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骗局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骗局

    这一刻,我杀他的决心顿起。

    取了我的血还不够吗,现在还要打我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木老再次停下,神情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那断了手的男人站出来,来到我的面前,我已然猜到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木老,你手里的木剑纵然厉害,但也没有法器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说完,眼神朝我这里瞟了一眼,果然是这个意思,我自问和这些人无冤无仇,但是现在他竟然想要害我。

    取了我的血还不够,现在还想打我法器的注意。

    木老的实力强横,我的实力自然不可能对抗,要是法器落在他的手里,我想要回来就会很难。

    这狗东西,就是这个意思,想要我人财两空啊。

    就在木老疑惑的时候,我手里的鬼杵瞬间展开,直接出手,穿透他的胸口,顿时使其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我会突然出手,这狗东西断了一只手,实力大不如之前,加上我的速度极快,他想躲开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根本没有想到我会出手。

    “废物东西。”我咒骂了一句,接着看向木老。

    “木老,要是血不够,我还可以提供,你手里的木剑,已经是法器级别的东西了,而且还是惊蛰桃木制成,想必威力定然不俗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是为了长生不老而来,那这样的废物跟着,岂不是累赘。我的血是可以解尸毒,但是这样的废物到处拆我的台,我很不爽,现在我做坏人,毙了他应该没人反对吧?”

    说道长生不老,大家都没有人再反对,木老盯着我手里的法器看了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用手里的木剑沾了我的血,朝着血尸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出手杀了一人,一时之间,倒也没有人敢和我作对。

    施文山站在我的旁边,好奇的多看了我两眼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和成都风水阁的人是有过节吗?”施文山弱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侧头看了他一眼,好端端的怎么说起成都风水阁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你作对的这个人,是成都风水阁的人,之前我们还没进来的时候,外面那些对你冷嘲热讽的,都是成都风水阁的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现在我知道,这件事情所谓几何了。

    年前,我和高雄来过一趟成都,当时因为他同学聚会,康涛给高雄下了蛊,当时我刨开康涛的胸口取出蛊母,因此也算是杀了康涛。

    加上康涛是成都风水阁的会员,这件事情要不要闹大全在他们,只是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开口,而是看着木老出手。

    血尸的厉害程度我用言语讲不出来,如果非要说,那凶尸如果是牙签的话,这血尸就是一根筷子了,实力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现在,木老对付这血尸,纵然是有我的血加持,也很难压制血尸,我的血虽然对血尸有镇压作用,但是并不能完全消灭血尸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,木老根本拿不下这具血尸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是看在眼里,恨不得一个个的都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木老快压制不住这血尸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血尸是传说中的东西,听说已经是落到了第二步上,九品之下,皆是凡品,我等的实力上去也是送死,那木老的实力高深莫测,现在打起来也吃力,我们更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江辰身上流的什么魁血,对这血尸都没有多大作用,我们上去也是死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。

    我看木老吃力的样子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江辰,血!”木老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只是,在他大吼那一声的时候,血尸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,几乎是瞬间,那东西就朝我们这些人冲了过来,而且我等也根本躲闪不掉。

    这血尸的速度极快,几乎就是瞬间,就到了我们眼前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顿时,惨叫声响起,木老冲上前,手里的木剑朝着血尸的后背刺了下来。

    咔吧一声。

    一把木剑法器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躲过血尸的爪子,我一看被他伤到的人,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。

    木老故意把手里的木剑折断,意欲何为,根本不难去猜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他想弄死我们,几乎是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快,往通道另外一边跑。”我大吼一声,率先跑了,身后的那群人看到,也跟着我一起。

    木老和血尸纠缠在一起,根本没有时间管我们。

    “江辰,快给我你的血,我不想死。”施文山来到我的面前恳求到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被血尸抓伤的手臂,皮肉都已经发黑,照这个速度,用不到五分钟,这些人就会变成凶尸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能喂给他们我的血,要是这几个人真的变成凶尸,我根本就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喝了我的血,这些人身上的尸毒开始往外流,几分钟后,尸毒流淌干净。

