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事儿

邪事儿 >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尸香血蛊

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尸香血蛊

    电话是通的,可是就是没人接,我连着好几个电话打过去,好不容易等到接通了,却发现接通电话的不是陆晴晴,而是另外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你怎么会有陆晴晴的电话。”我谨慎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,传来声音:“我是陆晴晴的室友,刚才有人找她,她和李梦瑶出去了,可能是走的急手机忘带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算是送了一口气,挂了陆晴晴的电话,我给李梦瑶打了过去,这次电话很快就被接通。

    “李梦瑶,陆晴晴是不是和你一起。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徐川来找我,我一个人害怕,就叫陆晴晴陪我下楼拿东西,现在正在回宿舍,你有什么事吗,还是说你想晴晴了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无语,只是现在我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和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个话题了,我问你们两个,我送给你们的香水,你们有没有带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啊,这么贵重的东西,而且味道这么好闻,我正准备回去和宿舍的同学炫耀呢,你不会是反悔,想要收回这份礼物吧,我告诉你啊,到了我手里的东西,你是要不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转念一想,和李梦瑶说这个话题,她肯定不会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“你把电话给陆晴晴。”

    李梦瑶没有废话,将手里的电话交给陆晴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陆晴晴问我。

    “晴晴,现在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把李梦瑶给说服,一定不要让她用香水,包括你也一样,这东西碰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时间紧迫,一时半会的在电话里面,我也给你讲不通,总之一句话,不要用就好,等我回去再处理这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陆晴晴一头雾水的看着李梦瑶,接着开口说道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,是这香水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,等我回去再告诉你,总之现在一句话,不要用更不要闻,这东西可能和之前失踪的女生有关,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,记住我说的话,等我回去给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挂了电话,陆晴晴是个谨慎细腻的女人,我说得这些话什么意思,她多少都明白一些。

    我将手机收起,看着盆子里面的这些东西,忍不住一阵反胃。

    一整块肉,现在连一点残渣都没有,被里面的蛊虫给吃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,这吸血虫吗?”一位民警闻到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开口解释道:“这尸体之中被人下了蛊,你们不知道这个东西,但也应该在电视上了解过,这东西有的专门害人,有的可以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眼前的这些,显然是用来害人的。”

    知道这些东西后,这两位民警也退后一步,这盆里的东西,和丹妮尔给我的香水原液,是一样的东西,只是我没有想到,这香水竟然是尸油制作而成的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破布,用来将手裹住,接着将钉在女尸身上的楔符一根根全都拔出,这些楔符全都是一米长短的尺寸,每根楔符上都有一道镇尸用的符咒。

    女尸落在地上,因为呈现的是巨人观,所以谁都不敢靠近,就算是我也不想去接触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我手持鬼杵,将地上的一盆尸油给打翻在地,那些白色的蠕虫这下变得更加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建议是,在这附近找个空地,直接把尸体给烧了吧,要是我没有说错,这尸体之中,已经被蛊虫占满,要是一个不小心,说不定碰到尸体的人就会中蛊。”

    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两位民警直接就答应了,这和我知道的流程,完全不一样啊,不是应该保留尸体,进行解刨的吗。

    见我一脸疑惑,其中一位民警说道:“这女尸的身份现在已经无法辨认,而且不瞒你说,这样的尸体,警局已经暂存了好几具了,都是同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只不过,之前我们发现的那些尸体,都是被人随意抛弃在野外的,身上也有被什么东西钉过的痕迹,现在看到这样的场面,看来那些尸体也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如果如你说的这般,我们同意就地火化,或者运到殡仪馆都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死者确认,死者的家属会有专门的人交流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样的话我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,我让他们自己联系殡仪馆的人。

    县城,除了楔符和一些符篆之外,我找不到其他任何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从墙上扯下一张符篆,我看着这画符的手法,这符篆上是临摹出来的,根本不是符文加持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符篆,我大致看了一眼,应该是出自不同人之手,最少也是三个人之手,桃木楔符出自一人之手,制作成功的符篆出自一人之手,临摹的这些符篆又是另外一人所制。

    这里的问题太杂,想要单独找出是那个人做的,和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折腾到半夜,这里的问题才彻底解决,从房间里面出来,我们所有人的身上都是香气十足,而且这个味道很是吸引人。

    我让那些民警回去之后,用香灰水好好洗个澡,这样可以祛除他们身上的尸气。

    高雄那边,我跟他说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继续找我之后,也离开了这边。

    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,我和徐川就去了女生宿舍那边,把李梦瑶和陆晴晴都给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们手里拿着香水,我直接就给抢了过来,这东西不能留,尸油香,加上蛊毒的加持,所以才会散发出这么浓郁的香味,长久用下去,会出什么问题没有人能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“江辰,你让晴晴告诉我,那些女孩子的失踪和这香水有关系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李梦瑶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晴晴也是一脸疑惑,我见她们两个满脸疑问,本想不回答这个问题,但是想了想还是告诉她们吧,免得她们两个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尸油。”我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梦瑶疑惑的开口:“石油?”

