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鬼打墙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鬼打墙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你能解释的清吗,就算你想解释,别人也未必会愿意听,而且听那些人的脚步声,可能是剩下的人都进来了。

    施文山跟着我一路狂奔,知道感觉那些人没有追上来,我们两个才停下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为什么要跑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跑,我们就真的洗不清了,后面的那些人都会以为人是我们两个杀的。”施文山愤愤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解释,可以站在这里等着他们,也可以将这件事情推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,还需要我教你吗?你不止一次下墓吧,规矩应该比我懂才对,怎么这个时候想着去解释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活,你直接给我一句话,你要是想死我不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继续往前走,施文山被我说了一通,当即没有了脾气,追上了我的脚步。

    在前行的路上,躺在地上的尸体并不少,不过都是行尸走肉和凶尸,在他们的头上,都贴着一张蕴含道意的将军镇尸符。

    这手笔,是木老的没错。

    不过,让我疑惑的是,这些行尸走肉虽然尸体不僵不腐,但是它们身上的服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腐烂掉的。

    这有的行尸身上的服饰完整,更像是现代的衣服,有的只是干尸一具。

    甚至是,有的行尸走肉身上,都还穿着道士的服饰。

    “这一路过来,你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施文山摇了摇头说道:“除了行尸走肉和尸骸,还能有什么,我只希望我们两个不要遇到凶尸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抱怨了一句,我无语的摇摇头,也没有继续理会他。

    看来我发现的这个问题,他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原因,跟在身后的那群人,一直追赶不上我们两个的脚步。

    五个小时之后,我和施文山看着眼前的两条通道,一时难以选择,这是我们进入墓穴后,遇到的第一个岔路口。

    “左边是天然洞穴,有开辟的石阶是通向下面的,右边的是人工堆砌的墓道,比之前的要小很多,一上一下,要是你,你怎么走。”我开口询问施文山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选择木老走过的墓道,那就意味着我们会一路顺风,如果不是,那可能等着我们的可能就是凶尸了。

    施文山被我这样一问,也陷入了抉择之中。

    这两条通道之中,基本上都有人走过的痕迹,想要分辨出来那条是木老走过的,很难!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选,那就我选了!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施文山没得选择,见我走进天然的溶洞通道之中选了下路,无奈之下也跟着我一起走进溶洞。

    溶洞的石阶都是往下走的,人工搭建的墓道都是往上走的。

    “江辰,看你年纪轻轻,没想到也想要长生不老,看来这个秘密是真的诱惑人。”施文山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脚下的路,尽量让自己的步子变得轻盈,墓道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而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找上我。

    “长生不老?我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能长生不老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施文山疑惑,反问我道:“既然不是长生不老,那你下来是因为什么?难不成还有什么东西,能比长生不老有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不管施文山怎么说,我都懒得去理会,只是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渐渐的,施文山见我不说话,也就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,我和施文山停下脚步,因为在我们面前的地上,躺着一具尸体,脖子上被人划了一刀,直接毙命。

    我手里的鬼杵展开,前去翻动尸体,这人我有些印象,当时我们出手剿灭僵尸蛊蝶的时候,这个人也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看伤口,像是木老身旁的那位白袍人做的,这人的脖子伤口处,还散发着煞气,除了白袍人的那把黑色短刀,我们这些人的身上,可都没有这样的煞器。

    “这伤口,像是木老侍从手里的煞刀所做,而且这四周也没有打斗的痕迹,这一位五品下的境界,能被人一刀秒,实力可见不俗,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,除了木老之外,就是那位侍从有这个实力了。。”施文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我也同意他这个观点,能做到这一点的,除了木老和白袍人,真的就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对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施文山吸了一口气,满脸疑惑的看着我说道:“那木老的侍从,为什么要杀了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非要说为什么,恐怕也只能说这个人该死了。”我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?”施文山还是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对施文山是真的无语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手镇压僵尸蛊蝶的时候,这个人在干嘛,你有没有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面对我的质问,施文山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木老当着我们这些人的面杀的那位,还有之前通道发现的那位,加上现在这位,都是当时我们出手的时候,他们在一旁只是看着没有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施文山算是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继续往前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我们两个倒也算安全,这条墓道一直是往下的,具体下了多深我不清楚,在路上我和施文山遇到了一具凶尸,不过这凶尸已经丧失了攻击能力,我和施文山想要解决也不难。