    墓室之中传来砰的一声,接着木老狼狈不堪的冲到墓道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字,跑。

    直到所有人都没有多少力气之后才停下,木老一身狼狈,坐在地上吐纳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也都没有闲着,坐在地上吐纳恢复实力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之后,所有人被木老叫醒。

    “前面再走一节,我们会到达另外一个墓室,那里就是长生不老的秘密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大家一起前去吧。”

    木老说完,所有人都极度的兴奋,跟在木老身后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,一路走过来,我发现在墓道之中有不少的岔口,不知道是通向什么地方的。

    总之大家现在是一股脑的想着长生不老,根本就没有去想别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跟在队伍的最后面,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之后,所有人停下,看着眼前的断崖,又看了看横在断崖上的铁索,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上前。

    “这铁索老夫检查过了,没有任何问题,否则老夫也不会发现长生不老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上铁索过去就可以,这铁索下面是一望无际的断崖,掉下去肯定会粉身碎骨,所以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木老说着,第一个走了上去,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走在铁索上,我是一刻都不敢松懈,真的害怕脚下一滑整个人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走在铁索中间的时候,我能感受到从断崖下面吹上来的风,而且隐隐还能听到有流水的声音,下面应该是地下暗河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都到达对岸,木老带着人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玄女带我在墓道之中,看到过长生不老的秘密,所以我很好奇,这木老所谓的长生不老,是不是和壁画上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样的,那就说明这就是一个骗局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候,墓道的前方开始有了光亮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木老淡淡的说了一句,脸上虽然挂着喜色,但却并不没有那种迫切想要长生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人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后,该有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一切,在木老看来,似乎都只是一个结局而已,而这个结局,他是早就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,他到底藏着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众人都想迫不及待的奔跑前去,但碍于木老的实力,谁都不敢越过木老冲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光亮越来越多,众人关掉手里的手电筒,甚至是兴奋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扔了。

    我背着自己的背包,随着眼前的东西陈现出来,眼里都是震撼,除了震撼,我想不到别的词汇。

    整个墓穴,像极了国家级的体育场,任何一个角落都被照的通亮,而且还找不到任何光源所在。

    这不算是一座墓穴,更像是一处溶洞,在墓室口的位置,还有一副壁画。

    我看着墙上的壁画,这副壁画的风化程度,和之前我看到的根本就不一样,这里的说白了,更像是后来刻意雕刻上去的,而且时间也不久,最多不超过几百年。

    这壁画上的篆文,介绍的是关于长生不老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和我之前看到的完全是不同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溶洞墓室之中,大大小小的溶坑不少,每个坑里都是满满的乳白色液体,至于长生不老的秘密,就是整个人泡在这些液体之中,运行大周天七七四十九天,不但可以长生不老,还能返老还童。

    这吸引力,确实是太大了,有的风水师,迫不及待的就脱掉身上的衣服跳到了这些溶坑之中。

    接着,就是这些人舒坦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动弹一下,施文山蠢蠢欲动,但看到我没动,也就跟着一起,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除了我之外,还有一人没有下去。

    木老看着众人跳到溶坑之中,来到了最高处的那口溶坑,见到我们三人没动,木老脸上的表情明显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磨蹭什么,还不跳进去。”木老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手握法器,是不是想趁我们运行大周天的时候,出手害死我们。”木老铿锵质问。

    这是要翻脸了吗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手里的鬼杵展开,这老东西想要我手里的法器,而这个时候我又不得不全心面对。

    “我对长生不老不感兴趣,所以还是帮着各位护法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一说,木老不愿意了,抽出不少符篆,接着一甩,落在了众人身上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快速躲避,没有被符篆沾身。

    呵呵呵呵!

    这一刻,木老肆无忌惮笑了起来,笑的很是疯狂,像是被压抑了许久一般。

    而那些被符篆沾身的风水师,现在全都动弹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