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怀鬼胎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怀鬼胎

    在原地不停踱步的丹妮尔,见我停下之后,赶紧来到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能不能先告诉我,我儿子这是怎么了。”丹妮尔开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怀胎十月,必当分娩。”我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丹妮尔一脸懵逼的看着我,有些不懂我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,见她不解,我开口解释道:“有些东西你可能不知道,你儿子的情况是不是如我猜测的这样,我现在还确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说的是什么意思,简单的说就是一句话,你儿子怀了鬼胎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丹妮尔直接就愣住了,有些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丹妮尔有些气愤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她气愤,就算是我,现在也有些接受不了,一个男人怀了鬼胎,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,就算是之前,那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怀鬼胎,也是由女人怀孕,那些脏东西占据胎位,形成阴胎,经过十月怀胎,阴胎吸收了母体的精血之气,等到分娩之时,母体精气不足,胎死腹中,鬼胎才会形成。

    可这丹妮尔的儿子,并不具备孕育鬼胎的条件,现在竟然怀了鬼胎,这个情况我也接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可是之前我出手,种种迹象表明,这小子就是怀了鬼胎,只有阴胎凝聚,才会在肚子里形成一股阴气。

    “可能也是我说错了,现在在你儿子的体内,孕育着脏东西,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至于是不是怀了鬼胎,只有将他肚子里面的东西弄出来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没有再理会丹妮尔,而是来到了棺材跟前,现在浓烈的阴气已经从棺材之中溢出来,而棺材上,此刻已经凝聚出了一层水珠,棺材底下碰着地面的部分,更是夸张,已经结出了冰霜。

    我来到门房,从柜子里面找出黄纸,在上面滴了两滴我的血,接着将其糊在了棺材上。

    等做完这些,一辆皮卡车开了过来,正是丹妮尔叫来的人和买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江辰,东西来了,现在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让人从仓库里抬出一张桌子,然后把买来的一套供奉给摆在桌面上,这里说的一套供奉,其实就是祭祀用的贡品,除了一套猪头鱼四肢尾巴之外,还有点心和水果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香炉当中,焚香点烛,纸钱买道。

    “帮忙将朱砂撒到棺材四周,方圆十米的距离就可以,记得一定要一寸不落的撒上朱砂,接着将这些桃木楔子钉在朱砂圈外。”我指着地上的桃木楔子说道。

    丹妮尔叫来的人也不敢磨叽,按照我说的开始动作,至于棺材里面是什么东西,他们现在根本看不到,就算是看到,里面也是灰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等他们将朱砂撒完,桃木楔子钉好之后,我就让他们离开了,棺材铺这里就剩我和丹妮尔。

    我提着五谷袋子,来到棺材跟前,直接抛洒了进去,接着就是霹雳啪啦的声音,就像是跳跳糖倒在嘴里的声音一般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丹妮尔儿子发出阵阵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站在供桌前,双手掐诀,口念咒语。

    “无极阴阳聚生阴。”

    “占阳乾坤扭天机。”

    “无道断阴育成阳。”

    “阳交轮转魄成阴。”

    “断谷成魄阴分阳。”

    “各此交方鬼为消。”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我手中的印决落下,手里一把五谷抛洒出去,全都打在了棺材上。

    丹妮尔站在一旁,紧张又担心的看着这一幕,躺在棺材里面的是她的儿子,现在又发出阵阵惨叫声,几乎是每一声都牵动着丹妮尔的心。

    拿起狼毫,铺好黄纸,蘸取朱砂,我深吸一口气,开始在黄纸上画符。

    一连三道黄符,符成之后,我将其折叠成三角形状,用红绳绑在了红冠公鸡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那三只公鸡受惊,扑动着翅膀,叽叽喳喳的飞到了棺材旁边,接着就开始吃落在地上的五谷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棺材里面有了动静,我之前抛洒在棺材里面的五谷,像是喷泉爆发,全都喷了出来,只是这些五谷,全都变成了黑色,就连公鸡都不想去接触这些。

    我眼睛死死的盯着棺材里面,等到五谷全都被喷出来,接着棺材里面的阴气就开始翻涌起来,像是溢满的泉水一般,开始向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那三只公鸡,在感受到阴气之后,就开始四处扑腾,等到阴气落满所有朱砂,那三只公鸡竟然齐刷刷的朝着棺材飞了过去,落在了棺材里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我伸手抓起一把铜钱,朝着棺材扔了过去,结果还是晚了一步,丹妮尔的儿子伸手抓住这些公鸡,咔嚓一口就咬断了公鸡的脖子,接着就开始吸鸡血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有些让人反胃,丹妮尔已经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这三只公鸡的尸体就被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三只公鸡的阳气足矣镇压住他肚子里面的鬼胎,但没想到这么不顶用,被一口给咬断了脖子。