    拐拐角角的,我们两个走了好大一会,来到一扇石门跟前,相比之前的那扇石门,眼前的这扇石门,则要小的多了,就算如此,也有两层楼的高度了。

    我和施文山在周围寻找开门的机关,这么厚重的石门,想要单凭人力就想打开,显然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过来看,这里有一副石刻画,上面还有血迹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一说,我走上前看了一眼,发现这石刻画上,还真的有血迹,不过这血像是渗透到石头里面一样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石门,是需要血才能打开,这石刻画旁边的字咱也不认识是什么意思,要不滴上几滴血上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看着我,想要听听我的想法,我看着蚀刻画旁边的文字,这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字,像极了网上展出的甲骨文。

    篆文我都认不齐全,更别说这些甲骨文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用小刀划破在的手,将血滴在了石刻画上,果然那石门开始有了动静,在震动了几下之后,打开了一跳缝隙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随着石门的打开,一道幽光顺着门缝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光?

    我和施文山面面相觑,接过他手里的刀子,我划破自己的手指,将血滴在了石刻画上,石门打开的速度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石门打开的越快,透出的幽光也就越亮。

    等到能容下一个人正常通过的时候,我和施文山闪身进入。

    身后的石门砰的一声关闭,我根本没有去理会石门是否关闭,而是愣愣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整条墓道之中被夜明珠照的一览无余,头顶上空镶嵌的夜明珠,犹如天上的星辰一般,整条木道之中虽然算不上白昼,但已经用不到手电筒了。

    墓道之中,两边齐刷刷的全都是石头雕塑的士兵,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工程,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这夜明珠,随便带出去一颗,后半辈子就完全不愁吃喝了。”施文山激动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这里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碰的为好。

    随着我们不断前进,通道之中的光亮也渐渐明堂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埋葬的到底是什么人?”我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施文山看着我,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造啊,我要是知道,我早就长生不老了。”

    算了,问了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走了不知道多久,眼见这条道就要走到头了,结果一转眼,前面又是一条。

    “别走了,停下。”我开口叫住施文山。

    施文山停下脚步,回头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这么长的一条道,明明看着已经走到头,可一转眼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里借助夜明珠的光亮,整条墓道里面都是绿森森的,倒是让我直接忽略了一点。

    鬼打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施文山还疑惑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们撞邪了,遇上了鬼打墙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施文山脸色惊恐,不由的张望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这里的通道这么深,不可能遇到鬼打墙吧,而且这四周也没有鬼气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施文山,手里一摸口袋,将鬼杵拿在手里,接着抽出一张黄符,念咒之后扔在地上,接着我用手里的鬼杵,直接捣在了黄符上。

    顿时一道罡气横扫,四周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吧,不可能是鬼打墙,我们赶紧继续走吧。”施文山说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未动,施文山走了几步,发现我站在原地未动,来到我的面前,一脸不爽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怎么了,这墓道里面有潜在的危机,你愣着干嘛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施文山,没有开口,之前还不觉得,这一刻我怎么看他怎么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那天我一脚踹在你的脸上,你有没有恨过我。”我开口问施文山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施文山呵呵一笑道:“我当是什么事,只不过是踹在了我的脸上而已,现在我们冰释前嫌,这里太危险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上来就抓我的手,但是被我给甩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我那天并没有踹在你的脸上,当时那么多人看着,我是一巴掌抽在你的脸上。”

    等我说完,施文山一拍手,一脸尴尬的说道:“你看我这记性,身为风水师,哪有不拉仇恨的,我这是记错了,之前和人打架,对方踹在了我的脸上,我记混了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看着施文山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可以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施文山转身,我松开裤子,尿在了施文山的身上。

    刚才我用黄符还有鬼杵破煞,结果没有一点反应,而且也没有鬼气反应,说明这不是阴魂作祟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阴魂作祟,但是面前的施文山也不是原有的施文山,这个明显就是假冒的。

    之前施文山都是走在我的身后,现在却走在我的前面,这是有意要把我带到他想去的地方,我停下不走,这东西竟然还生气了。

    我倒想看看,这东西是个什么。

    “上清破邪。”

    “九幽拢煞。”

    “泰山镇阴。”

    “童尿破像。”

    “诛邪!”

    施文山听到动静转身过来,我咬破手指,伸手一弹,一颗血珠落在了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顿时,施文山的惨叫声传来,从他的脑袋开始,施文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