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众人相遇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众人相遇

    虽然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,但应该也是这些人和凶尸困斗的时候,不小心被伤到之后的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越是厉害的凶尸,身上的尸毒就越快,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拔除这些尸毒,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手剁掉。

    虽然残缺了一只手臂,但最起码的是保住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而且看这血液的凝固程度,应该是多半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,我也想迫切的追到这群人,毕竟我一个人也害怕啊。

    持续狂奔了有将近一个小时吧,我看到前方有声音传来,而且像是打斗的声音,不由的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一道严厉的质问声传来。

    我打着手电筒靠近,发现众人所在的位置,是一处天然的洞穴,除了两位断手的人在注意四周之外,剩下的人联手对付一具浑身长满白毛的凶尸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跟着木老一起进来的风水师,见到他们不断的出手,我自然不能闲着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搞内斗的时候,木老不在,他的侍从也不在,加上我所知道的事情,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“江辰,怎么就你一个,其他人呢?”正在和凶尸困斗的风水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过了第二扇石门,我就和他们走散了,我也是看到墓道里面被镇压的凶尸,才加快脚步追上来的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在我之前踏入石门的,要是在我之后的那群人,恐怕现在都要对我出手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见到了我和施文山在一具风水师的尸体旁边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出手,赶紧镇压这只凶尸。”

    我手里的符篆一撒而出,落在这白毛凶尸的身上,砰砰炸开,就像是炮仗在铁板上炸开一般,根本没有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“这具凶尸皮糙肉厚,符篆木剑对他根本就不管用,那位大师有法器,亮出来该动动了。”

    一位风水师扔掉手里断掉的木剑,气的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空档,一位风水师手握利刃,朝着白毛凶尸的脖子扎了下去,不过还未等他近身,凶尸反手一掌拍在他的胸口,接着就是猛地一抓,顿时让其皮开肉绽起来。

    糟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脸色一变,这凶尸身上都有尸毒,现在不赶紧处理,尸变之后就是麻烦。

    “快控制尸毒,不要让其攻心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,都加快了出手的速度。

    上次在机上,我的血帮着机上的行人解决了尸毒的问题,不知道对付这凶尸的尸毒,我的血有没有功效。

    我捡起地上的一把断刃,放在指头上一划,顿时鲜血冒出。

    “张嘴!”我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那被僵尸抓了胸口的风水师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张开了口。

    我伸手一弹,一滴鲜血飞出,落在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四周的风水师都在不断的出手,根本没有看到我是如何出手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我抽出一道符篆,朝着那凶尸的身上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,在我冲向他的时候,这凶尸不偏不倚也朝我抓了过去,我的手还在冒血,但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,我一手持符,一手并成剑指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我还是忽略了这凶尸的实力,我胸口也被抓了一道,接着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护住心脉,不要让尸毒攻心。”

    我坐在地上,看着自己的胸口,先是发黑,接着红色的血液流出之后,就没有任何问题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出手,而是伸手一甩,手里的鬼杵展开。

    “用这个!”

    将鬼杵扔出去之后,我来到之前被凶尸抓了一把的那位风水师跟前,发现他胸口的血还在不断变黑,看来一滴血根本不管用。

    将我的手指放到他的嘴里,让其使劲吸了两口。

    很快,他胸口流出的血液,就由黑转红,看来没事了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的尸毒已解,这位风水师,满脸的感激和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的血,竟然可以解尸毒。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,我赶紧让其闭嘴,这些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子,看着那些风水师联手对付凶尸,就算有我的鬼杵法器在手,一时之间也很难压制这凶尸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血液再次冒出。

    一不做二不休,我再次加入到了战场上。

    伸手一弹,血珠落在白毛凶尸的身上,就好似浓缩的硫酸落在了人的皮肤上,直接开始腐蚀这凶尸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法器给我,我能镇压。”我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那位拿我鬼杵的风水师迟疑了一下,伸手一甩,将鬼杵还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接住鬼杵,毫不犹豫的划破自己的手掌,我的血可以镇压凶尸,那就用我的血镇压。

    鲜血冒出,我将其抹在了鬼杵上,顿时鬼杵之上的万千符文闪烁,整个墓穴之中,金光弥漫,刺眼的光芒晃的谁的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那只凶尸,在金光之下,身上的白色毛发开始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鬼杵沾了我的血,镇压之力更加强悍,我朝着那凶尸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感受到了危机,这白毛凶尸见我冲过来,开始反扑起来,我一掌拍出,按在了它的身上,顿时那股子灼烧感传遍它的全身。