    先是在酒楼之中沾染了荤腥,接着又喝了鸡血,怕是他肚子里的鬼胎,快要酝酿成型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算到底还是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我自言自语了一句,看着放在笼子里一黑一白两只猫,现在全都炸毛了,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猫有压阴的作用,也有招邪的作用,我用一黑一白两个极端的猫咪,就是想用它们来组成阴阳镇压,可现在看来,这两只猫咪根本就压制不住棺材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恐怕,我要做最坏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镇压铜镜,朝着棺材甩了过去,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棺材之中。

    镇压铜镜能坚持多久我不清楚,现在只能我自己去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趁着镇压铜镜压制着那东西,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这怎么回事,我儿子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我厉声打断丹妮尔。

    一个弄不好,他儿子的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,现在我没有功夫在这里给她作解释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随着我手里的最后一道符文落下,棺材里面也是砰的一声闷响,镇压铜镜给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手捏住符篆,一手端起桌子上画符的朱砂,放到嘴边就给喝到了嘴里,接着又将黄符给塞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我冲上去,接住飞出来的铜镜,手里的鬼杵瞬间展开,同一时间,躺在棺材里面的那位,直挺挺的站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绝对不能有丝毫放松,我手里的鬼杵,朝着丹妮尔儿子的肚子就打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,没想到的还在后面,丹妮尔的儿子从棺材之中跳了出来,躲开了我的出手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再次出手,这小子黑着脸抬起头,朝我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嘴里喊着黄符和朱砂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丹妮尔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了这副模样,顿时就站在一旁大声嚎哭起来,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。

    同阴化了!

    看着丹妮尔的儿子,现在他的肉身,已经被他肚子里的鬼胎所控,如果没有那顿荤腥,没有这三只雄鸡的鸡血,可能他肚子里的鬼胎,还没有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现在要是拿下这东西,丹妮尔的儿子还有的救,要是拖到晚上,阴盛阳衰的时候,那就是这鬼胎的天下了,到时候丹妮尔的儿子死掉,先不说我又没有麻烦,就算是丹妮尔都逃不过一死。

    我不再手软,朝着对扑了过去,虽然鬼胎已经成型,但是它借助的还是丹妮尔儿子的肉身,想要施展出全部实力,显然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   双手掐诀,九字真言符落。

    一道威压落下,抨击在了对方的身上,我整个人冲出,一把钳住丹妮尔儿子的脖子,接着猛地一咬自己的舌头尖,鲜血混合朱砂,直接一口过到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做到这里还不算,我猛地一拳捶在丹妮尔儿子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随着咕噜一声,那一口朱砂混合我的血被他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几乎就是瞬间,丹妮尔的儿子像是泄气的气球一般,浑身上下散发着浓烈的阴气。

    我手里的镇压铜镜,再次抛了出去,将他身上散发而出的阴气,洗漱镇压。

    阴气散尽,丹妮尔的儿子,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我手里的鬼杵展开,朝着对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我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四周,没有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我再次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出去,死也不出去,我就是死也要拉一个陪着我,你再敢动手我就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从丹妮尔儿子的肚子里传来,听得我叫一个气啊。

    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
    “丹妮尔,去门房给我接一盆水来,快。”我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丹妮尔原本还在发愣,听我一吼,反应过来赶紧去按照我说的做,很快一盆清水就端了过来,我的血是起了作用的,那鬼胎的阴气散去,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唯一的威胁就是丹妮尔儿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我最恨别人抓着什么东西威胁我,既然你想拿这小子的命和我赌,那我就来和你赌一把,我来赌一赌,我这个地府冥司的身份是不是有用。

    在丹妮尔的注视下,我抓起她儿子,直接将他的脑袋按在了水里。

    “啊!江辰,你要干什么,他是我儿子,你想溺死他不成。”丹妮尔焦急的大喊。

    “你快放开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我根本没有理会丹妮尔,而是将他儿子的脑袋死死的按在水里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他陪你死,我就成全你。”我说了一声,不管丹妮尔儿子如何折腾,我就死死的按着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丹妮尔在旁边不断的拉扯我,想要我放了她儿子。

    五分钟的时间过去,丹妮尔的儿子没有了动静,看到这里,丹妮尔坐在地上哭了起来,嘴里还骂着我是杀人凶手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他,阴邪诡谲,我要是现在提起这小子,可能就真的前功尽弃了,我不怕溺死他,就怕溺不死他。

    果然,两分钟后,丹妮尔的儿子再次扑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臭道士,你有种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杀了他,我还不想陪他一起死,现在就算我离开,他也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吧,总有一天,我会回来和你算账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道强悍的阴气从丹妮尔儿子的背上冲出,我手里的鬼杵展开,毫不犹豫的甩了出去,电石火花之间,砰的一声巨响,鬼杵打到那道阴气,虽然崩溃了不少阴气,但还是让一道阴气给逃走了。

    不死也要让你重伤,一时半会之间,恢复不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