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佛纹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佛纹

    看着眼前密密麻麻排列整齐的阴兵,全都是身穿铠甲,手持长矛,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鬼气,一时之间,整个地下河道都散发这浓烈的鬼气。

    我不由的退后几步,一只脚已经踩到了水里,差一点整个人都要翻到水里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阴兵,就算是把我的血放干,也不可能尽数给消灭掉,相反的可能我还会惹上麻烦,就算是用铜镜镇压,也不可能一下子镇压这么多的阴兵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里的阴虎符,可惜这只有半块,要是有另外一半的虎符,说不定我还可以号令这些阴兵,让他们为我开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,前面是狼,后面是虎,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眨眼间,那些阴兵就在四头石狮跟前停下,而那具被石狮牵着的石棺,现在竟然开始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真的是瑟瑟发抖,大家可以自己想象一下,在你看到极其害怕的东西之后,身子忍不住抖动的样子,这石棺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怎么说,石棺之中的那个东西也是厉鬼级别的东西,这些阴兵单个拎出来实力真不咋地,但是胜在数量之多。

    这石棺里面的东西,到底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躲过一劫,这些阴兵是朝石棺里面的东西来的,但是没有想到的时候,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这些阴兵动了,这次来的方向是朝着我来的。

    我没有任何退路,在距离我还有十步之遥的时候,阴兵再次停下,我浑身鸡皮疙瘩顿起,纵然现在我身上的精气充足,再这样的情况下,但还是承受不住这么重的鬼气侵袭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举起手里的虎符。

    “所有阴兵听令。”我高喊一声。

    在喊出这一声的时候,我就已经做好了血洒千里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唔!”一声高喊,震慑整个地下洞穴。

    所有阴兵,这一刻全都站立整齐,像是排列好的方队,等着我来检阅一般,不过这些东西可不是人,而是鬼啊。

    我就是有千条命,也不敢和他们开玩笑。

    阴兵过道,就算是地府阴差遇到,也只有让路的份,除非是十殿阎罗,其他的阴差想要镇压这些个东西,很难!

    别忘了,就算是阴差,他也是灵体。

    “听我号令,退!”

    在喊出这一句的时候,我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,甚至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要是这些阴兵能听懂我的话退走,那我就保住了一名,要是听不懂,那我就真的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又一声高喊,这些阴兵动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它们要退回去,没想到的是,他们手持着长矛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靠,要死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要划破手用血镇压的时候,走在最前方的阴兵迈到了水里,后面的那些阴兵也都跟着一同迈进水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小时后,所有的阴兵消失,那被四头石狮拉着的石棺,瞬间安静了下来,看来不止是我,那个东西也被吓得快要魂飞魄散了吧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多的阴兵过道,这地下河之中,应该也有隐藏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回头路是不能走了,唯一的办法,就是顺着这水游过去。

    我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好,深吸一口气之后,跳到了水里。

    一入水里,顿时就感受到地下暗河的厉害,我强憋着气,尽量不让自己被旋涡吸进去。

    九死一生之后,我冲出水面,准备换气,结果刚一露头,就撞到了脑袋,我一看这里哪里还有什么溶洞,全都是水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钻到了水里,因为再往前,就没有我换气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控制着我自己的身子,这次我只是漂浮在水面上,游了好一会,我发现在在水里有一抹暖光传来,像是一口溶洞里面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朝着水下游了过去,随着我的不断靠近,那光亮越来越大,等我靠近才发现,这口溶洞的直径不到一米,正好可以让人游过去。

    那边有光亮传来,说明应该是到了外面,否则在这墓道之下,是不可能有光进来的。

    地下暗河都是连通外界的江河的,所以我这是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等我从水里冒出头,一抹刺眼的光亮传来,差点没有闪瞎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眼睛,还没有看清自己在什么地方,就感觉自身被一股强大的吸扯之力把自己从水里抓出来。

    诶呦!

