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大人有大量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大人有大量

    看着飞起的棺材板,我朝着棺材里面看了去,只能看到一双手高举着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吓得节节后退,看来我猜的不错,这确实是要起尸了。棺材里面的人,浑身被黑气包裹,露出棺材的双手,十根手指上的指甲已经长出,而且还是黑色的,可见已经完全被尸毒侵蚀,这指甲要是抓伤人,受伤的也会发生尸变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只是看着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村长,这怎么回事?”靠近棺材的一位村民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怎么知道咋回事,将他的手按下去,将棺材封死。”村长战战兢兢的开口。

    只是这副场景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动手。

    “快动手啊。”村长大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啊嗷……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狼嚎,这次的位置我可以确定了,就在村口。

    这一下,彻底把众人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靠近棺材,里面的尸要尸变了,也不要被他碰到。”我开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四周的村民看着我,只是不等他们开口,村口的东西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,这一下,众人就成了惊弓之鸟,全都朝着祠堂跑了过去,手里的柴刀都扔在地上不要了。

    也不怪他们害怕,那些朝着村子里面蹦跳过来的东西,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僵尸一模一样,穿着清朝的官服,一蹦一跳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还不是一具僵尸,而是连着好几具,除了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,还有几位衣衫褴褛的,和我现在的装扮倒是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难怪这村子里面的人,不由分说就把我给五花大绑起来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眼看这些僵尸就要越过火堆过来,我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村长正带着人往祠堂里面挤,毕竟地方是有限的,一个祠堂怎么可能容得下整个村子的人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人站在门口挤不进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为他们捏了一把汗的时候,那剩下的几副棺材,全都有了动静,棺材板全都飞了起来,紧接着躺在棺材里面的死尸,一个个的全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僵尸大聚会嘛?

    看到这个场面,那些还在往祠堂里挤的人,哭爹喊娘的四散开来,开始往村子里面跑,一些胆大的捡起地上的柴刀护在身前。

    棺材里的僵尸跳了出来,朝着祠堂那边蹦了过去,而那穿着清朝服饰的僵尸,也带着自己的小弟越过了火堆。

    看来,我不出手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调动我体内的元气,将绑在身上的麻绳挣断。

    我一摸鬼杵,瞬间展开,看着地上的柴刀,我一脚跺了上去,顿时刀刃飞起,我伸手在刀刃上一摸,顿时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接着,我将血抹在了鬼杵上,看着那冲向祠堂的几具僵尸,手里的鬼杵瞬间抛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能乱开玩笑,人命要紧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几具僵尸,我看着那些蹦过来的清朝僵尸,再次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除了带头的僵尸王,其余的僵尸全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都别愣着了,讲这些尸体全都架在火堆上烧了。”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包括村长在内,所有人都吓得一时反应不过来,我抓起地上的僵尸,伸手扔到了火堆上。

    等众人反应过来,这些僵尸都已经落在了火堆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师,大师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怠慢大师,还望大师不计前嫌,放过我们这些乡下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给你磕头认错,还请大师原谅。”

    这村长将祠堂里面的老弱妇孺全都叫了出来,说着就要给我跪下,看他们的样子,此刻的我比那些前来的僵尸还要可怕,生怕我一个不高兴会杀了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疑惑,但我还是让他们停止下跪。

    我怎么能承受得起这么大的重礼,赶紧让众人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什么大师,你们也别大师大师的叫,叫我江辰就行。”我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,让那僵尸王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村长,你们似乎很怕我啊!”我表情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被我这样一问,村长表情尴尬,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砰砰就是两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江大师,真不是我们有意对你如此,你要是想要撒气,对我做什么都可以,但千万不要再死人了,只要你开口,现在想要什么,我们都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这村长说话,语无伦次,生怕我要出手弄死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这些僵尸是怎么出现的。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村长支支吾吾,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开口说道:“是有人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有人带来的?

