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地府冥司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地府冥司

    我以为高雄是魂魄受到了重创,所有才会昏迷不醒,也就想到了用醋催发,用酒将魂魄的伤势逼出,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局。

    不管是阳气还是精气,都不可能是一瞬间就能崩散的。

    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,唯一的解释就是,有人早就将高雄的精气还有阳气给抽了,而且三魂七魄也给抽走了两魂七魄,剩下的一魂留在高雄体内,就是想要用仅剩的一口人气,来隐瞒住所有人,他高雄的神魂都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这手段,真的是连我都给骗了过去,如果不是病房焚香的味道,还有高雄一直昏迷不醒,我真的就以为他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瞎猫碰到死耗子,让我无意之间发现这一切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对方的术法被破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个结局,归根结底,还是我大意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高雄,在定义上,已经可以说是死了。我手里握着他的的一魂,但能起的作用根本就不大,这些谁都骗不了我。

    徐川他们在外面忙碌,我坐在高雄身边,心中所想,感觉上天对我有些不公。

    先是我亲生父亲,接着又是高雄。

    我父亲的死,我无能为力,也没有选择他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,但是高雄,我必须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拿出镇压铜镜,我将高雄的一魂放出,强行给压回到他的体内,接着用铜镜镇压,防止这一魄再给散了。

    我让自己平静下来,接着开始制符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我停下手,让高管家带着徐川他们,全部退到别墅外面,让他们在别墅四周全都插上清香,不管听到这院子之中有任何动静,都不能进来。

    而我,拿着符篆,将高雄从屋子之中抱了出来,时间紧迫,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准备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将高雄放在地上,我准备催动黄符招魂的时候,一道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挂掉之后,很快这电话就又打了过来,连着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江辰,亲手杀掉自己的父亲,这个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阴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呵呵的笑声,很是疯狂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高雄将要死了,行将就木了一个月,现在高雄能死在你的手里,想想我就觉得兴奋,刺激,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不破我的法术,说不定他还有得救,现在嘛,就算是阎罗王来了,他都没救了,我要你亲眼看着他死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他死了,我也要你死无葬身之地,你杀了我儿子,这个仇我与你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言语,我神情木然,看着躺在地上的高雄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杀了你儿子,那你应该冲我来,关我干爹什么事。”我阴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那边,传来疯狂的笑声:“如果不是他,我儿子也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让我儿子当众惨死,我知道你现在要作法吊回高雄的一口人气,我劝你不要做梦了,我是不会让你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让你尝尝,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。不过你放心,你作法期间,我是不会打扰你的,也不怕直接告诉你,等到你最后起魂的时候,我会出手,让你前功尽弃。”

    “在庆阳市,没有哪一个风水师能帮到你,所以现在的你,穷途末路,等你消耗了元气,我在出手虐杀你,要你去承受我儿子千倍百倍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放肆的笑声,顿时我就觉得恶心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现在,我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成都的那次,高雄同学聚会,回来之后高雄中了蛊毒,康涛又将蛊母给吞了下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康永智!康涛的父亲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我记住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最难的还是如何吊回高雄的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地上的高雄,我拿着朱砂洒在他的身体四周,接着又在他的身上画了几道符文出来。

    康永智肯定会出手阻挠,我想要一个人坚持,很难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如何,这次我都要试试。

    抽出三张黄符,我伸手一甩,黄符冲天飞起。

    “天令当中,阴阳交转。”

    “惶惶鬼道,三魂真主。”

    “幽幽黄泉,渡我七魄。”

    “九幽明道,三魂七聚。”

    “灵符当路,接引魂灯。”

    “敕令!”

    我双手掐诀,翻转不断,一道道咒印加持,整个高家,此刻阴气凝聚,我用朱砂铺路,稳住高雄身上的一丝丝阳气。

    现在,沟通九幽地府,为的就是想要召回高雄损失的魂魄。

    千道咒印加持,除了凝聚在院子之中的阴气之外,周围便没有了任何反应,高雄的魂魄根本没有回来一丝。

    难不成,是在康永智的手里镇压着?

