的房顶上,四周烟花凋零,已经是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要是父亲在的话,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梦乡了吧。

    在房顶上坐到天亮,我才回到卧室洗漱,等到所有人起来,一切如旧。

    以我现在的实力,就是连着几天几夜不睡,都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从房间出来,我准备去找陆晴晴的时候,慕容楠摆动着轮椅出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陪我去一趟祠堂。”慕容楠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没拒绝,开车带着慕容楠来到慕容家的祠堂,自上次之后,慕容家的祠堂就干净了不少。

    慕容楠给慕容家的列祖列宗上了香之后,与我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找你来,是为了什么事情吧。”慕容楠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猜到一点。”我开口回答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慕容楠问道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开口说道:“应该和慕容清有关吧。”

    我只说了一句,慕容楠听到之后,沉吟了片刻,开口说道:“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考虑好了,况且和已经有了陆晴晴,慕容清是你的女儿,理当让她自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而不是非要安排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放在古代的封建王朝,一男可以多妻妾的时代,我也还是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清儿是个好姑娘,她应当有自己的追求,如果你一心想要把她硬塞给我,这伤害的不止是她一人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到这里,慕容楠沉默不语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还是之前的态度,清儿该去选择她自己的路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慕容楠朝我看了过来,一双无神的眼睛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有你自己的选择,我也有我自己的打算,你来我跟前,让我再摸一下你的头骨。”

    我迟疑了一下,来到慕容楠跟前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饷之后,慕容楠收手,我站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,那我们就来做笔交易。”慕容楠开口说道:“我慕容家有两道天机,我小儿子泄露一条,现在还有一条,就在这祠堂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时间,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你需要这道天机,随时都可以前来取走,但唯一的交换条件就是,你娶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不需要呢。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楠呵呵一笑,说道:“那这笔交易自然不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找你前来,就是为了此事,我能告诉你的是,我慕容家的这道天机,除了你无人能承受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说的什么意思,你可以自己去理解,记住时间只有十年。”

    慕容楠说完,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今天初一,都等着拜年呢。”慕容楠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带着慕容楠回去,回去之后又是热闹的一天。

    一连在慕容家待到初五,高雄才打算回去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下一次见面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,等我有时间了再来看你,或许用不了多久,你就要来庆阳市喝我儿子的喜酒呢。”

    高雄这意思,让陆晴晴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“赶紧滚吧。”慕容楠骂道。

    高雄呵呵一笑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江辰,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,我只等十年。”慕容楠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我脚下一顿,回头看了一眼,接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坐在飞机上,陆晴晴坐在我的身旁,一脸神秘的看着我:“慕容伯伯说的十年之约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听到陆晴晴这样问,高雄也凑热闹的开口:“就是,那老东西和你私下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顿时我就头大了,总不能说慕容楠要我十年内随时都可以去找他,然后把慕容清嫁给我吧。

    这样会伤了晴晴的心的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:“这个嘛,是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出来,只是十年时间而已,说不定十年的时间,我已经把身上鬼咒的问题解决,只要鬼咒解除,我就和正常人无异,到时候我就可以不再踏入玄学界,无忧无虑的过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陆晴晴是个贴心的女人,见我不说,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之后,飞机落地,从机场出来,我和陆晴晴跟着来到了高家,只是从机场出来,我就感觉到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有人跟着我,但却不知道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等到所有人都睡了,我抹黑从高家出来,那躲在暗处的眼睛也跟上了我的脚步,果然这是朝我来的。

    我加快脚步,来到一处无人的小广场上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我淡淡的说道,眼睛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“警惕性这么高,万青古折在你的手里,不亏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在我身后响起,我竟然没有感觉到,他是如何出现在我身后的。

    等我猛地转身过来,在我身后差不多十米左右的距离,站着一位头发花白,脸色红润,手持拂尘的老头,正一脸微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施文山,庆阳市风水协会的会长,和万青古是一丘之貉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来给万青古报仇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施文山看着我,呵呵一笑,接着点了点头:“当然,那你觉得我找你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万青古的死,周围各个风水阁,对我虎视眈眈,试图想要吞并我这风水阁,老夫联合万青古经营了多年的风水阁,不能因为万青古的死而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,总要付出代价的,我听他提起过,你手里有一件不错的法器,只要你肯让出来,并且归顺与我,我可以不杀你,而且还可以把你带到风水协会之中,万青古的位子你也可以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欣赏你的实力,年纪轻轻就达到三品上境界,这样的天才,可是为数不多啊,就算是放在京城,这样的人才也是佼佼者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说完,我顿时无语,感情万青古的一条命,还不及我手里的法器重要啊。

    还真的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交出法器,你就会放过我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施文山见我如此,满意的点头道:“不错,就是如此,只要你交出法器,我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,我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”我鄙夷的开口,接着手里的鬼杵展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法器,有本事你来抢!”

    先得到法器,再动手杀人,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我又不傻,怎么可能相信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打起来我也未必会输啊。

    “动手之前,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,太阴观音,你可知道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一甩手里的拂尘,气愤到了极点,显然是被我愚弄之后,有些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太阴观音的,老子根本不认识,你想死我就成全你,杀了你,你手里的法器一样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施文山挥动手里的拂尘朝我抽了过来,我侧身躲开,也开始出手,这老东西的实力要比万青古精进一些,当时我实力低微,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杀万青古。

    他的死,完全就是一个意外,凌苏出现,用太阴观音吸干了万青古的精血,因此才灭了万青古,否则以我当时的实力,是玩玩做不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