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九天玄女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九天玄女

    我手持鬼杵,眼神冷冽的看着施文山,等着他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四周如火焚烧一般,快速的蔓延开来,施文山的样子也完全显露出来,等看到他的本相之后,还是把我吓了一跳,就连这四周的环境也完全变样。

    施文山变成了一只木偶,我手里的鬼杵挥打出去,谁知这木偶直接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玩好玩。”木偶嘴里咿咿呀呀的。

    四周的环境一变,我扫了一眼,发现这里哪还是什么墓道,这是已经到了墓室之中。

    整座墓室很大,地上摆放的,还有墓室之中挂着的东西,无一例外全都是木偶,这些木偶全都是大眼睛大嘴巴的,眼神全都盯着我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木偶,眼神全都看着你一个人,你自己想一下,这个场面该有多么的骇人。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,不敢动弹一下,四面八方全都是木偶,而且在这墓室的正中心,还有一座石棺,石棺之上坐着一只木偶。

    我扫视四周,没有施文山的身影,我能中了这个道,施文山肯定也少不了,恐怕现在进来的所有人,都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可能从我们滴血进了石门之后,就被这些个东西迷惑了。

    “欢迎来到我的木偶世界。”坐在石棺上的木偶开口了。

    我眼睛盯着他,发现这木偶的身上没有丁点阴气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看你年纪轻轻,却敢下到这个墓里,胆子还真大呢。”挂在墙上的木偶开口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木偶,看来是有东西在控制。

    至于本体在什么地方,我现在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正当我想着去找这些木偶本体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动静,我猛地回头,却看到一只木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,什么时候过来的,我竟然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胆子大,简直就是不要命呢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东西,装神弄鬼。”我呵斥道。

    结果换来的却是各种的嘲笑声。

    在我头顶上方,滑下来一只女性木偶,吊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,小哥哥,你说我们是神,还是鬼呀。”

    我手里的鬼杵甩了出去,结果这个东西快速飞了上来,像是什么东西在操纵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是啊,咱们可都是九天玄女的心爱之物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一个人前来,是来献祭的吗。”

    这些木偶你一言我一句的,我刚抬起一步准备离开,就有两只木偶横在了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想走,根本是不可能的,除非把你的命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些木偶拦住我的去路,我是进退两难,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闭眼吐纳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看呀,小哥哥不搭理我们了,该怎么办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之前的那些人一样,等到玄女姐姐回来,他就会乖乖的前来送死,我们只要困住他,等着玄女姐姐前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木偶议论,我闭眼吐纳大周天,至于他们嘴里的玄女是个什么东西,我想应该是这石棺里面的东西了吧。

    吐纳大周天的时候,我用自身元气护住魂魄,免得到时候有什么东西,想要趁机夺走我的肉身。

    如果我想走,完全可以破了这些木偶离开,现在之所以在这里坐以待毙,是我想要弄清楚,这个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,还有那藏宝图上的鬼咒图腾。

    从进入墓穴到现在,我们这一路太顺畅了,这还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墓室,所以我想看看,在这里能得到什么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走散了,或许他们也在经历和我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大周天运转完,我站起身子,那些木偶见我有了动静,一个个变得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,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玄女姐姐还没有回来,他要是想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迈动脚步,想要到石棺跟前,结果两只木偶直接拦住了我,我手里鬼杵翻转,打在他们的身上,直接将其打散架。

    “啊,小哥哥好厉害,他要动手了,快点拦住他,不能让他破坏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把他放出去吧,玄女姐姐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,要是让他破坏了这里,玄女姐姐要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好多可怕的东西,放他出去就是死,也算是给姐姐的玩具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,小哥哥,你赶紧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,竟然开始赶人了,我呵呵一笑,并没有准备要离开,而是站在石棺跟前。

    “他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是想要打开玄女姐姐的石棺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让他打开这个,玄女姐姐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快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想要冲过来拦我,我手里抽出一沓黄符,随手一撒,黄符贴在了这些木偶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动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

    我将石棺推开,结果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,只是在石棺的底部,刻着一些篆文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们,这石棺上的篆文,你们可明白是什么意思。”我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不在说话,一个个变得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,从身上找出一只打火机,朝着一只木偶的头发就点了上去。

    火苗燃烧,腾的一下木偶燃烧起来,一个燃烧,也将其他木偶点燃,一时之间火势猛窜。

    “你快让火停下,否则我们都要被烧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快点把火灭了,我还不想变成灰。”

