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章活着的假象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章活着的假象

    许藏海站在我的面前,扫了我一眼,但并没有迈动步子,似在给我下马威一般。

    “许叔叔,你要是不想进去,那就在这里说,我只问一句,我干爹什么情况,你可知道?”我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许藏海听到之后,毫不掩饰的冷笑一声,接着双手背后,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江辰,认了高雄为干爹,你真以为你就是高家的少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是没有进展的了,高雄的事情,还得我自己去找答案才行。

    既然许藏海不愿意说,我自然也不会强迫他。

    “许叔叔既然不愿意说,那我也没有理由留你了,你请便。”说着,我准备和陆晴晴返回。

    只是,刚等我们转身,还没有迈出一步,许藏海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叫来,说这么两句话就要离开,我是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奴才吗?”

    许藏海毫不掩饰自己的不爽,我回头望着他,没有开口,而是想要看看他来这里,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来这里,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许藏海说到这里,许峰从车上拿下来一摞文件,父子俩配合的还挺默契。

    “这是股权转让合同,签了他。”许藏海用命令式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我随手拿起一本,打开看了一眼,发现这所有的股份和财产受益人,都是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本本看下去,这些之前可都是高雄的财产,怎么突然都过到了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现在许藏海要我将这些股权全部签给他,难不成是想趁着高雄昏迷,转移高家的所有财产。

    “做你的梦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将手里的合同扔到许藏海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许藏海,趁火打劫的事情我劝你最好不要做,否则我会让你后悔千倍万倍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信我的话,但是别来打我的注意,叫你来也是想问你关于我干爹的事情,既然你不愿意说,我也不想去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有一点你得给我记清楚了,如果让我知道,我干爹出事和你有关系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玄学界和世俗界虽然不能起冲突,但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你,比你想象的更要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从现在,你最好给我夹着尾巴做人,这是第一次,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头也不回的返回高家,接着将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我和陆晴晴坐在客厅,想了想我给高管家去了个电话,让他去把高雄之前的助理找来,不管是疯还是傻,我现在都要见到他。

    高管家那边答应了下来,说是找到人就给我打电话,我躺在躺椅上,在想高雄的阳气精气还有魂魄都在,为什么就一直昏迷不醒呢。

    “那许藏海之前那样照顾高叔叔,你刚才说话,为什么还这么不客气。”陆晴晴不解的问道:“再怎么说,人家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从躺椅上坐起,想起那许藏海,我就生气,就让敢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……。”我话没有说完,突然想到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刚才我和许藏海仅有一步之遥,晌午他从病房离开的时候,身上还有一股子浓烈的焚香味,刚才我们靠的这么近,他身上却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焚香味,那就是病房里面的了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医院。”我拉着陆晴晴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从高家来到医院,在打开病房的那一瞬间,一股子焚香味,再次扑面而来,虽然没有早上的浓烈,但是个人都能味道这股味道。

    高管家不在,应该是去找高雄的助理了,我和陆晴晴来到病房之中,将门窗全都打开,这股子焚香的味道,始终的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,落在了高雄的身上,站在床边,我想了想一把掀开盖在他身上的被子,将高雄身上的病服脱掉仔细的观察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晴晴,你下楼帮我买一瓶高度白酒和一瓶高度白醋,还有一把刷子。除此之外,看看还有没有香烛纸钱,有的话也给我买一些上来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点点头,我在病房之中翻找起来,结果在病房的四个角落,还真的发现了一些香灰。

    虽然房间打扫的很干净,但还是有漏网的东西存在,香灰落在地上,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有人在房间里面焚香,而且还在房间的四角,这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看着打着赤膊的高雄,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闭眼冥想。

    只是,还未等我想出什么眉目,就听到有人开门进来,我以为是陆晴晴回来了,看到的却是护士小姐推着推车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高雄的被子被我掀了,这护士小姐脸色直接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病人的儿子吧,我说你们能不能消停点,现在病人的病因还没有查到,你们就不要乱搞这些偏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每天大半夜的过来烧香,你现在又是不让盖被子,怎么有你们这样的家长。”

