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香水有毒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香水有毒

    说道这里的时候,陈倩停下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高雄的七魄你已经得到了,三天前你作法抢回他两魂的时候,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个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高宇已经死了,就算我用术法将他弄活过来,他也不是人,而是尸。”

    陈倩说完,叹息一声,接着看向棺材里面。

    当时高雄已经将高宇的尸体火化了,怎么现在,这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现在发生的一切,太过诡异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不等我开口多说什么,这陈倩的鬼影就跳到了棺材里面,紧接着整副棺材就开始颤动起来,连带整个地下室也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我扯下一块黄布,将这九个婴孩的尸体包裹之后,赶紧就往跑。

    我从小楼里出来,还没跑出多远,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,小楼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没事吧。”徐川朝我冲过来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楼,心里一阵心有余悸的,如果我再慢一些,恐怕就要被活埋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拿的都是什么。”徐川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阻止了他,没有让他按到我手里的东西,而是把这些婴孩的尸体交给了肖寒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你看到可能会觉得害怕,但这是增加阴德的事情,务必要办好,否则的话你不但得不到福报,甚至还会影响你们全家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这些婴孩的尸体交到了肖寒的手里,至于他要怎么做,这就不是我能管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这九条小命,就这样没了。

    交代吩咐完,我就快速离开,现在高雄的七魄被找到,我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才行。

    徐川在知道我找到了高雄的七魄之后,也兴奋的跟着我回到了高家。

    来不及去说多余的废话,我用术法将高雄的七魄压回他的体内,接着又将自身的精气过了一些给他。

    “高管家,现在一刻不停的,在屋子里面焚香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看着的晴晴和徐川,都一脸懵逼的看着我这边:“江辰,高叔叔他的魂魄归位了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三魂七魄归位,人就能醒过来吗,这高叔叔怎么还在昏迷。”徐川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并非三魂七魄归位,人就能立刻醒过来,想要让人醒过来,也得分时候才对,他的魂魄离体太久,而且魂魄已经不稳,现在魂魄归位,能稳住性命已经是万幸,现在只能让他多吸一些香气,弥补魂魄受到的损伤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陆晴晴和徐川两个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这次歪打正着,找到了高叔叔的全部魂魄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想到地下室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九子报棺,以魂养尸。这样的手段太过残忍,用十条命想要换一条,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不划算的。

    陈倩造的孽,太重了。这九个婴孩想要报棺成功,就必须活着入坛,再用亲者的魂魄牵引,用来让死去的人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术法,只能在极阴之地施展,就算是成功了,死去的人也不可能存活,而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活过来,那就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行尸。

    不管陈倩的目的到底几何,但现在她的目的扑了个空,我拿回了高雄的魂魄,这就是最后的结局。

    至于那棺材里面的尸体,是不是高宇的我不清楚,回想起当时的一切种种,当时高宇的死,确实是扑朔迷离,陈昊的死是凌苏所为,但是高宇的死,始终是个谜。

    今天一切水落石出,不知道高雄知道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转眼间就到了半夜,可高雄还是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出来受死。”一道阴冷的声音,在院子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康永智?

    好啊,这是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我还没去找你的麻烦,你就闲来找我了。

    “江辰,外面什么人?”陆晴晴惊恐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开口说道:“徐川,护好李梦瑶和晴晴,高管家不要让香灭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手里的鬼杵展开,朝着门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从卧室出来口,我反手往门上贴了几张符篆,高家院子里,康永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这里的,手里拿着一根半人长的青竹,身上穿的衣服也和正常人不一样,花甲之年,穿的就和个收破烂的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他身上的气势一点都不比我弱多少,康涛的实力不俗,加上会用蛊毒,这老东西比他儿子还要坏,我不得不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“杂碎,还不给我跪下。”康永智一脸愤怒,接着一掌朝我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,等着他来拍死我。

    “做梦。”说着,我挥动手里的鬼杵,朝着他的脑袋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几个回合下来,我渐渐的处于下方,而康永智的实力也完全的展示出来,五品上巅峰实力,就差半步,就是六品下的境界了。

    我四品上境界的修为,对付五品上境界的人,还是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不过,康永智想在我这里讨到好处,也得付出一些代价才行。

    而且这老东西出手,根本就不按照路子来,再加上他手里的一根青竹,时不时的冒出一缕黑烟出来。

    他是玩蛊的,我不可能和他硬砰,毕竟我对蛊毒并不是很了解,要是真的中了蛊,需要解蛊的话,还是得从他的手里抢解药。

    五品上境界的实力,我根本不可能完全压制,或许等不到我拿到解药,自己就先蛊毒发作了。

    “杂碎,你杀了我儿子,破胸取蛊,今天我要你全身骨头尽断,还要一根根拆了你的肋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康永智出手,变得更加疯狂,更加肆无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我根本无法还手,被他一脚踹在了肚子上。