    “此话何解?”我疑惑了。

    村长见我疑惑,开始说道:“半个月前,有几个自称考古的人前来,说是在我们村子旁边的山上发现了古墓,想要在我们村子里住宿,还给了一笔不菲的食宿费。”

    “也怪村子里面的人眼馋票子,就答应了那几个人的要求,可我看那几个人的行径,根本就不像是考古的,更像是盗墓的。

    当时我们报了警,警察过来看了之后,说就是考古的,要我们不要给考古的领导惹麻烦。考古的事情,咱们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咋能知道嘛,所以也就没有多说啥,只是给那些人做做饭送送水什么的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听说他们把墓给挖开了,想要找几个人下墓去抬东西,当时我让村子里面人谁都不能去,后来这些人就从外面找了几个人,与之随行的还有一位穿着八卦黄袍的道士,人称之为马大师。

    这马大师架子不小,每天还必须大鱼大肉的伺候着,平时没事就在村子里面转悠,等到那考古的人有需要,他才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在那马大师来的第三天晚上,村子里面就发生了一件不齿的事情,那马大师竟然强迫村子里的黄花闺女,当时我与他翻了脸,村子里面的人气不过,差点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么下作的事情,连带那群考古的人,我们都给赶了出去,临走之前,那马大师放下话,说要让我们村子的所有人都后悔,而且还要跪着去求他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有放狠话的时候,当时谁也没有在意,在那之后没几天,村子里到了晚上就不太平了,不到五天的时间,村子里面的鸡鸭牛羊,全都被咬死了。

    看伤口,当时都以为是狼下山作祟了,可没想到的是,没有了那些牲畜,村子里面就开始死人了,全都是脖子上被咬一口,失血过多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在前天晚上,那马大师来到村子里面,还带着两只僵尸前来,当着村子所有人的面,让僵尸咬死了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的时候,那村长脸上的惊恐还未褪去。

    听到他说的这些,我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,他们得罪了马大师,弄成这副结局。在知道我的身份之后,他们吓得跪地求饶,是怕历史重演,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被马大师给害惨了啊,在知道了事情经过后,我倒是挺同情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那马大师,是何许人,你们可知道?”说道这里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还有,这里是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村长等人疑惑的看了我一眼,弱弱的回答道:“江大师,这里是雅安市下的民富村啊。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雅安市?

    民富村?

    我震惊了,从成都下飞机,上了常威的车后,就一直是往西北方向走的,现在怎么就到了雅安市?

    而且从这里到成都,并不近啊。

    我满心疑惑,接续问道:“那今天是几月几号?”

    民富村的村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还有两天,就是五月一了。”

    啥玩意?

    我再次震惊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是不是听错了时间。

    阳历二月七号是过年,这样算时间的话,我从下墓到现在,经历了有两个半月的时间了?

    粗略的计算,从下墓到我摔下断崖,满打满算也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从玉蝉子参悟佛道的洞穴出来到现在,粗略计算也用了二十天的时间,如果这么算下来的话,我摔到断崖下面昏睡,就耽误了小一个月的时间?

    回想事后去找木老算账的时间,他吞噬众人寿元的速度,应该是到了契合夺寿阵的后期,这么算来,我可不是在断崖下面昏迷了有二十天嘛。

    “江大师,你没事吧?”村长他们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了一句没事。

    “快,你们谁有手机借我用一下。”我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半月的时间,我没有和任何人联系,学校那边,陆晴晴那边,还有干爹高雄那边,我现在得想办法联系上他们才行。

    导师那边我联系不上,提示的是手机关机。我给陆晴晴打电话,响了好一会之后,陆晴晴终于接听了电话,在听到我的声音之后,这小丫头直接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好一阵安慰之后,陆晴晴才好,简短的聊了几句之后,陆晴晴那边也没有什么问题,只是我不在的这短时间,徐川和李梦瑶吃了不少力,帮我照顾着晴晴。

    至于学校那边,因为我平白无故的失踪,晴晴和导师帮我直接办理了休学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我联系高雄,可他的电话也是关机状态,根本联系不要。

    将手机还给村长,好在现在已经联系上了陆晴晴,知道她没事,我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村长你再说说这马大师,是何许人!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村长摇了摇头道:“这马大师,听说是景荣县的阴阳大师,那是连上头领导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存在,江大师你还小,现在帮我们解决了这些僵尸,做的已经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人大量,犯不着和马大师这样的起冲突,我们村子的人,由衷的感谢你能不计前嫌,还出手消灭了这些僵尸。”

    村长这话,说的我怎么这么不爱听呢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如他所说,这僵尸是马大师带来的,那我有资格将马大师给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