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遇陈倩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遇陈倩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震惊无比,难不成因为我帮着候老镇压百鬼围宅,就让我自己成为了地府冥司吗。

    而且看现在的样子,黑白无常似乎对我很恭敬,这地府冥司的身份,到底有多重?

    “下面的那位大人说了,等到时机成熟,你就会知道地府冥司的身份有几分重量,他不让我们告诉你,我们绝对不敢透露一个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能说的我们都已经说了,如果有需要,大人可以直接催动眉心的冥司印记,直呼我等的名字,我们就可以赶来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说完,身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着眉心,触之生凉。当时在侯家的时候,我确实看到一道白光没入我的眉心,当时我根本没有在意,那不成就是那个时候,我有了地府冥司的身份?

    半响之后,我抛去杂念,将高雄抱到卧室之中,接着点燃了一炉清香。

    “江辰,高叔叔他,怎么样了?”陆晴晴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道:“三魂到位,但是七魄不知所踪,而我现在只有七天的时间去找到干爹七魄。”

    “高管家,这七天时间,你要寸步不离的守在干爹的身边,香炉中的香要是快要燃烧完毕,你就赶紧换新的,千万不能让香断了,明白吗!”我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焚香是用来稳住高雄的三魂的,黑白无常虽然将高雄的两魂找了回来,但却是极其虚弱的存在。

    整座庆阳市不小,要想在七天之中找到高雄的七魄,并不是简单的事情,再加上这七魄是被镇压在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徐川,你认识的人多,能不能帮我散布一条消息出去。”我询问徐川。

    他的人面广,凭我一个人想要找到极阴之地,根本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,既然我一个人办不到,那就多来一些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徐川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天的时间,你要让整个庆阳市的人都要知道一条消息,那就是谁能提供发生灵异事件的地方地点,我有现金支付;另外,谁能提供极阴之地的所在,我可以免费为他服务一年,不管风水阴阳,都可以做的到。”

    现在,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要能召回高雄的七魄,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徐川去帮忙散步消息,我在高家也没有闲着,而是在不断的制作着符篆。

    一直到次日中午,我才从房间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徐川去散布了消息,但我总不能坐以待毙,拿着罗盘符篆,还有高雄的一件衣服离开。

    陆晴晴和高管家,在高家照顾高雄。

    我坐上车,准备发动车子的时候,康永智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怎么样,高雄活没活过来。”康永智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现在,我恨不得直接弄死他。

    这狗东西真是该死,要是高雄最终能活过来,一切都好说,要是真的到了我无能为力的地步,我将要他整个成都风水阁的风水师,全部陪葬。

    “康永智,你别得意的太早。康涛的死,你应该没有忘掉,他的惨死就是你的前车之鉴,要是我干爹真的不测,我发誓我会让你看着自己的骨头是怎么被我一根一根拆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催动罗盘,焚烧一块高雄的衣服,看着罗盘上的指针转动,我驱车朝着某个方向疾驰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我已经花掉了三十多万,只是这些人提供的线索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我不清楚,康永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,他想要我和高雄死,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,到底是什么人,这么折磨人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我根本没有任何收获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在什么地方,我一个朋友的堂哥这里,发生了点事情,已经死了好几个人,你有没有时间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川的声音传来,我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,本想要拒绝他的,但是想想这几天时间他也为我的事情付出了不少,于情于理我都拒绝不掉。

    要了地址,我开车就往那边赶。

    等我来到徐川说的地方,发现这里已经在庆阳市的郊区了,而且现在所处的位置还是一栋烂楼,四周早已经是废墟一片。

    我从车上下来,看着眼前的烂楼,鬼气森森阴气重重的。

    徐川见我过来,一路小跑的过来,在他旁边还跟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,穿着一身西装,面带愁容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肖哥,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,我的那位铁兄弟,在风水和阴阳这方面,很强的。”徐川吹嘘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川口中的这位肖哥,就是这栋烂楼的所有者,全名叫肖寒。

    这一片地区,本来是规划建设小区的,所有的废弃楼房都已经拆了,唯独他家的这栋小楼拆不掉,后来开发商扣了一部分拆迁款不给肖寒,还说想要得到全部补偿的话,得肖寒自己想办法,拆了这栋楼才行。

    本来这件事情就弄的肖寒很不爽,想着开发商拆不掉就放着,可是最近肖寒的公司资金链断了,需要这笔钱来起死回生,也就带着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不到的是,工人刚进楼想要将里面的东西给搬出来,就出事了,而且挖掘机拆楼机的全部失灵。

    一些工人不信邪,想要冲进去看看怎么回事,结果都刚到门口,就看到几道黑气从楼里出来,接着这几个工人就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还没送到医院,就宣布死亡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小楼,如此鬼气森森的,里面定然有厉害的东西存在,少说都是厉鬼级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听完肖寒讲述完,我询问道:“之前这栋楼里的人,是否好好的?”