    “石棺里面的篆文,是玄女姐姐的身世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有话好好说,把火灭了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彻底慌了,看来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,他们不知道我的手段有多么的‘残忍’。

    灭了墓室之中的火,头顶上的一只木偶划了下来,坐在了石棺的棺材板上。

    “这石棺之中的篆文,是玄女姐姐的身世记录,说的是玄女姐姐被当做为九天玄女,被送进来祭祀,以供墓穴之中的正主选择,是否接受玄女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玄女姐姐的身份象征,上面是玄女姐姐的生辰,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木偶,都是玄女姐姐的喜爱之物,你烧了我们,玄女姐姐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玄女姐姐这些年,在这黑暗之中,只有我们陪着她,现在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呵呵,死定了!

    不一定吧。

    我抽出一张黄符,这些个木偶一位我又要动手烧掉他们,吓得赶紧远离我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被你们弄到这里的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有浓郁的阴气,没有强悍的鬼气,能将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到这里,肯定是有几分手段的。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,没有多大的实力,不可能将我给迷惑掉,所以这些个东西,肯定是借助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在你进入那扇石门的时候,就已经被迷惑了,玄女姐姐说了,只要踏进这扇石门的人,都会受到迷惑,进来的那些人都是老家伙,玄女姐姐这么漂亮,我们想给她找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找个男人,这样玄女姐姐就不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,还真的是奇葩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一起的那个老头的,去哪里了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那之前装扮成施文山的木偶坐在了石棺上,手托着下巴看着我说道:“玄女姐姐喜欢年轻的,我见他长得猥琐,就放他走了,至于被什么东西带走了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片刻,开口说道:“你们的玄女姐姐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的时候,这些个木偶全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它们又要耍什么花样,但是没想到的是,靠在墙上的一排木偶全都站在了地上,我这才看到,原来在这些完好的木偶后面,是无数木偶的残肢断臂。

    看着这堆积如山的废弃木偶,我也是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走到堆放的木偶这里,这些个木偶几乎全都是被人一剑给劈开的,切口光滑整齐,需要极其锋利的利刃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有一糟老头子,无意闯入这里,用一把木剑毁了不少玄女姐姐的木偶,玄女姐姐追那老东西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我们的兄弟姐妹,被那老头,一剑给断了生机。”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开始哭泣起来,听着这些木偶的哭声,顿时一股子怨力朝我压了下来,很是厉害。

    好强!

    我双腿发软,几度想要跪下,到了最后,只能展开鬼杵支撑身子。

    这里的木偶不计其数,一起哭泣竟然能带动这么高的怨力,它们口中的老头,应该就是木老了,只是木老的实力深不可测,这玄女还能追上去,看来也是有几分实力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哭了,我有办法将这些木偶给修复好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扛不住这怨力了,只能说要修复这些木偶,他们哭泣产生的怨力,恐怕连木老也难以抵抗吧。

    听我说要修复这些个东西,所有的木偶都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在墓室和墓道之中,找了一些麻绳过来,能修复的我都给修复了,实在修复不成的,只能继续堆放在墓室的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这些个木偶,虽然能开口说话,但是更像是五六岁的孩童一般,只要用心去哄它们,就会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时间具体过了多久我不清楚,而我在这里修复木偶,也没有人会来打扰到我。

    “这墓里被尘封了几千年,小哥哥你血肉之躯,为什么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尘封几千年,这墓里不知道被人进来了多少次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被我们引进来的人,都说是为了追求长生不老,最后还不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木偶们的争吵,我无语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木老他们进来,不也是为了长生不老吗,或许这些个木偶知道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在这里几千年了,这墓里有没有长生不老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本想着,从这些木偶的嘴里会得到一些什么有用的价值,但没想到,不等这些木偶开口,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来追求长生的?”

    我回头望去,下一刻猛地站起,看着站在墓室门口的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玄女姐姐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木偶,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玄女,伸手一挥,所有的木偶都失去了生机,变成简单的木偶挂在墓室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看这玄女的年纪,也就二十岁的样子,穿着一身白纱轻衣,朱唇凤眼,很是靓丽,就算是现在的女明星,都很难媲美这位玄女。

    恍若天人,九天妙影,说她是天女,也并不为过,因为这女人,实在是太美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被她的美色所吸引,现在已知的词汇,根本不足以来描述她的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