    “煌煌天威,当行天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屈伤死,不受地冥。”

    “今收惨魂,天道助威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咬破自己的手里,逼出两滴精血出来,伸手一弹,两滴精血落在符篆之上,顿时金光弥漫,符篆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高雄魂归,不在此时在何时。”

    我破天一吼,再次强行逼出一滴精血落在符篆上,接着伸手一甩符篆,不偏不倚符篆正好落在高雄的眉心。

    四周阴风大作起来,吹得草木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还是没有反应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我看着躺在地上的高雄,再次动手,可是一连几次,还是没有任何结果,该用的手段我都用了,可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如果高雄的魂魄不是被人强行镇压,那就是已经过了忘川。

    眼看时间就已经到了十一点,要是过了十二点,还是招不回高雄的魂魄,恐怕他这一口气是要散了。

    “地幽勾,鬼门开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交,鬼差现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开。”

    我双手掐诀,高家聚集的阴气,瞬间开始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在金城市,我帮着候老驱散百鬼围宅的时候,就是打开了鬼门,召集阴差前来收魂的,现在我想知道,高雄的鬼魂是否已经过了忘川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,那做这一切的人,除了康永智就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阴气凝聚,一道鬼门呈现。

    “开!”我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随即,我感觉印堂一凉,像是在额头眉心的位置被人按上了一块寒冰一般。

    鬼门打开,两道阴气冲出,来到我的面前,我看不到阴差的样子,以我四品上的境界,能感受到这阴气之中的强大,只要对方想弄死我,只需要一道阴气就可以。

    “两位阴差大人,贸然召集你们前来,是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两道阴气倒退回去,接着凝聚的阴气消散开来,显露出一黑一白两道人性,只是下半身是隐藏在阴气之中的。

    这是?

    黑白无常吗?

    只见他们左手拿着黑色的链条,右手拿着拘魂令,像是古代人上朝时候手里拿的玉板一样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们两个竟然朝我作揖,这可把我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大人有何吩咐,小的一定完成。”

    我的内心,害怕极了,黑白无常称我为大人,这怕不是他们认错人了!

    我故作镇定,开口说道:“眼前躺在地上的这位,两魂七魄不见踪迹,我施展手段招魂,却不得一魂一魄,所以想问两位,此人的魂魄可过忘川?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,看着躺在地上的高雄,两人手里的链条瞬间飞出,缠在了高雄的脖子上,接着高雄整个人凌空飘起,身上被浓烈的阴气包裹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黑白无常相视一眼,朝我看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此人的魂魄,不在地府。”

    什么?不在地府!

    那就是康永智了,应该是这东西镇压了高雄的魂魄。

    还在我迟疑的时候,黑白无常再次开口说道:“此人的魂魄还在阳世,两魂七魄皆在不同位置,被极阴之力镇压。”

    两魂七魄被分开!

    还被极阴之力镇压!

    我眉头紧皱,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两位阴差,可能查到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摇头,接着收回链条,高雄的肉身重新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兄弟两个只能感受到,此人的魂魄还在这座城里,具体在什么位置还不清楚。此人的时间要到了,到了子时,他的魂魄还不能回归的话,这最后一魂也要散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兄弟可以联手,强行夺回这人的两魂,三魂聚位,稳住人气,可以为您争取七天的时间,七天之内你得找到剩下的七魄,否则的话,就算是阎王亲临,也不可能让他活命。”

    七天时间!

    少是少了些,但能争取到七天也不错了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能强行夺回高雄的三魂,我自然不会拒绝,之前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,愣是一魂都没有招回啊。

    见我同意,黑白无常两个联手,掐着奇怪的咒印,口念不同的咒语,接着手里的链子直冲天际,几分钟后,随着一声破空响,两道链子各带着一魂回来。

    三魂归位,这一口人气算是给高雄提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地上的高雄,他身上的尸斑开始渐渐褪去,我用手探了一下鼻息,发现他有了呼吸,现在就差七魄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七天时间,务必找到七魄将其归位,否则三魂消散,真的就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的七魄被极阴之力镇压,大人只需要在这城里寻找阴气聚集之地,说不定就可以找到七魄所在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说完,等着我的回答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办法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位阴差。”我诚挚的开口致谢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黑白无常开口:“大人是地府新一任冥司,这些都是我等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等先退下了,子时阴阳交错,我等不能逗留太久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黑白无常,有些难以理解他的那句冥司。

    “二位阴差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!”我赶紧开口说道:“你们说我是新一任冥司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相视一眼,解释道:“大人还记得金城百鬼围宅?”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大人请阴差动手,就是我们兄弟两个,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大人就成了新一任的地府冥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