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结阴亲认供奉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结阴亲认供奉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徐川,他见我不说话,也就识趣的没有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丹妮尔住的地方,是庆阳市内,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了,外围是一圈集合体的别墅,是没有院子的那种。

    而且这小区之中的入住率极高,下午我作法的时候,还好没有选择在他家里,否则就算不被认作装神弄鬼,也要惹不少的麻烦上身。

    外来车辆不让进出小区,我们登记了身份之后,就朝着丹妮尔家赶去。

    丹妮尔开门,我见她的眼睛通红,像是哭过了。

    进到丹妮尔的家里,我就听到二楼传来哭嚎的声音,来不及和丹妮尔废话,我冲到二楼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她儿子哭嚎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试着去开门试试,发现门是从里面反锁的,根本就打不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,我儿子会不会有事,要是他死了,我也就不活了。”丹妮尔站在一旁哭惨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我无语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死呀活的,有没有钥匙,先把门打开。”

    丹妮尔从口袋掏出钥匙给我:“钥匙也不管用,我试了的。”

    我用钥匙开门,果真没有任何作用,看来是里面的东西故意不让我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抽出符篆,展开鬼杵,我将符篆贴在鬼杵上,朝着卧室的门锁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房门被我劈开,接着我就看到丹妮尔的儿子跪在地上朝着床上不停的磕头,嘴里还念叨着自己错了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,这房间之中没有任何脏东西存在,甚至是连一缕阴气都没有,再加上房间内门窗紧闭,就算是有脏东西,在我破门而入的那一瞬间逃走,也不可能不留下一丝阴气啊。

    拿出罗盘,我在丹妮尔的房间里面看了一圈,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,看样子也不是风水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到底怎么了,你告诉妈,你可千万不要吓我啊。”丹妮尔瘫坐在地上抱着她儿子哭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从房间里退出来,这么大的房子除了她们娘俩之外,就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二楼,看着一楼的客厅,在想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很快,丹妮尔拉着她儿子的手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实话告诉我,我儿子这是什么情况,我真的折腾不起了。”丹妮尔略带恳求的意思说道。

    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只是现在我根本就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梦游,不是发癔症,不是神经病,那唯一的解释就是真的撞鬼了,就算是真的撞鬼,也应该有点反应的啊,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就算是撞鬼,也应该看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丹妮尔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也就算了,我拥有阴阳眼,也看不到这些东西,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。

    “丹妮尔,能不能联系上你儿子的朋友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主要就是救我儿子,问他们那些人做什么,他们又没有变成这个样子。”丹妮尔有些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的情况,现在没有人知道他之前到底得罪了什么东西,而唯一和你儿子有过接触的就是他的那些个朋友,或许在他们身上我能得到一些想要知道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有千百种阴魂,不发出丝毫阴气的鬼怪也有不少,别说是我,就算是京城的风水师前来,也不可能直接就断定是什么东西害的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现在你就联系你儿子的那些朋友,能让他们走一趟过来更好不过,如果不行,打电话过去,我只需要询问几个事情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需要丹妮尔去打这个电话,她说她忙于工作,很少照顾到自己儿子,既然如此,那和她儿子一起打球的朋友,就显得尤为可贵了,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长,要是丹妮尔的儿子真的有问题,他们这些朋友应该是能注意到的。

    最终,丹妮尔还是打了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志,有没有空,阿姨有个问题想要询问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电话开着免提,那边传来男孩的声音:“阿姨,有什么问题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丹妮尔看向我,把电话交给了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小志,我想询问一下你,之前你和丹妮尔阿姨的儿子,一起打球的时候,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问题,比如说中邪,或者是一个人在某个地方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之后,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接着传来声音:“有呢,而且还不止一次!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丹妮尔和我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给我说说嘛,现在丹妮尔阿姨的儿子出了些问题,我想知道他之前接触过什么东西,才好出手救他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嗯了一声,接着就没有了声音,十几秒后,再次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段岩在国外的时候,就和我们几个有过联系,说他在那边很受排挤,一直都想要回来,还说国外的晚上不干净,有脏东西天天缠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他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,我并不清楚,后来没过多久他就真的回来了,还和我们一起打球,说他在国外过得并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白天我们一起打球,到了晚上要是在一起的话,他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起来,说是有人在后面跟着他,可当时我们看了,并没有人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也害怕他是不是像是大人说的撞鬼了,就告诉段岩让他回去找他爸妈,让他们给找个大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从那个时候,我们就没有联系了,再说也联系不上他了,是不是段岩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,而是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段岩他没事,就是受到了些惊吓。”

