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复活高宇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复活高宇

    “是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你。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倩听我说完,脸上的神情变得木然起来,接着双手伸出,红色的指甲瞬间化作道道寒芒,朝着我的脖子抓来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她碰到,我的大动脉还不被他给划破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还真的是厉害,不但一双爪子厉害,就是她的头发也厉害的要死,像极了倩女幽魂中黑山老妖手下的几个小妖。

    一阵阴风吹过,陈倩脸上的头发被吹开,接着就让我看到了极其恶心的一幕,她那半张脸,恶心到了极点,半张脸皮都是垂挂在脸上的。

    “神兵火急。”

    “诛邪!”

    我手里的符篆一甩而出,符篆落在陈倩的身上,顿时犹如炮仗爆炸一般,弄得她狼狈不堪,这些符篆给不了她多少伤害。

    加上这里阴气极重,就算是真的伤到她,陈倩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鬼气通阴气,可以直接吞噬这里的阴气,除非,我有办法能镇住这里的阴气,否则想要轻而易举的拿下陈倩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。”陈倩一声鬼叫,朝我再次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将手里的鬼杵横在身前,这陈倩还真的是厉害,一只手直接抓住我的鬼杵,试图想要给我抢走。

    结果,滋啦一声,她的手像是抓住了烧红的铁棍一般。

    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,陈倩收回手,顿时疼的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抓准机会,挥动手里的鬼杵,朝着陈倩的脑袋直接劈了下来,结果这东西一个躲闪,我手里的鬼杵劈在了地上,顿时火花四溅开来。

    等我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,陈倩伸手一抓,那些阴气朝她涌了过去,将她手上的伤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看来,单用鬼杵镇压,并没有多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划破我的手掌,握住鬼杵,被我的血侵染之后的鬼杵,金色的符文更显威力。

    那陈倩看着这一幕,朝着我再次扑杀过来,我站在原地没动,将鬼杵横在胸前,眼看陈倩到了眼前,我带血的手掌朝着她的脑袋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像是凉水倒在了烧红的铁板上。

    我的手按在她的头上,顿时冒出黑烟。

    啊……。

    鬼叫声四起,整栋楼房都在跟着颤抖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陈倩身上的阴气爆发,我整个人倒飞了出去,撞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原本还保持人形的陈倩,这一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整个人脸上没有一块好肉,现在的她,就像是被剥了皮一样,原本黑色的长发,现在也都变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哥哥的血厉害吧。”我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立刻从这栋楼里滚出去,否则我今天把血流干,也要让你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声音,陈倩全身上下,变得干枯起来,现在看上去恐怖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魂飞魄散,也要取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陈倩鬼叫一声,不要命的朝我扑杀过来。

    我不在犹豫,上次我实力不济让她跑了,这次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扔出一道符篆,我口念咒语。

    “九字真言,临字符!”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临字符落下,被陈倩躲过,屋子里面的东西被九字真言符击中,顿时掀起一片尘埃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我身影后退,吐出一口血,陈倩的鬼爪抓在我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死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陈倩的鬼爪猛地一抓,我胸口的血液喷涌,飞溅到了她的脸上还有身上,顿时一股子强大的腐蚀之力摧毁着她身上的阴气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不用我出手,陈倩就双手捂脸,痛苦的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趁你病,要你命。

    我带血的手朝着她的脑袋再次按了下去,陈倩身上的阴气开始崩散,整栋楼里原本收敛的阴气瞬间爆发开来,朝着陈倩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强大的罡风爆发,以陈倩为中心,四周所有的东西都倒飞了出去,当然包括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我背靠在墙上,鬼杵横在胸前,整栋小楼的玻璃一瞬间砰一声全被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着瞧。”陈倩威胁了一声,接着一个转身朝着角落的墙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顿时,陈倩的鬼影消失,只是这四周的阴气,聚而不散。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像是跑了个全程马拉松。

    陈倩跑了,我坐在了床板上休息了片刻,就在我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那些凝聚在楼里的阴气,似乎并没有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陈倩这只厉鬼正主跑了,围绕在这四周的阴气,理应也该消散的才对。

    难不成,是障眼法?