    肖寒尴尬的一笑,挠了挠头说道:“实不相瞒,这老房子是我爷爷传下来的,从小我就在市区里面长大,我还未出生,爷爷就去世了,后来我父亲就把房子给租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次拆迁,我都还不清楚,这里还有我家的一栋小楼。”

    租出去了?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肖寒,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我不清楚,贸然进去对我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联系到你的父亲,问问这房子之前是租给的什么人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肖寒没有拒绝,而是打了一通电话过去,挂了电话之后开口说道:“我爸说是租给了一个男人,之前是当做仓库用的。这房子太老了,租给别人住也没有人会来,再加上又是郊区的,所以我父亲也没有管过,半年前租房的人也离开了,还剩下一些家具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在国外工作,给我提过这个事情,当时我想来这里看看来着,可当时有事也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老弟,这屋子里面,不会真的闹鬼吧。”肖寒弱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去隐瞒,我点了点头说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让周围的人都散了吧,这楼里面确实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,少说都是厉鬼级别的东西,多余的我不说你也能猜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外面等着,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一手摸出鬼杵,瞬间展开,一手握着符篆,准备随时出手。

    随着我不断靠近烂楼,鬼杵上的金色符文开始闪烁,越是阴气重的地方,鬼杵的反应就越大,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我不清楚,但是小心一点总没错。

    踏入小楼,一股子阴气瞬间将我吞噬,可能是阴气太重的缘故,整个楼道之中雾蒙蒙的,根本看不清路。

    我蹑手蹑脚,好在自身阳气重,否则的话,这些个阴气就能将我给弄死。

    整栋小楼不高,也就四层高而已,来到三层的时候,凝聚在小楼中的阴气溃散开来,朝着楼下凝聚而去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四楼,发现不存在一丝阴气,就朝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拐角处的时候,一道鬼影在我眼前闪过,速度极快,我抓住扶梯,一个翻越从二楼跳到一楼,接着手里的符篆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道鬼影速度极快,四周的阴气也瞬间溃散开来,整栋楼此刻看上去不在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奇怪,这么浓郁的阴气,就算是要将其驱散,也得耗费不少功夫,到底是什么东西,竟然能将这些阴气用这么快速给吞噬了。

    而且那道鬼影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在一楼的几个房间之中搜寻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,和肖寒说的一样,这些房间之中都还堆放着一些家具,不过看这些东西样子,都还是新的,之前租房的房客,为什么要弃之不用呢。

    从房间出来,一楼大厅之中又开始起了雾气,我手里的鬼杵嗡的一声,符文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红色的身影在雾气之中走出,当看到这抹身影的时候,我被吓了一跳,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前来打扰我,没想到是你。”这道鬼影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这位,穿着红色的连衣蕾丝裙,脚上还穿着一双血红的高跟鞋,一头长发披散,遮住半张惨白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你。”我也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这厉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“是啊,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,正好我也要去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你接二连三的破坏我的好事,我还没有找你的麻烦,你就先送上门了,上次在殡仪馆,你差点烧死我,要不是老娘命大,就真的变成一堆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,李梦瑶也是要死的,要不是你破坏我的好事,我也不会弄得如此狼狈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冷哼一声,紧握手里的鬼杵,朝着对方挥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陈倩。

    徐川当时求助与我,说是李梦瑶出事了,我追溯原因,是因为一条裙子引起,而这条裙子是陈倩送给李梦瑶的。

    她们之间之前可是好姐妹,陈倩失手之后没多久,她就死了,当时在殡仪馆的时候,陈倩的肉身还有裙子就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让我给遇到,而且看样子,陈倩已经修炼到了火候,我想要镇压她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