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邪术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邪术

    看着桌子底下的黑烟冒出,我并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退到了门口,抽出一张黄符,夹在手中默念咒语,接着我手里的黄符抛出,落在客厅的房梁上。

    随着黄符爆开,顿时阵阵白雾弥漫到了整个客厅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随着白雾消散,房梁上多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尘归尘,土归土,阴走阴间道,何处惹阳债。”

    客厅之中的房梁上,现在吊着好几根麻绳,其中一根麻绳上还吊着一位黄衣长发的鬼,只是它背对着我,看不清这东西的长相。

    在我说完之后,那鬼晃动了几下,但并没有转过身来,李家众人上吊自杀,就是这个东西引的。

    我用柳木和淤泥,一个是找到这东西所在的位置,一个是想要用柳木燃烧的黑烟,借助我手里的符篆,让这东西显出形来。

    现在,不管是哪种目的,现在都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道鬼影,就是那阴物里面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李家人和你无冤无仇的,你为什么要害的他们一家魂消九泉。”

    吊在房梁上的阴魂,自始至终都没有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我手里鬼杵展开,准备动手,谁知还未出手,一股子阴气瞬间爆发,朝我袭来,我赶紧纵身躲避,这道鬼影也转过身子,一双眼睛爆出,我不知道是不是再看我,总之她的样子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害他们!”吊死鬼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紧握鬼杵看着她,想要看看她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要了他们一家子的命,并不是我,等我有意识的时候,就已经在这里了,我不过是一只吊死鬼而已,有多大的能力能害死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听得我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了他们的命,为什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那吊死鬼嘴里吱吱呀呀的,我手里鬼杵一挥,将她脖子上的麻绳斩断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是一个女人,她的实力很强,她把我从别的地方捉来,将这家人全都吊死在了房梁上,接着将我也困在了这里,至于剩下的事情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桌子下面的东西是什么,你可知道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吊死鬼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那女人就是为了这个东西,我看不清楚她的样貌,她在桌子下面找到了什么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桌子,动手将其挪开,这才发现桌子底下的一块地板被人给撬开了,轻而易举的打开地板,结果这下面还真的有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,是一只和笔记本电脑差不多大小的木头箱子,上面还贴着一张封印符篆,只是这符篆已经被破开不起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我将这箱子打开,结果里面空空如也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来是里面的东西被人取走了,能被黄符封印的东西,定然不是什么俗物。

    在李家又寻找了一圈,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,我镇压了这吊死鬼,从李家出来,至于那个害的李家一家老小的女人是什么来路,就连这吊死鬼都不清楚,就更别说我了。

    从李家出来,只有刘根叔在门口等着我。

    “江辰,里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镇压了一只吊死鬼,不知道是谁惹到的,所以那东西追上门来,李家众人这才难逃一劫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刘根叔,年三十的左右的时候,你有没有注意到,有陌生的女人来我们村。”

    刘根叔想了一下,很坚定的摇摇头:“没有,大过年的谁没事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李家的死是吊死鬼索命吗,怎么又和陌生的女人扯上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说来话长,不过现在已经没事,这吊死鬼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,刚才从她嘴里说,是有一个女人让她去李家害人,所以我才会这样问。”

    刘根叔看了看李家没有了问题,就叫来村长他们,在他们半信半疑下,李家的门上重新被上了锁。

    吃过下午饭,我带着徐川他们在我家院子和屋子里面翻箱倒柜,可以说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,就差掘地三尺了,可是没有找到丝毫什么宝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说你父亲留下的什么宝贝,最有可能藏在什么地方,我们这连鸡窝都拆了,愣是没有找到丝毫线索,会不会是你父亲那个时候说的疯话,你给当真了。”徐川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直起身子,叹了口气,这个消息当时是在山上那个人嘴里得到的,他是我妈派来监视我爸的,说是要得到一件宝物。