    我看向陈强撞的那墙角,地上堆放着不少的木板,如果不仔细看,还真的难以发现,有不少阴气是从这木板下面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之前这里放着一只柜子,要不是陈倩身上的阴气爆发,搅碎了这柜子,我还真的发现不了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我一甩手里的鬼杵,接着砰的一声,地上的木板炸开,露出一道见方的口子,而且还有阶梯通向下面。

    浓郁的阴气,就是从这下面散发出来的,我看着下面的阶梯,顺着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概下了有两层楼的高度吧,整个地下空间不大,大小也就只有一间平房那么大,算下来也不过四十平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地下室有什么东西,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此刻,陈倩坐在一副红色的棺材上,一双眼睛凶神恶煞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在我的打量之下,这地下室的情况也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最中心位置,摆放这一口红色的棺材,现在陈倩就坐在上面,而在棺材的四周,还放着九只大酒坛子,不过放在棺材头那边的两只坛子给碎了,因为被这红色的棺材正好堵着,所以我看不清。。

    而剩下的七只酒坛子,里面不知道放的是什么东西,坛子口用黄符给封着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这地下室的四面墙上,还画着不少的符篆和阵法图,就连地上,也都用雕刻着阵法方位图。

    这些阵法和符篆,起的是什么作用我现在弄不明白,不过看情况,应该是和这红色的棺材有联系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。”陈倩见我要走上前,情绪激动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一脸冷漠的看着她,我虽然受伤,但是她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继续打,谁死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她,继续上前一步,结果这陈倩也是个火爆性子,伸手一挥,一道阴气打出,这倒不是对付我,而是打碎了棺材前的一口坛子。

    酒坛破碎,里面的东西掉落出来,看到里面的东西,我有些不敢置信,猛的抬头看向陈倩,却发现她的手里还抓着另外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“江辰,我知道你来是几个意思,我没有想到你能找到这里,也没有想到你的实力会这么强,我自认自己做的天衣无缝,就算是那康永智,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,我从他手里偷天换日,抢走了高雄的魂魄,没想到你今天就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满脸震惊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高雄的魂魄?”我不解的说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倩呵呵笑了起来,接着面露凶相,将手伸出,手里抓着的正是高雄的一魄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不要在这里和我揣着明白装糊涂,你要是敢动一下,我就毁了高雄的七魄。”

    陈倩开口,我愣在了原地,难不成,高雄的七魄都在这里?

    下一刻,我看着地上的七口酒坛,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四时方位图,加上就酒坛所在的方位,还有四周阵法图的作用,这七口酒坛,不正是坐落在不同的位置吗。

    现在我明白怎么一回事了,而棺材头跟前的两口酒坛破碎,应该就是黑白无常的杰作了。

    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我苦苦寻找的七魄,竟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我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倩呵呵自嘲起来,从棺材上下来,用手抚摸着面前的红色棺材。

    我抽出七张符篆,准备随时出手,先抢回高雄的七魄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认识高宇吗?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陈倩冷不丁给我来这么一句,也把我给吓了一跳,高宇这个名字我再熟悉不过了,在学校的时候,他就是我隔壁宿舍的,而且还是高雄的亲生儿子,着我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陈倩侧头看了我一眼,一只手抚摸着棺材。

    “当时在学校,是我把他从楼上推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这陈倩说的每一句话,都像是一颗炸弹一般。

    不等我开口,陈倩继续说道:“这棺材里面就是高宇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我……。

   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,这陈倩的话,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不等我开口说什么,陈倩一挥手,就打开了这红色的棺材,顿时浓郁的尸气弥漫开来,摆放在棺材周围的其他六口酒坛,全都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来不及去思考那么多,我出手抢回了这六魄。

    陈倩只是愣愣的看着棺材里面,半响之后,伸手将高雄的最后一魄扔给了我。

    七魄全都落在了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并不着急去动手,而是想要看看这陈倩想要干什么,还有棺材里面的尸体,真的是高宇吗?

    地上的酒坛全都崩裂,除了有高雄的七魄之外,每个坛子里面,都还有一具小孩的尸体,可能是因为这里的阴气太重,所以这些孩子的尸体都还没有**。

    九子报棺,以魂养尸。

    现在我懂了,这是一个什么局。

    这地上的九具孩子尸体,全都没有穿衣服,而且胸前还用朱砂画着一道符篆。

    作孽啊。

    “这些孩子,都是你做的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陈倩看了我一眼,转头看着棺材里面。

    “是我做的,我用高雄的魂魄做引子,用这些孩子的魂魄来恢复高宇,我想让他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九子报棺,是凌苏告诉我的,她说着这样做,可以让高宇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凌苏!

    这贱人竟然也参与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现在又?”我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陈倩呵呵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本身就是一个死人,和李梦瑶还有陆晴晴在一起的时候,我就是一个死人,这条裙子,是专门夺人精气的,只要给别人穿上,对方的精气就会落在这裙子上,我再穿在身上,就可以保持人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