    “香水里面的混合料是很多的,有矿物质的石油一点也不奇怪啊,有些皮革不也是石油制作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……。

    我说的是尸油,不是石油啊姐姐。

    见我一脸无语,陆晴晴顿时明白了些什么,顿时呕的一声反胃,吐了一口水出来。

    “晴晴,你怎么了。”李梦瑶问道。

    陆晴晴晃晃手,表示没事。

    “梦瑶,这香水还是别用了,不干净。”陆晴晴含蓄的开口。

    可李梦瑶还是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尸油,不是石油。”我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啥!

    李梦瑶看着我,顿时呕的蹲在地上起不来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这香水是用尸油制作成功的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你们还想用吗?”我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李梦瑶猛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要真是如你所说,这香水是用尸油制成的,打死我我都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李梦瑶说完,陆晴晴接过话茬:“你说这香水和失踪的女生有关系,难道是?”

    这是个细思极恐的问题,我没有开口,只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,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我就先拿去销毁了,你们两个女孩子要是没课的话,就在宿舍里面好好待着。”

    李梦瑶和陆晴晴点点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我带着徐川来到丧葬店,买了不少的香烛回来,回到宿舍我们两个就开始焚香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这些女孩失踪是因为什么,既然我插手了,那我就应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风水阁对于这件事情不管不顾,多少都有些说不过去,他们本就是处理这件事情的,现在对于世俗不管不顾,发生这样的事情出来,他们是想死多少人才打算出手。

    看来,我有必要上门一趟,我想要看看,没有了施文山和万青古,这庆阳市风水协会还有没有的人能挑起这个担子。

    眼下,是要想办法寻找是什么人做的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我让徐川帮着我收集香灰,我坐在桌子边研磨朱砂。

    因为是涉及到蛊虫,我不敢太过大意,而且庆阳市之中,会玩蛊的我倒是知道一个,那就是康涛的父亲康永智,上次我们双方出手,这老东西负伤逃走,除了他之外,我想不到谁还会控蛊。

    要是这件事情真的和他有关系,那我少不了要出手毁了他。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,我和徐川就在宿舍里面忙活,而且还叫外卖买了一块带血的猪肉。

    我将其中一瓶香水倒了一些出来,抹在猪肉上,刚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几分钟之后,那啃食肉糜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猪肉放在碗里,自己竟然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这香水之中,确实还有蛊毒存在。

    “江辰,这东西,太可怕了吧。”徐川说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太多的反应,用勺子舀了一些肉糜出来,放在了画好的符篆上,紧接着符篆就燃烧起来,还带着阵阵异香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苗疆有一种蛊,用处子之身的血肉培养而出,先用蛊母下咒,让处子吞服而下,这种蛊毒的成型很快,只需要一天时间,蛊母就可以成熟,接着就会在处子之身上产蛊卵,但是这些蛊卵想要取出,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我停顿了一下,抬头看了一眼徐川。

    “杀人取蛊?”徐川震惊的开口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道:“不错,就是杀人取蛊,那些失踪的女孩,不是都在网上卖自己的第一次吗,这也就把自己给直接送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上我出去,去现场看了一眼,这女尸的死装极惨,而且被倒吊着钉在墙上,没有了头颅,脖子下面就是个脸盆,在接取尸油,和这两瓶香水一样,里面都是蠕虫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种蛊毒,也并不是制作香料的蛊,而是纳阴的阴蛊,名叫尸香血蛊。”

    徐川一脸疑惑,有些不明白我说的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玄学界中,道法三千,每一条道都有不同。阴阳咒术,乾坤符法,都是各种各样的存在,更别说苗疆蛊毒了,更是成千上万种。

    这种纳阴的阴蛊,从种下到取出,都已经够残忍了,要说这是用于正道的蛊,打死我都不可能去相信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毒蛊,蛊卵喷在人身上之后,蛊卵会依附在人的毛孔之中,因为本身这种毒蛊就极小,中蛊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身上的精气就会被这些东西给吸光,你以为这样就完了,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呢,等人的精气被吸光,剩下的就是身上的精血,等到最后,就是连魂魄都能给你吞噬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醋#^溜.儿.文^学秒*更