    只不过我在告诉徐川他们的时候,故意说是我父亲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现在反正什么也没找到,大家收拾一下,明天还是回庆阳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忙活了一下午,到了晚上自然就早早的睡了,李家那边,吊死鬼被镇压之后,现在也消停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我起身再次来到老爸的坟上,烧过纸之后,从坟头上取了一把黄土,下一次再回来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之后,下了飞机,我们几个嬉戏打闹着从机场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的是,在我前面不远处,我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看着那道背影,我准备追上去确认一下的时候,对方坐上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!”陆晴晴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事,刚看到一个熟人,觉得背影很像,不知道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车子离开,我们也开车回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和晴晴都这个关系了,真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还要分房睡,要不你和晴晴睡一个屋子,我和徐川搬过来得了,这样我和晴晴也有个照样。”李梦瑶坐在沙发上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,好呀。”陆晴晴兴奋的说道:“你要是搬过来,我们两个一间,他们两个男人一间。”

    李梦瑶听到之后,无语的看着陆晴晴说道:“算了,我还是不来参合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李梦瑶和陆晴晴坐在沙发上打闹,我坐在一旁刷着手机,结果一道弹窗出来,说是让各个学院的学生都做好自我防范意识。

    “群里又开始讨论了,说是我们学院,又失踪了一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我们四个围在一起,看着群里的聊天讯息,现在每个人都是人心惶惶的,好多女生都表示不敢出门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信息,我将手机放下,这都多长时间了,难不成一点收获都没有吗。

    “上次那个女生,不是在我们学校门口被带走的吗,现在难道还没有查到线索吗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梦瑶她们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看到他们摇头,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奇怪了,怎么失踪的都是我们女生,你们男生怎么就没有被人盯上。”陆晴晴抱怨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也是我在考虑的问题,从女孩失踪的消息开始传出之后,一直到现在,似乎并没有什么线索,也就是上一起案子发生,因为一颗头颅被丢在山上,所以才会直接找到我们学校。

    现在又一个女孩子失踪,这似乎像是连环杀人案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现在不管是不是针对你们女生,除了在教室上课之外,其余的时间,都必须出现两个人一起出入才行,而且还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行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李梦瑶和陆晴晴两个是同一个专业,她们两个一起,多少都多几分安全,但是也不能就此保证,她们两个就是绝对安全的。

    想要让所有的女孩子都放下心来,除了抓到那位凶手,否则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现在特殊时期,就是学校也在下午做出了紧急决定,不管男生女生,但凡家里是在外地的,都要立刻给搬回学校住,由学校保安统一管理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家都在外地,在接到杨敏的电话之后,现在就是要强行的让住在学校外的学生全部在天黑之前搬回去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们只好照做。

    搬回宿舍,昔日的宿舍四天王,再次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李梦瑶和陆晴晴申请调到了一间宿舍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失踪的都是女生,把她们看好不就行了,现在把我们大家都召集回来还不让随便出去,我那工作室刚刚成立,现在就要宣布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宿舍里面其他两位舍友的无奈抱怨,我也只是一笑而过,现在看来是女声不断的失踪,但是谁都不能保证,男孩子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学院之所以这样做,也是为了保证每一位同学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川哥,江哥,你们两个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,应该比我们两个难受吧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无所谓,上次陆晴晴给了我之后,我虽然贪恋当时的感觉,但毕竟这样的事情,需要你情我愿的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徐川要比我难受的多了吧。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才失踪的这个女生,我兴许知道她为什么失踪,只是不敢确定是不是如我猜测的那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也来了精神,这个案子到现在,没有任何线索,要是他们知道,事情说不定还会有新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快说说,你有什么看法。”徐川激动的开口。

    等徐川说外,宿舍里的人就将电脑打开,飞快的调动程序,紧接着几张截图就出现在桌面。

    “我发到了你们的电脑上,你们自己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打开自己的电脑,看着桌面上的几张截图,这是网上交友论坛上的帖子,每一张都是不同的ID发布的帖子,但是这些帖子大同小异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全部售卖自己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在大学里面并不少见,有些女生不自爱,用这样的方式来钱快,所以会肆无忌惮的在网上发布这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再对比其他几张截图,发现这些ID和那些失踪的女生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些失踪的女生,都是要卖出自己的第一次,所以才会招来杀身之祸?”徐川不解的开口。

    如果问题真的这么简单,那就不会什么线索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暗自摇头,这件事情看似是女生失踪,实际上还有其他问题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么想的,江哥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上看着电脑,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,一道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在什么地方,我这里发现了一具女尸,被人钉在墙上,而且身上还被贴满了符篆,你快来给看看,这是不是又是什么邪术。”

    无弹窗到m点cl ewx.c〇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