    看来,不拿出点真本事,真的是不行了,我不再压制自己的气势,整个人猛地跃起,手里的鬼杵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打就是半个小时,我们双方谁都没有讨到好处,康永智一大把年纪了,身子骨却一点都不差。

    直到我们两个都受了伤,他这才灰头土脸的离开,他想走我拦不住他,他想要我死,可没有能镇杀我的实力。

    返回卧室,陆晴晴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“江辰,外面的是什么人,他为什么想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除了陆晴晴,但凡在场的,都很在意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在成都的时候,干爹昏迷晕倒,七窍流血的事情吗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当时我去给干爹找解蛊的蛊母,结果康涛不给,我就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康涛当场就死了,所以这康永智就找上了门,这次干爹的事情,也和他逃脱不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离开,可能以后还会继续回来找麻烦。”说道这里,我转念一想,朝着高管家开口说道:“明天清早,打电话让家政公司的人前来消毒,尤其是院子四周还有,但凡是人能触碰到的东西,都要消毒。”

    康涛会蛊术,康永智不可能不会,他拿不住我,肯定会在其他地方动手,唯一可能的就是蛊了,这东西害人与无形。

    “晴晴,你和徐川还有梦瑶他们,先去隔壁的客房休息吧,我在这里守着就成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客气,我也让高管家去休息了,自己一个人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我伤的本就不轻,坐在地上吐纳运行大周天。

    清早,等我从吐纳中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高雄不见了踪影,等我从卧室冲出来想要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,却看到不少的保洁员正在院子了喷洒毒粉。

    餐厅那边,此刻正传来众人的欢笑声,等我过来才发现,除了我以外,所有人都围坐在一起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看到高雄没事,我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过来坐我旁边来。”高雄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我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等我坐下,高雄看我的眼神之中,多了不少慈爱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过早餐之后,高雄让人去客厅坐着,我和他留在餐厅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次,又让你为我得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干爹,我理应如此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高雄没有说话,其实我知道他心里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用说,这次我离开,也没有告诉你一声,让你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我缓缓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高雄摇摇头,没有说话,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在想要不要把陈倩的事情告诉他。

    再说,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我还不清楚,要是陈倩骗我的,我说出来之后,高雄真的相信了,那就是一件尴尬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有心事?”高雄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叹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关于高宇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高宇的名字,高雄的表情僵住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我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“高宇的死,是一个名叫陈倩的女人害死的,她不是人。城郊的棚户区,这次要开发高等小区,这件事情你是建筑业的,应该知道这件事情,有一栋废弃的小楼下面,有一口棺材,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用关系,将棺材给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高宇的尸体,可能就在里面。陈倩用邪术想要复活高宇,但这件事情本就是天理不容的,而且是用十条命换一条命。就算是成功了,高宇可能也是一只行尸而已,我破了这个局,当时一心想着带回你的魂魄,所以就没有去顾及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看向高雄,发现他一语不言,只是呆呆的坐着。

    出了餐厅,我给高管家吩咐了一些事情,然后就和陆晴晴徐川他们回到了学校,高宇是他的亲儿子,至于该怎么做,全凭高雄自己拿捏吧。

    这三天,我因为要找高雄的魂魄,所以根本就没好好上课,这刚到学校,就被导师给叫到了办公室训斥了一番。

    怎么说我和杨敏之间也是有些交情的,她也不和我拐弯抹角,说着就要扣我的学分。

    “杨姐,你用的什么香水,今天好香啊。”我赶紧开口拍马屁,要是真的把我的学分给扣了,到时候能不能毕业还是另外一说了。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夸,杨敏脸上也是一喜,当即就开始给我吹嘘这香水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小子可以啊,你还懂香。我给你说,这香水可贵着呢,一小瓶就要好几万,而且还就五十毫升,这味道你也闻到了,简直太好闻了,听说落在身上,香味半个月都不散呢。”

    好几万的香水,这太奢侈了吧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怎么感冒,只是为了拍马屁说的这些话,没想到杨敏还真的当真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她身上的这些香水味,确实好闻,之前和她有过接触,不过她用的香水很是普通,不似今天的香水,我闻上一口,都觉得一阵神清气爽,看来这几万块钱的价格还真不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