    我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等我从地上爬起来,看清四周的情况之中,整个人目瞪口呆起来,这特么根本就不是外界啊,我还在墓穴之中。

    “贫僧入道参悟菩提,本以为与外界无缘,没想到今日却能见到一活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道洪亮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我转过身来,却看到了一道不一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四周空旷,一颗参天巨树高耸,一道光字符在这颗巨树的上空,而整个洞穴空间的光亮,竟是一道光字符散发而出的,简直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在这棵巨树下的石头上,盘膝坐着一人,慈眉善目,笑脸盈盈的看着我,双眼之上的眉毛,已经有一尺之余。

    最夸张的还是他的头发,我已经无法估计这些头发有多长了,就像是居民区里的电线一般,杂乱无章的缠在树上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老头恐怕很久都没有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晚辈江辰,谢前辈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跪在地上就是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礼多人不怪,况且还是这老者将我从水里给拉出来的。

    老者见我磕了头,脸上洋溢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以你四品上的实力,是如何进来的?”老者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我没做隐瞒,将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,听完之后的老者,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就想着长生不死,世俗执念,太强了。”老者说着摇了摇头,看样子是对我有些失望啊。

    “前辈,晚辈并非为了长生而来。”我解释道:“人之寿元,大道自然,能活多久全看天意,晚辈自然不会强求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是为了探寻一道图腾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道图腾,这老者倒是起了好奇,眼神投放到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墓中,除了长生不死的秘密之外,剩下的就是关于鬼咒的秘密了,这老者在这里坐了不知道多少年,我想他肯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捡起地上的一根枯枝,我在沙地上将鬼咒的纹路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,这老者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而是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道普通的图腾而已,有什么好探寻的?”

    “这座墓最大的秘密,就是长生不老,你能进来,又能活着到我这里,如果不是命大,就是天道的宠儿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这样说,倒是让我困惑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真不知道这道图腾?”我询问道。

    这老者摇摇头说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这图腾贫僧并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贫僧?

    看着这老者的样子,和尚不都是光头吗,为什么他现在留着长发,而且还这么长。

    可能也是他坐禅的缘故,没有时间去收拾头发吧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知道这鬼咒的秘密,没想到他也不清楚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前辈,可知道出去的路。”我弱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老者看着我,点了点头道:“知道,不过贫僧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我……。

    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只是,不等我再次开口,这位老者便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贫僧年二十时,得道高僧给一困惑,便在此面壁参佛,时到今日,不得法门。”

    “这棵菩提树,是贫道参佛所种,如今树大参天,而贫道,却不得一丝法门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问你,佛问三十二天,共拥三十二面,佛让摒弃七情六欲,如此参佛,可算是行尸走肉?”

    这是?要和我论证佛道吗?

    老者说完,眼神凌厉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不修佛道,所以这些大道理,并不得知一二,该如何回答,还真的是困难啊。

    我盘膝坐在地上,也不急着出去,而是闭上的眼睛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我睁开眼睛,嘴角有了一抹笑。

    “我父,酗酒,我恨,他疯,但依旧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,我当是解脱。佛弃七情六欲,修得无上法门,法之为何,是恨还是爱。”

    “菩提本无树,心如明镜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

    “佛之大道,晚辈不懂,但三千大道,各有其意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坐下的巨石,本无欲无求,前辈盘膝而坐,征求大道法门,这巨石在前辈坐下的那一刻,便有了道,那就是支撑着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佛祖如来,三十二面相,晚辈略有所知,爱恨情仇贪痴恨,为人之所欲,断七情,斩六欲,灭人性,毁本心,这不是道,更不是大道之法门。”

    “万物自然,道是本心。”

    待我说完,这老者愣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摸眼睛,却发现自己流出了泪。

    老者问我摒弃七情六欲参悟得道的那一刻,我闭上眼睛首先想到的,是自己的父亲,他酗酒,他家暴,我一直以为他是我的累赘。

    直到他疯,我回老家照顾他的那段时间,我发现他更像是个幼稚的小孩,他什么都不记得,但却什么都记得,他记得我,记得把好东西留给我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我绝不会有怨言,而是会欣喜的去接受这些,因为,他是我父亲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的道,这就是我的本心。

    老者看着我,缓缓闭上了眼睛,或许他的道,也是人心的最脆弱之处。

    我坐在地上,没有去打扰他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过去,这老者的身上,开始弥漫出金色的佛光,一道光晕在他的脑后呈现。

    佛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