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又出问题了?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又出问题了?

    鬼胎逃走,我赶紧将丹妮尔的儿子从水盆里面拖出来给平放到地上,接着就开始帮他做心脏复苏按压,时不时捶打几下这孩子的肚子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伴随着一声咳嗽声,丹妮尔的儿子趴在地上狂吐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这吐出来的东西腥臭无比,根本让人无法直视,就像是沼气池里面的味道一样,往出吐了不少花花绿绿的残渣粘液。

    等到他吐得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的时候,整个人像虚脱一般躺在了地上,接着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确定这孩子没有问题之后,我长呼一口气说道:“没事了,他身上的精血被吸了个差不多,回去之后用温补的东西给他补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等他醒过来之后,你再带他来找我。怀鬼胎不会无缘无故的在一个男人身上体现,所以我猜想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其他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的时候,我抽出一张护身符,交到丹妮尔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那鬼胎逃走,可能会去而复返,这张符篆你让你儿子随身携带,可以避免再被那个东西上身。”

    在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,我将仓库这边收拾了一下,完事之后让丹妮尔送我回学校。

    看着丹妮尔离开,我也在好奇这件事情之中到底存在什么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男的怀上鬼胎,别说是我,就算是老一辈的风水阴阳师都没有见过吧。

    我偷摸的来到教室,发现课程已经走了一半了,而且讲的内容还是我之前看过的,所以听不听对我来说,问题都不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,那丹妮尔的儿子什么问题?”徐川坐在我的旁边,小声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,就是鬼上身,损失了大量的精气而已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挨到课堂结束,我和徐川等着李梦瑶和陆晴晴。

    “江辰,鬼上身真的这么可怕吗,丹妮尔的儿子在餐厅狼吞虎咽的样子,真的是吓到我了,而且他的肚子还涨的那么大,想想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。”徐川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他一眼,无语的摇摇头,这个时候我的手机进来一条消息,徐川就在我的旁边,正好也被他看到,是丹妮尔打过来的一百万。

    “发了,发了啊。江辰,我不管了,今天你必须出出血,请我们吃顿好的。”徐川嚷叫着说道:“中午在瀚海酒楼,一桌美食美被丹妮尔儿子吃了个精光,结果你撂挑子跑了,我们出来吃的路边摊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那的老板是你干爹,但我们实在是不好意思腆着逼脸吃霸王餐,现在你得到了一百万,必须好好请我们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的话,我就画圈圈诅咒你,让你做三秒真男人,拥有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去,用不用这么恨,竟然这么诅咒我。

    本来我还想回怼他两句的,结果就看到陆晴晴和李梦瑶两个挽着手臂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挥挥手,她们两个一路小跑的走了过来,只是还未等我开口,徐川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们的土财主说了,要请我们去瀚海酒楼大吃大喝一顿,二位美女可否赏光啊。”

    李梦瑶上下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这就一下午的时间,就赚了一百万?”

    徐川站在旁边,像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。

    陆晴晴倒是淡定,只是上前拉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陆晴晴问我。

    我拍拍她的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百万虽然对我们这个年龄层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,但是想要陆晴晴以后的生活过得好,这点钱还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虽然车子房子我都有了,但毕竟这些东西都是高雄给的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,来到瀚海酒楼的时候,正好是用餐的高峰期,小包厢已经没有了,至于中包对我们而言,又太奢侈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们只好坐在大堂。

    饭菜上齐,我们边吃边聊,等到快要结束的时候,两道人影走了进来,径直就到吧台跟前索要一个小包厢。

    在听到没有之后,就开始要大包。

    “快点给我开一个包厢,哪里那么多的废话,就算没有大包,楼上的豪华包厢给我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少,不是我不给你开,现在所有的包厢都已经被预定了,而且客人很快就到了,现在只有大堂有位置,要不你将就一下。老板吩咐了,说你要是来了,想开包厢的话得经过他的同意,要不你打个电话问一下!”