    我手里的鬼杵一翻,朝着它心口的位置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金芒刺穿凶尸的身子,顿时便燃烧起来,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这只凶尸就变成了黑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甚至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好半天,大家才反应过来,完全没有想到,这凶尸死的只剩下一堆黑灰。

    “厉害了我的哥,我们这些人联手镇压都解决不了的凶尸,你竟然一招就解决了。”其中一位风水师夸赞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这是什么法器,竟然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夸赞,我收起鬼杵,多说无益,我亮出鬼杵,这些人之中,肯定有几个已经盯上我了。

    “瞎猫撞到死耗子而已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只是以为是我的法器厉害,并没有联想到我的血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免得下次再遇到凶尸,他们让我直接放血镇尸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两个的尸毒。”有人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我胸口的伤,皮肉和血液都没有发黑这才松了一口气,至于另外一人,喝了我的血也没有事了。

    在简单的包扎伤口和修整之中,我们准备继续往深处走。

    路上,我们没事就闲聊几句。

    原来,不止是我,几乎是所有人进来,都会被小鬼带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我们这些人都是在不同的地方遇到的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现在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走出来,恐怕也在我们身后了,而且这墓里,越往深处走,墓道也就越多,不同的墓道通向不同的地方,能不能再遇到,一切都看运气了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也别怪我们这些人好奇,在外面的时候都注意到你了,这群人之中,除了木老的侍从神秘之外,就是你最年轻了,二十出头的样子就来探究长生不老的秘密,为了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一笑,选择实话实说,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下来墓里,并不是为了长生不老,二十为了一个图腾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更加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能选择下墓,应该也是看了一张关于长生不老秘密的羊皮吧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所有人都点头,也有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,开始质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一张黑色的羊皮。”有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这人说完,其他人也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看来,我猜的没错了。

    在那块石壁壁画上我看到,这墓里是有长生不老的秘密,而且还不下于三种长生的办法。

    只是这长生不老的秘密我不能说,否则的话我真的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那张羊皮上,除了有长生的秘密之外,在羊皮上还有一道图腾。”我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刚说完,就有人接过话:“这个我知道,那个图腾像是一只眼睛,虽然只是几条简单的图纹,但是看一眼就很难忘,当时我还在好奇,长生不老是不是和这图腾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人开口,剩下的人也都开口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图腾代表着什么,没有人能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“江辰,难不成,你是为了这个图腾而来?”

    我没有否认,而是点点头说道:“我师父当时去的诡异,身上就有这样的一道图腾,我从不相信什么长生不老,但是这图腾和我师父的死有关,我必须下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我师父的死,也不过是我胡编乱造的幌子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些人还真的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至于木老下来三次的事情,还有我们这些人能不能出去的事情,我并没有说出来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有两天的时间,我们一群人倒也是相安无事,在一处溶洞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溶洞,和之前我们第一次走的一样,那个时候是木老开头,但就算如此,还是遇到了僵尸蛊蝶,只是这次,谁也不敢开这个头。

    “走了两天,我建议还是原地休息,等到所有人都元气充沛之后再继续往前走。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见大家伙都同意,我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,说实话,连着走了两天,要说不累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补充食物和水,接着就开始运行小周天。

    大概几个小时之后,我就听到溶洞里面有声音传出来,不只是我,好几个人也听到了这声音,随着声音越来越近,我们这些人也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怕不是又遇到了凶尸吧?”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“听上去,像是好多人的脚步声。”

    我们打开手电光,那溶洞里面的声音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可是人!”溶洞之中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在场的这些人,全都面面相觑,接着也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简单的几句交流,接着就看到十来个人从溶洞之中走出来,其中还包括施文山的身影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在墓里走散,一群人还能相遇在一起。

    见到我之后,施文山快步来到我的跟前:“你小子,从石门进来之后,你就不见了身影,现在看到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看了施文山一眼,又看了看对面的那群人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没对你做什么吧,他们之中可是有人看到我们蹲在尸体旁的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施文山摇摇头,一脸得意的开口:“我当时就说,这件事情解释开了就没事了,你非要跑,后来我遇到他们,就解释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也都不是傻子,都能看出来那尸体上的伤口,是什么利器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施文山说完,那些从溶洞出来的人,显得有些疲惫,既然聚集到了一起,我们这些人就在原地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