    这护士小姐进来就对我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,短时间内让我也是猝不及防啊。

    将被子给高雄盖好,护士小姐开始给高雄吊水。

    “小姐姐,你说我爷爷半夜过来烧香,这是怎么回事,我今天早上回来才知道我父亲住院了。”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护士小姐听我这样说,顿时无语的看着我说道:“那老头自称是你父亲的爸爸,还说你父亲是被什么东西吊了命,所以才在房间烧香的,要不是我拦着,指不定他要烧多少,也不怕把医院给烧了,你们要再这样,我就要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年代了,一大把年纪了还鬼呀神呀的。”

    护士小姐准备离开,我赶紧起身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问题,是我爷爷一个来的,还是和别人一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护士小姐被我整的有些无语,一脸无奈的看着我:“一个人偷偷摸摸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护士小姐离开。

    高雄的父亲,很早就去世了,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来者是一个老头,还在房间里面焚香。

    我开始困惑了,这个时候陆晴晴拿着东西进来,我接过她手里的东西,将白酒和白醋分别倒在水杯之中。

    “晴晴,你出去在门口看着,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陆晴晴先是疑惑的看着我,接着老老实实的出去在门口守着。

    我掀开高雄身上的被子,接着用刷子沾上白醋,将他的上半身前胸后背给刷了个遍,满屋子都是醋味,酸的有些辣眼睛。

    弄完这些,我赶紧在高雄的身上又刷了一层高度白酒,接着我用明火,刚靠近高雄的身子,酒精哗的一下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我用被子将高雄全身蒙住,紧接着就是股股白眼从被子里面冒出来,而且还散发着恶臭。

    从刚开始的白烟,到后来的黑烟,直到没有烟雾冒出,我将被子直接掀开,结果就看到高雄的身上蒙着一层黑油。

    这是?

    看着没有丁点反应的高雄,被我这样一折腾,身上的阳气精气直接涣散开来,几乎就是瞬间,高雄身上的阳气和精气全都消散开来,就是三魂七魄也一同消散。

    来不及反应的我,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,一瞬间高雄身上的人气全都散了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,右手并成剑指一指点在高雄的眉心,接着猛地一抓,将其残存的一道魂给抽了出来镇压在铜镜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道魂魄离体,高雄身上浮现出紫青色的斑块来。

    这是,尸斑!

    我一脸震撼,想到之前的种种,顿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晴晴,进来。”我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晴晴进来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高雄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,顿时整个人也惊呆了,原本好好的一个人,现在身上脸上手上全都是尸斑,能不吓人才怪。

    “江辰,高叔叔怎么成了这个样子,你都做了什么。”陆晴晴惊呼到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,开口说道:“人命关天的时候了,干爹还剩下最后一口气,我来不及解释那么多,你现在给徐川还有李梦瑶打电话,让他们买大量的冥纸朱砂还有香烛纸人和五谷,有多少买多少,买到之后就去高家别墅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来稳住干爹的最后一口气,你去把车开到楼下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陆晴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,当即就跑出病房。我给高管家打了一通电话,让他赶紧往高家赶,其余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了。

    现在最要紧的,就是保住高雄的命。

    我已经失去了亲生父亲,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高雄死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我回来所面对的高雄,竟然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双手掐诀,我深吸一口气,右手一指再次点出,按在高雄的眉心上,将我自身的精气和阳气不断的注入高雄体内,他的精气和阳气全都消失殆尽,正是因为如此,身上才会出现尸斑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我停下手,不管我注入多少精气给他,最终的结果就是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做没有任何作用,我用被子将高雄一裹,抱着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陆晴晴正好将车开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路狂奔,等我和陆晴晴回到高家的时候,管家和徐川还有李梦瑶都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我从车上下来,抱着高雄来到卧室。

    “徐川,将所有纸人,按照一男一女男左女右的方式,摆在所有房间的门口,并且在门口撒上五谷和朱砂,任何一间房门口都不能落下。”

    “卢梦瑶,你和陆晴晴两个,拿着朱砂将高家别墅给圈起来,要是朱砂不够,打电话让人送,或者你们亲自跑一趟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高管家,你随时听我差遣,无论何时都要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行动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开始忙活起来,到现在为止,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,过了午夜十二点,这口气要是吊不回来,高雄彻底没救,就算是阎罗王来了,也不可能将魂给招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