    听到服务员的话,这许峰的脸上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狗屁,这餐厅是我叔叔的,我带人吃个饭,难不成还要给他打报告不成。”

    眼见情况不妙,吧台的服务员打了一个电话出去,结果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,应该是酒楼的经理了。

    许峰这么大的动静,把一楼大堂的人都给惊动了。

    让我想不到的是,杨敏竟然又和许峰走到了一起,上次就是因为我和杨敏来吃饭,杨敏故意说我是她的男朋友,结果这许峰就来找我的不是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两个继续走在一起,难不成是杨敏的情根生出来了。

    上次遭遇嗜魄鬼,杨敏少了一魄,虽然对她的生命没有啥威胁,但是因为少了情爱,所以她对任何男人都是没有感情,怎么现在又和许峰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徐川他们几个,也都注意到了杨敏。

    “杨敏导师身上的味道真的是太好闻了,只可惜这香水要好几万一瓶,本想着要是几千块的话的,我还能忍着痛买一瓶。”李梦瑶嫉妒的说道。

    坐在她旁边的徐川,也是一脸尴尬,顿时开口:“我倒是想给你买,可是这东西是有价无市的存在,而且想要购买还得找到门路才行,很多人有钱都买不到,而且还是限量款的。”

    徐川这样一说,李梦瑶更是一脸无奈,香水虽好,可买不到啊。

    再一次闻到杨敏身上的味道,几乎是所有人都被沉醉了,这味道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闻上一口都让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女孩子对香水,可以说是有一种独特的喜欢,陆晴晴和李梦瑶两个,更是闭上了眼睛去闻这股子味道。

    杨敏站在前台,就像是行走的香薰一般,所有人都在贪婪嗅着这一股子香味。

    许峰还在和经理纠缠,杨敏看到我们几个坐在这里的时候,径直朝着我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们几个也在这里!”杨敏说完,我们几个都是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杨敏导师,你用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,在哪里买来的,我也想买一瓶。”李梦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说起香水,杨敏脸上浮现出自傲的神色,这么香味独特的香,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亮眼的存在,而且这东西还是很多人都买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样的香,已经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可不好买的哦,你们都还只是学生,这么贵重的东西还负担不起,等你们毕业出了社会,自己赚了钱买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杨敏这样说,为的就是不想告诉李梦瑶,她这香水是从哪里买来的,而且几万块钱的价格,确实不是一个大学生可以负担的。

    见杨敏不愿意说,李梦瑶也知道是什么意思,也就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这款香的香调,和现在市面上的所有香调都不一样,不过味道确实好闻。”陆晴晴夸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敏笑了笑,没有开口,见许峰走上来,杨敏直接迎接了上去,两个人牵着手朝着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这还真的是个善变的女人,之前对许峰嗤之以鼻,现在竟然主动和人家牵手,真不知道这杨敏的脑子里面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不过再怎么说,这都是她们的私事,和我的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我们吃了有两个小时,基本上后半场就是再聊香水这个话题,别说李梦瑶了,就算是陆晴晴也被带了进去,想要一瓶这样的香水。

    在前台结账之后,我们准备回去,刚出了酒楼门口,我口袋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我一看来电显示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现在有没有空,赶紧来我家一趟,我儿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,又开始哭了,而且还大喊大叫的说着饶命的话,你快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丹妮尔!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正是丹妮尔,而且她说这些的时候还带着哭腔,在电话里面,我还能听到一些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,下午离开的时候,我不是都已经将他肚子里的鬼胎祛除了吗,我给你的符篆,你有没有给他贴身带着。”

    好端端的,应该不可能再出问题了,怎么现在又开始了,难不成是鬼胎又回去找他了,有我的符篆护体,鬼胎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本事才对。

    “有有有,你给的符篆,我特意找了红绳,挂在了他的脖子上,就连洗澡都没有取下来,吃过晚饭他说想睡觉,等他洗完澡睡下,我这才安心,我刚准备休息的时候,儿子的卧室突然传来了哭嚎的声音,不管我怎么敲门,他都不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千叮咛万嘱咐,就少说了一句,还真的让她儿子给撞上了。

    任何符篆都是不能碰到水的,一湿水,朱砂描绘的符文就会散开,符文散开,这符篆的威力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这丹妮尔的儿子带着符篆去洗澡,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真不知道说什么好,要了他们家的地址,上车开了导航就往过敢。

    那鬼胎虽然受了伤,但丹妮尔的儿子,也好不到哪去,身上的精气不足,根本就经不起折腾。

    而我也没有想到,这鬼胎会这么快就找上门。

    “江辰,出了什么事?”徐川开口问道:“丹妮尔的儿子又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嗯!

    我专心开车,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回答徐川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下午已经处理好了吗,怎么现在又出问题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