    看来,在丹妮尔儿子回国之前,这个东西就缠上他了,而并不是回国之后缠上的。

    可如果是这样,那他肚子里的鬼胎又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,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对了,段岩和我们打最后一场球的时候,在球场上不断的摔倒,就是他站在那里不动,也会突然摔倒,就像是有人故意绊倒他一样,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,他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,说是有人要来找他,可能用不了多久,我们就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把我们都吓坏了,以为是他在家里受了什么委屈,就不断的安慰他,他告诉我们,有个很厉害的人要带他走,说他犯了很大的错,只有以死谢罪才能抵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,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丹妮尔,她一脸的不敢置信,知道电话被挂断,我才开口:“看来,这件事情要比我想的还要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个东西真的是从国外跟回来的,那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太好解决。”

    这都跨国界了,那脏东西能跟着丹妮尔的儿子回来,肯定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鬼胎的问题算是解决了,但是这主要问题还是没有结局,难不成这丹妮尔的儿子就这么倒霉,鬼缠身还要来一套中西合璧?

    “江辰,你说这该怎么办,只要你能解决这件事情,我给你钱,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准备。”丹妮尔已经没有了主见。

    我打断她的话,这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,那种趁火打劫的事情我不干,更何况我已经收了她一百万,贪得无厌不是什么正经做派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时间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我下到一楼,让徐川带着陆晴晴和李梦瑶先回去,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丹妮尔害怕自己儿子再出事,就带着自己儿子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一直到后半夜,我也没有任何收获,不过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,或许可以起点作用。

    民间农村多用此法,一些出生时辰不好,或者出生以后就是个病秧子的孩子,大多是先天魂力不足,或者是魂魄残缺就出生的,这些孩子想要活命,需要认一位干亲承继供奉才行。

    古时的民间,都有祠庙土地,还是黄大仙的庙宇供奉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社会,这样的寺庙很是少见,加上这些魂力残缺的孩子,都是容易被阴魂鬼怪所惦记的对象,所以这认干亲供奉的对象,就变成了厉鬼之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万物皆有两面,就算是认干亲供奉,也不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些比厉鬼还厉害的东西,根本不屑做这些,就算是一些厉害的厉鬼勉强结了干亲,可能用不了多久,就会去吞噬对方的精魄。

    所以能不能成功,还要看认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就算是结干亲成功,这东西压制不住缠着自己的那些脏东西,也还是百搭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法,看你愿不愿意试一试了。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丹妮尔听到有办法,当即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你说,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你儿子身上缠着脏东西,除了鬼胎之外,可能还有别的东西,我找不到对方的踪迹,所以无法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万物相生相克,在民间故事之中,你应该听说过阴差克万鬼,但在某种层意上,这阴差也是鬼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的办法是,让你儿子认一只鬼做干爹,这在阴阳术上又被称之为结干亲,认了干爹之后,你儿子就会被庇佑几分,除非是那阴邪的实力真的强大,否则的话,没有什么东西能动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,丹妮尔一脸懵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听错吧,你是要我儿子认鬼做父?”

    我点头,但是丹妮尔的反应激烈,当下就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,我儿子都快被鬼弄死了,现在你还要我儿子认另外一只鬼做父,这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,除了这个办法,我是真的想不出其他办法了。

    见丹妮尔一直坚持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去趟卫生间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来到卫生间,接着便开始掐诀召唤鬼门。

    “黑白无常何在。”我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鬼门形成打开,两道极强的阴气从鬼门之中迸射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